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十五、人可晏子那妞(4)
        作者:mengna      更新:2021-10-26 16:16      字數:1986
            這20幅流浪狗各有特性,它們有時像虛構的童話一樣,它們的機智、勇敢、友好都讓我感動,甚至它們的懶惰、滑稽和貪婪也讓人有一股沖動想把它們粘在漫畫上,記錄下它們的憨態與呆萌。我的每一幅畫里的小狗既是主人也是模特,它們有時憨態可掬,傻傻的讓人撲哧一笑;有時又玲瓏活潑,甚至有惡作劇的天性,但演繹的都是喜劇。

            您說我怎么對狗這么了解?看您說的,為了它們,人可晏子才遭色狼之手,我能不善待它們嗎?因為它們除了不會欺騙主人外,它們都有善良,忍耐、堅強、不離不棄的特性。

            每一條狗都有它們自己好聽的名字,比如小黑毛、白雪公主、黃皮匠、紅櫻子、咖啡豆、花心仔、梨花雨、花競放、楊柳風、春正濃、等等,這些名字都是人可晏子根據它們的特征和春夏秋冬的時節取的,都有它們自己的身份。

            您問狗還有身份?有哇,國際范啊,各種品種,比如有羅特威爾、羅威納、約克郡、法老王、馬爾濟斯、斯塔福梗、秋田、法老等等。狗的品種就決定了它們的身份,有一出身就到處流浪的,過著乞丐一樣的日子,吃了上頓沒下頓的,還常受氣挨打的。有含著金鑰匙出身的,出身就烙上了高貴印記的。

            您說這么名貴的狗為什么混跡于流浪狗之列?有走丟的,有被拐的,有野性未改的等等都是原因。主人們雖然到處貼尋狗啟示,一時半會找不回也就放棄了,新的名貴狗又上門了。  

            終于有一天,人可晏子要我帶她出去散步,這是從她遇到那件糟心的事情后第一次想出門走走,透透氣兒。

            這是一個陽光明媚的星期五,荷蘭的6月還迷戀在春天的感覺里,原野一片青綠,四處花香。我把車停在路邊,牽著她柔軟的手走在農家田埂上,她穿了一件老氣橫秋的棕色衣裙,一改當初最喜艷麗色彩的風格。不過,她漂亮,穿什么都好看,只是現在比當初清瘦許多,人也憔悴,眼窩陷進去很深,眼里那汪淚,流了快一年了,還沒流完。頭發長起來了,黑黝黝的亮,襯著她的白皮膚,更加黑白分明,這是我邊走邊跟她玩笑幾句,想逗她開心。

            現在她基本不穿高跟鞋了,也不像過去沒有季節地穿超短裙。冬天她也穿超短裙的,不過是外面套一件厚厚的羽絨服罷了。夏天理所當然穿超短裙,我也沒得說,女孩子嘛,愛  

            美之心是一種美德,我是這么看的。春天穿也過得去,反正外面有個長外套或風衣什么的,看上去也比較陽光、時尚。秋天呢,秋風瑟瑟,冷雨刷臉,她也穿,還特別喜歡在一片黃葉堆里跳來跳去,腳下的水濺起來,腿肚上都是污漬,她也不在乎,還轉著圈呢。

            我倆在林中散步,她用腳踢林中小徑上厚厚的黃葉,先是抓一把黃葉,像打雪仗一樣往我身上灑。我不是因為招架不住沒有還擊她,而是她居然抓了一把黃葉瘋瘋癲癲地往我嘴里塞,真是調皮得拿她沒辦法。這個惡作劇不過是她的開始,還沒等我故意惱怒,已經被她一掌推倒在地,一屁股坐在濕漉漉的黃葉上,既尷尬又惱火,真想發脾氣。她卻站在一旁咯咯地笑,幸災樂禍地說:“地毯柔軟吧?”

            “看不到剛下過雨?葉子還是濕漉漉的!蔽遗榔饋,覺得她玩過了,氣得直往林子外走,穿著濕褲子往前走,邊走邊咕嚕著,心里恨恨的。但人可晏子根本沒在意這些,輕描淡寫地說:“那么認真干嘛?看你這張豬血臉,有這么生氣嗎?”

            我沒等她說完扭頭就往外走,懶得等她。呵,等我回頭,她自已也躺在濕葉里,超短裙都濕了半邊,她卻不管不顧,癡癡地望著林中不大的天空,瞪著一雙看不懂的大眼睛出神呢。氣得我又不得不往回走,生生地拉她起來,不敢再賭氣一個人出林子?墒,現在啊,我一百次回憶當時的場面,就有一千次祈禱時光倒流。

            您知道嗎?現在啊,別說她要求我躺在濕漉漉的黃葉上,就是要我躺進黃河,我也愿意。哦,話說遠了,還是說那天我倆散步的事情。她穿了一雙安德瑪(UNDER ARMOUR)白色旅游鞋,這是她最喜歡的牌子,她認為是她穿過所有旅游鞋中最養腳的一個品牌。我是不講究牌子的人,所以對這些一竅不通。她曾笑話我說:“你呀,只配穿草鞋!

            那天,我倆邊走邊欣賞大自然賦予我們的綠色之美,公路兩旁的綠樹成行,風吹綠葉相互舞動,田間溝渠流淌,涓涓細流。不遠處有一條小河,河中野鴨一對對劃過,公鴨伸著高傲的頭,帶著溫順的母鴨往前悠悠地劃,漣漪從它們身邊輕輕地拂過,好像在祝福,又好像在為它們助興。后面跟著一群小鴨,一邊嬉戲一邊關注前面父母游去的方向,嘴里發出咕咕聲和嘎嘎聲。我知道人可晏子最喜歡這樣的景象,突然她對我說:“你以后不要理睬我,我還不如一只丑小鴨,倒像這溝渠旁的野草,生來就是被人踩來踩去的!

            我一聽急了,拉著她的手發誓:“我一輩子守著你,你如果不愿意可以不理睬我!

            在一片綠野里,有許多奶牛和馬在啃草,她望著這些沒思想的牛馬,感嘆:“你曾說,愿意為我做牛做馬,那好,你現在就去與它們為伍,以草為食,以棚為舍,一年四季只包裹一張臭皮囊,公母不分,是非不明,愛恨無跡,打罵無痕!蔽衣牭靡活^霧水,正要問她什么意思,她卻咽咽地哭了,很快眼睛就哭紅了。

            “不哭,不哭,你若高興,我現在就去啃草!蔽叶核f,果然,她破涕為笑。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