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十五、人可晏子那妞(5)
        作者:mengna      更新:2021-10-26 16:17      字數:1593
            那天回家后,我翻來覆去難入眠,想起曾經一位朋友對我說:“恐怕你的女朋友有抑郁癥,要看心理醫生!笨墒,人可晏子死不承認啊,我琢磨著用什么方法才能把她騙到心理醫生那里去呢?先別說這個,還是回到我的動漫畫吧,我之所以畫,是想給人可晏子一個生日禮物,8月30日是她20歲生日,說不準啊,她一高興,就同意我帶她去看心理醫生了。

            我的朋友看了我的動漫畫,都說如果導演看到,一定可以拍一部比唐老鴨和米老鼠還有趣的卡通電影呢。還有一個朋友真把我的20幅動漫畫拿去投稿了。嘿,還真入了一家荷蘭出版社老板的法眼。不到一個月,我的《流浪狗闖天下》居然真的出版了。那封面叫一個漂亮,這書名兒是我朋友送出版社時臨時定了,我反而覺得挺棒的。

            我按捺不住內心激動的心情,第二天一早就開車取了書店。

            “請問,我怎么沒有找到這本畫冊呀?”當我把書店所有的書架圖書看了一遍沒找到我的《流浪狗闖天下》的畫冊時手舉手上的畫冊問售貨員。

            “噢,我們書店沒有這樣的畫冊!币粋漂亮荷蘭妞一臉不屑的樣子看也不看我地說完扭著屁股轉身進了收銀臺。

            “你們老板在嗎?”我不依不饒地觍著臉取問那漂亮妞,她正在收銀臺照鏡子,那張小臉瘦尖瘦尖的,眼睛藍得像涂了色。

            “你找我有什么事?”正說著,一位花白頭發、矮胖的荷蘭老頭,扶了扶大鼻子上面的老式眼鏡架,看了一眼我手里的畫冊問,“畫冊是從哪里來的?”他那眼神好像我是小偷一樣,我真受不了,可是我不能發作呀,我不過是好奇我的畫冊是否真的上架出售而已。

            我如實地告訴他:“我就是這本畫冊的作者!边@時他突然笑起來,眼里馬上閃爍著佩服的神情,拍了拍我的肩膀說,“請跟我來!

            您猜怎么著?原來他帶我進到書店后面的新書堆放處,我一眼就看到了我的畫冊正被整齊地堆在一邊,一大摞呢。

            “剛送來的,明天上架!崩习逭f。

            “我來不是看是否上架,只是想看看是否上架!蹦,我在說什么?我自己都聽不明白了,何況老板呢?我搖搖頭出了書店,一路像飛,恨不得馬上把這消息告訴人可晏子。

            其實,我的意思是,我并不在意書店賣我的書,只是想證明,我給人可晏子的生日禮物不賴。

            8月30日這天終于盼來了,我穿上最體面的悠閑裝,一件棕色襯衣,一條谷黃色休閑褲,之前買的那雙人可晏子最喜歡的品牌安德瑪(UNDER ARMOUR)黑色皮鞋,頭發順溜得油光水滑的,比那英國紳士差不離。那天雖然下著小雨,天灰蒙蒙的,但不礙事,我出了車就可以一路小跑到她住的地兒。對了,我講了半天,忘了告訴您,她現在搬家了,住在離市區比較遠的一個農家小院里,是我替她租下的。這里開闊,空氣好,人少,清凈。雖然每個月的租金不少,但這幾年我還有點積蓄,租上兩年三年的,我還能勉強對付。

            您知道嗎?她在生日前一個星期告訴我,不要去打擾她,說想安靜和這20條流浪夠單獨呆幾天。我雖不愿意,但也不想讓她不高興,這么久了,她內心夠難的,我只有忍住。再說不就一個星期嗎?爺兒們就是爺兒們,能夠忍。

            那天我在路上遇到了房東杰里老頭兒,他穿了一雙大雨鞋說要去草場,看到我一臉喜氣,很吃驚地問我:“你沒走?”

            “走?去哪里?”我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肯定與人可晏子有關。

            “三天前她就走了,說與你一起回中國!

            “回中國?沒有啊,今天是她的生日,我是來為她慶祝生日的!

            杰里聳聳肩,搖搖頭說:“正好今天是租期最后一天,她說不再回來住了!

            “我知道租期到了,我今天也帶來了下個月的租金!蔽疫沒說完,杰里笑笑走了。

            兩天后,我收到人可晏子的包裹,打開一看,是那本畫冊,她在書店里買的。我打開書,里面夾了一封信,信是這樣寫的:

            “煮夫,謝謝你的生日禮物,我買了兩本,一本留給你,一本我帶回國。狗狗們已經被安頓好了,它們有了新的主人,你不用擔心。我決定離開荷蘭,并不是一時沖動,更不是因為那件糟心的事情,而是早有此意。如果我們有緣,說不準哪一天會在你老家相遇!      

            故事講到這里,您該都清楚了,我已經打點好行裝,準備回國,生活總是美好的,我會重新開始。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