<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4.飛度白云
        作者:mengna      更新:2021-10-09 06:13      字數:2044
            浩然的祖輩家境殷實,世代書香,祖上秀才、舉人不足為奇,探花也曾有過,是當地

            的名門望族。如若真是那個年代,浩然恐怕是一位闊少爺。一家人其樂融融,溫馨快樂。時過境遷,一切都物是人非。這樣的家庭背景,在他遇上的那個特殊時代,注定是要受很多牽連與責難的。時代的浪潮掀起時,他被卷了進去,昏頭轉向的浮出水面時,發現自己被關進了牛棚。命是保住了,但靈魂丟失了。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他早已經忘記了。沒想到,人在快樂的時候居然憶起曾經的痛苦。

            現在,他每次從蘭潔母女家回來,心中一股熱流,讓他久久不能平靜。他慶幸那次沒

            有糊涂的做傻事。否則,如何遇到她們?母親如親娘一般待他好,蘭潔越來越像……,他不好意思往下想,也不敢往下想。

            如果她們知道了他的出生,她們會怎么想?會嫌棄嗎?也許從此拒絕再不讓他進門。

            可是,患得患失不該是他。那是他的歷史,他不得不承認那段歷史。那時間,他整晚整晚無法入眠,身邊每天發生很多事,他找不到答案。他想,與其痛苦的活著,不如一了百了。

            盛夏的永定河,風動波涌。他站在岸邊,熱風吹來,脹氣撲面!皾崂恕币焕司碇焕,

            層層疊疊擠在一起,又被后浪推開去,無窮盡的如此反復著。難道他的痛苦也是這樣?藍天上,群鳥飛過,自由自在,它快樂的飛翔,根本不在乎身下的俗世會給它們帶來的是痛苦還是歡樂。它們的視野開闊,翅膀堅實,無懼風雨。無際的長河,無垠的天空,飛度的白云,起伏的山巒,哪一樣都會與它們同在。

            他有什么呢?他問自己。低眉看水面,幾只水鳥,拍打河面,濺起層層漣漪,只管嬉戲。他來生要是鳥、是海、是山、是岸邊的貝殼或沙礫。他羨慕的看了它們一眼,緩慢的從鼻梁上取下大眼鏡,蹲下來將它放在沙灘上,還撿了幾塊漂亮的石頭,給它做了一個小圍墻,像他小時候和父母到此堆沙一樣。他砌墻一樣錯落有致的三層放穩,感覺它不那么容易被海水沖走,更不容易被來海邊的人踩傷了它才放下心來。這副眼鏡已經跟了他很多年,沒有它,他看不清前進的方向;沒有它,他更讀不懂所有震撼靈魂的文字和美妙的音符。

            現在他不需要它了,不是拋棄它,是不得已!他要去另一個世界了,那里全是黑暗,它是給人帶來光明的尤物,那里不適合它。他也不想讓它作為自己陪葬而永遠葬身的河床。安置它最好的歸宿就是擦洗干凈,妥妥的放在長河邊,聽濤聲依舊,看飛鳥翱翔,總有發現它的主人帶它回到另一個新家,鑲嵌一副更明亮的鏡片,也不枉它對自己的一番忠誠與堅定。放好后,他最后看了它一眼,輕輕說聲再見,便脫了鞋,光著腳丫往河水里走,沒走幾步,一朵朵白色的浪花向他襲來,仿佛在說,這不是你該呆的地方。

            他搖搖頭,剛一抬腳往下踩,突然被一只潛伏在淺沙里的螃蟹用它尖利的鉗子夾他腳趾一下,他禁不住跳起來,才意識到自己的腳侵犯了螃蟹的領地。今天看來,不是時候,他并不受歡迎。

            他回過頭去看這個并不溫暖的世界,被太陽烤焦的沙灘上,到處都閃爍著金光閃閃的卵石,它們小小的,紋路各異,品相千秋,并不起眼,卻毫不吝嗇的展現微小的光彩。突然,遠遠地聽到爸爸的聲音:“浩浩,看看,好多漂亮的卵石。多撿一些回去送給小朋友!

            他撿呀撿呀,小口袋里都塞得滿滿的!鞍职,我還要撿!彼男∧_在浪花里踩著,

            不敢往前再走,卻又不肯上岸。

            “站在那里,不要往前走了。爸爸來了!

            “爸爸和我一起打水仗好嗎?”他的小手撿起了一個花花的小卵石,朝爸爸扔過去,

            因用力過猛,腳沒站穩,撲通一聲,栽進淺水里,哇哇地哭了起來。

            “男孩子要勇敢些,摔了一跤就哭,算什么男子漢?那些卵石都笑話你了。

            “爸爸,我的新衣服全濕了!

            “濕就濕了。在海邊哪有不打濕的?兒子,別哭,一點小挫敗,算不了什么。來,穿

            爸爸的衣服,長了點,真好,遮住屁股。哈哈,以后長成爸爸這么高了,再遇到挫敗,就不會哭了。從摔倒的地方爬起來,晾干衣服再穿上。來,兒子,爸爸準備好了,水仗開始!”

            才打了兩個回合,他又摔倒了。這次不僅沒哭,還不要爸爸扶起來,自己爬起來?

            看自己的衣服又全打濕了。這一次,他只是皺皺眉。這一次,爸爸親了他,還伸出大拇指,他高興得哏哏樂。

            浩然回憶著,深吸一口氣,把臉扎在水里,讓咸澀的淚匯入長河,激起對父親無限的緬懷浪潮,直涌心頭。

            他勇敢的向蘭潔的母親說了自己真實處境,但他沒敢提及去永定河的過程。那天,他曾對長河發誓:不會再做這樣的傻事了!對生活的熱愛和對幸福的想往與對事業的追求,他終于走出了心底的陰霾,在黎明前的黑暗中耐心地等待與奮進。

            蘭潔知道這事后,不僅不嫌棄他,反而對他更看重,更尊重和敬佩,還夾帶著心疼。

            母親也一樣。通過這些日子浩然的陪伴和細心照料,這位慈母越來越喜歡這個年輕人了,更是把他當自己的親生兒子一樣看待,各個方面都體貼入微。只要浩然來家,母親都會真誠的留他共進晚餐。浩然呢,也是越來越與這母女倆親,在街上看到什么適合母女倆的他都會買些送來。眼看就要過大年了,他想到這母女倆第一次在北京過年,得買些春節物質送過去,表示新年祝賀。沒想到,還沒買,那邊母親就讓五姑娘蘭兒捎話,“叫浩然來家過年吧。他一個人怪可憐的!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