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十五、人可晏子那妞(3)
        作者:mengna      更新:2021-10-26 16:15      字數:2647
            我的故事講到這里,您一定清楚了最后的結果。那天,我從警察局出來時,您猜,我舅舅和誰一起來接我?就是人可晏子這妞。

            “你才真是個‘混帳東西’呢,不分青紅皂白就打舅舅,世界上就我一人喜歡粉紅毛衫白色牛仔嗎?其實,我昨天來咖啡屋了,看到你在等我,想考驗你的耐心能堅持多久!          

            我一聽,我的拳頭又捏得緊緊的,恨不得讓她的鼻子也開個血花。    

            說到這里,我的故事本該結束了。但故事終歸是故事,只要我肯敞開心事無所顧忌地對您講,結束只是個推托詞,感激您的耐心所致。其實,我不想讓故事結束。您看我今天這模樣兒,別說這小胡須都快成銀絲線了,就看這身板子骨,瘦得跟桿兒似的,趕明兒可以做人骨標本了。走起路來像岸邊枯萎的蘆葦,隨風就倒。有一段時間,我精神很恍惚,總覺得是踏著人可晏子的夢在行走。您說我要哭了?都是難受的。真的,太難受了。一年后,人可晏子這妞還真出事兒了。

            我們的咖啡分店經營得不錯,每天忙到打烊還不見人要走的樣子。圣誕節前一個星期是分紅利的日子。早點兒關門主要不是談分紅的事兒,一年下來,一分錢沒掙,還讓舅舅賠本了。主要原因是人可晏子這妞老不讓她的朋友們付賬,還把協會的大會小會都安排在這里。有幾次會議期間還來了許多不同品種的列席代表:20只流浪狗。光是提供食宿就讓我頭大,別說要哄它們開心。人可晏子常常會心血來潮地讓我做一頓中國餐祝賀會議圓滿結束,還吹牛說我是中國最棒的廚師。后來,她干脆叫我“雜種”改“煮夫”了。

            那天晚上,人都依依不舍地一步三回頭地走了,但還有5只小狗被人可晏子挽留下來。其中有一只鵝黃色的矮狗是她剛剛收養的流浪狗,和其他四只狗有些不合群,甚至被老販子欺負。是公是母?是什么種畜?我還沒來得及問。叫一特逗的名字:黃鼠狼。

            “煮夫,煮夫——”我剛坐下來,就聽人可晏子失去理智地喊我,那聲音很滄桑又很嘶啞但非常高,像叫渡船,也像紗廠的女工。我姨原來是一紗廠的女工,她說話總大喊大叫,當全人類都是聾子,只她是正常人。

            我有些敢怒不敢言地慢騰騰地站起來朝后廳(5只狗就圈在那里)走去,心里還在琢磨:

            借機跟這妞兒談談咱倆的大事兒。她是否死皮賴臉地想過讓我委屈地做她的老公?成為名副其實地煮夫?

            “煮夫,不好啦,不好啦。黃鼠狼,黃鼠狼……”

            “怎么啦?你都老得連吐詞都不清楚了還想著人家黃鼠狼?”我看她急得連話都說不全就開玩笑地說。

            她氣得直跺腳,甩頭就沖出了咖啡屋。

            我傻愣了半秒鐘,肯定只有半秒鐘就跟著她沖了出去?墒,等我沖到門口時又急剎車似的踩住了我腳跟上的油門掉轉方向盤轉身往回沖,想著都打烊了,得先鎖門再去追她。

            這是一個極其模糊的夜晚,路燈模糊著我的視線;商店關了門,模糊著我購買的欲望;房屋各處的窗欞透著一絲絲模糊的影子,模糊著我的想象力;街上沒有太多的噪音,車輛匆匆地卻是安靜地行駛而過。夜空點點灰色的云模糊地飛著,飛出了一滴滴模糊的雨。最后把我從頭到腳地淋濕,模糊了我作為人的模樣。這雨是瘋了,都快圣誕了還這么神氣?也不怕大雪和它拼了。

            我已經找遍了整個街區還沒見人可晏子的影子。我想,這妞兒準是去找她心愛的黃鼠狼了。一想起黃鼠狼,我又往回走,不定她真跟黃鼠狼在一起呢?

            回來的路上,差點沒被路邊的一大垃圾桶給絆倒。我是想先回去換了濕衣服再出來找。

            我顧不得脫掉身上的濕漉漉地衣服往后廳去。

            有四只狗已經在狗屋里安穩地睡著,看我進來都弓起身來,探出頭,四雙眼睛可憐巴巴又帶些迷茫地看著我。

            “黃鼠狼呢?”唯獨它的屋子是空的。我摸摸人可晏子為它鋪墊的那柔軟的小窩兒,一點暖意都沒有?磥,黃鼠狼是接到另一只黃鼠狼的暗號后私奔了。而人可晏子是想逮住它才追出去的。

            等我把衣服換好準備出去時,那只黃鼠狼不知從哪里又冒出來了,嚇我一跳。它站得遠遠地看著我。

            我想,糟了,人可晏子還以為它又走失了呢。這會兒不定還在滿街滿角落地找呢。

            想到這兒,我心里有些責怪這只小狗,它怎么能和人可晏子這妞開這樣的玩笑呢?諸不知,在人可晏子的心中,此刻,它比我這個煮夫更重要。

            后面的細節我不忍詳細敘述了。她那天夜里的確是出去找黃鼠狼小狗了,可是黃鼠狼沒找到而她卻遇到了真正的“黃鼠狼”,兩個粗壯的黑人把她給干了。

            她的小命總算保住了,多虧一位走夜路的好心人,看到一街角拐彎處,有一個黑糊糊的影子在地上爬……

            您問我為什么要辭掉市政廳的工作?顯而易見,您猜想得到是因為人可晏子。我要守候在她身邊寸步不離,不僅僅是為了讓她恢復健康,更重要的是要用我一顆倍受責備的心去安慰她一顆倍受傷害的心。那天,如果我不回轉去鎖咖啡屋的門也許我能追上她;蛭野胍贡挥炅軡窈笠膊患敝厝,也許,人可晏子就會逃脫禽獸之口。

            您說的也是,悔之晚矣。即便腸子悔青了也于事無補。要能讓她看看我的腸子,真讓她看看,保管是青的。

            這件事已經過去很久了,我有股沖動,想接著跟您嘮叨幾句,一來是完整這個故事,二來也是不讓你總覺得遺憾。其實,想聽完故事的,往往不是您或讀者,是我自己,抑或我自己的心,否則,我不安寧。    

            人可晏子大病初愈后情緒一落千丈,每天像個木偶不說話。我也能很沉郁,找不到安慰她的好辦法,我甚至在她面前跳大神,逗她開心。她喜歡吃花生,我在她面前自問自答:

            “人可晏子,你這么愛吃花生,能說出花生的好處嗎?”說完,我看看她,然后又學女孩中咯咯笑著回答:“這個問題太簡單了,煮夫;ㄉ苤谱骰ㄉ,花生能做醬,花生能入藥,花生……”我一個人嘮嘮叨叨地說,看她沒有半點反映,我不氣餒,接著自問自答地說:“人可晏子,你說了這么多,還沒說到花生的品質!

            “花生有什么品質?”

            “有哇,萬事萬物都有自己的特性;ㄉ幌裉易、蘋果、梅子、杏子、石榴等等,早早地看得出顏色和果實,一眼望去,欲望就來了。而花生呢,卻是扎根在沙土里,默默地把自己塑造成飽滿的果實,低調而淡定!

            后來我發現這樣每天講個不停反而讓她不得安寧,我開始不再講故事,更不再瞎編,只是靜靜地陪她。那個時候,她的眼珠就是我的眼珠,因為只要她的眼珠一動,我的眼珠就跟著她眼珠轉動的方向跑步,直到她滿意為止。她睡著了,我就把剩余的時間給我的畫筆。我將20條流浪的樣子用動漫畫的形態展現出來,希望這能緩解她的痛苦,只要她開口笑,我就非常滿足了。當然,我雖說是大老爺兒們,但也懂得女孩子的貞操是她們最珍貴的。我還知道,女孩子一旦失去貞操,她內心的傷再也無法愈合?墒,事情已經發生了,再痛苦,再尋死覓活也不能挽回呀?我也恨那個黑鬼,如若被我碰到,我一定碾碎他。

            唉,不跟您說這些我做不到的事情了,也不對,不是我做不到,是我根本不知道是誰?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