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第八章 罪愛(十二)
        作者:一個懶人      更新:2022-08-13 21:10      字數:3035
            12

            當晚陳浩沒有回家,而是在嚴洛一家的沙發上將就睡了一晚,但與其說是睡,不如說是輾轉反側了一晚,腦子里好像一直有個齒輪在不停的運轉,嚴洛一的一番肺腑之言就像一針興奮|劑打進了他的身體,令他久久無法平靜。

            因為睡不著的關系沒等天亮陳浩便起身離開了嚴洛一家,臨走前還特地去瞧了一眼熟睡中的嚴洛一,望著眼前這個將全部信任交托給自己的人不禁露出了溫柔的笑容,此時此刻的嚴洛一在他眼中已經不僅僅是喜歡這么簡單,而是一個會讓他用盡全力去保護的人。

            這一覺嚴洛一感覺自己睡了好久,醒來時發現窗外的陽光烈得刺眼,再一看時鐘,中午十二點半。嚯,好家伙,這一覺他整整睡了12個小時。

            從臥室出來嚴洛一就看見客廳的餐桌上擺著一碗涼了的番茄雞蛋面,這才想起昨晚陳浩睡在家里的還有一個陳浩,他環顧四周但不見人,看來應該是去警局上班了。

            洗漱后嚴洛一將面條放微波爐里熱了一下,雖然面條已經被泡得漲開,但相比自己那寡淡無味的湯圓可是要好吃多了,在他的狼吞虎咽下兩分鐘就將整個碗變得干干凈凈。

            飯后嚴洛一整理了一下昨晚被打亂的客廳,看著滿臉碎痕的電視機悲傷地嘆了一口氣,就這慘狀怕是連收舊貨的都不要。

            正郁悶時身旁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來電顯示是個陌生號碼,嚴洛一隨即接了起來。

            “喂,洛一,你在哪兒?”電話那頭傳來了邢天的聲音。

            在聽到聲音的同時嚴洛一微微一怔,下意識地回道:“在家!

            “我今天晚上就回來,你在家里等我哪都別去,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說!

            嚴洛一輕輕嗯了一聲,然后就等著邢天掛斷電話,但邢天似乎并沒有想掛斷的意思,兩人便一同陷入了沉默中。

            嚴洛一:“你……”

            邢天:“你……”

            不一會兒兩人同時開口,電話里的氣氛頓時顯得有點尷尬,最后還是邢天主動關心道:“你的傷怎么樣了?有沒有好一些?”

            嚴洛一自然不會把昨晚傷口又裂開的事情告訴他,只簡單地應了句,“嗯,好點了!鳖D了頓又接著問道:“你這個號碼是……?”

            “哦,我手機不小心弄丟了,這是借Lucas的手機!

            嚴洛一皺了皺眉,以邢天的性格怎么會把貼身的物品弄丟,難道說是碰上什么麻煩了?

            “你那邊……一切都還順利嗎?”嘴上問得很生硬,但其實他更想知道的是邢天是否安然無恙。

            “嗯,還算順利吧!甭犘咸炜隙ǖ恼Z氣嚴洛一這才稍稍放心。

            “我……”邢天還想說些什么,他很想多聽嚴洛一一會兒的聲音,哪怕只是短短的幾個字也好,但不巧這時嚴洛一家的門鈴響了起來阻礙了他們的通話。

            “那等你回來再說吧,拜!眹缆逡淮颐鞌嚯娫,也不知道最近是撞了哪門子邪老有人來找他,前有季節后有楊定邦,這會兒可別又來什么妖魔鬼怪,真的是怕了,隨即開門一看,是一名穿著制服的工作人員。

            “您好,是嚴洛一先生家嗎?”

            嚴洛一莫名地點了點頭,“嗯,是!笨磳Ψ街品系膌ogo應該是物流公司的,送貨員指了指身旁的大紙箱說道:“您買的電視機到了,麻煩請簽收一下!

            嚴洛一詫異:“電視?!什么電視?我沒買過,你們搞錯了吧?”

            送貨員這下也懵了,立馬拿起訂單再次核對了一遍,可地址、姓名都沒錯,最后核對到電話號碼的時候嚴洛一才終于明白這臺電視機是怎么回事,“行,那你拿進來吧!奔热皇悄橙说暮侠碣r償他也沒有拒收的道理。

            送貨員在嚴洛一的指示下將電視機抬進了門,正巧嚴洛一想把壞的那臺處理掉,于是拜托送貨員順手給抬了出去。

            待送貨員一走嚴洛一便想著把電視裝上試試效果,仔細一看牌子,哇塞!少說也得萬八千,但是轉念一想到陳浩昨晚對自己做出的惡劣行徑他頓時又感到受之無愧,就當是額外補償了吧。

            見電視柜上有不少灰塵嚴洛一便去拿了塊抹布過來,誰知擦著擦著卻在電視柜的后面發現了一個精美的包裝袋,想了半天才想起起這是邢天除夕那天給自己隨手帶的小禮物,估計當時沒放穩所以才掉在了電視柜后頭,隨后便順手打開了包裝盒。

            包裝盒里是一個造型可愛的藍色球狀體,它還有個討喜的名字叫哆啦A夢,起初他還當是個會發音的玩具,在翻了遍說明書后才知道是個AI智能音箱。這是嚴洛一第一次見這種高科技的玩意兒,而后就開始饒有興致地研究了一番,別的不說,單是一項點歌的功能就很合他胃口,想聽什么歌直接跟方盒子說一聲就行,還確實挺哆啦A夢的,只是哆啦A夢這個名字叫起來有點長,不如改成……吉祥吧,叫著順口。

            捯飭了半天后他對著音箱試喊了一聲,“吉祥!

            “欸,吉祥在呢,主人有什么吩咐?”

            “點首歌唄!

            “好的,我們的曲庫有最新最全的歌曲,您只需購買包月……”

            嚴洛一一聽要付費瞬間就感覺手里的“寵物”它不香了,正當他打算將其打入冷宮的時候好在它及時來了句,“您也可選擇播放外接SD卡曲目,共1首!

            嚴洛一心想反正也就是隨便聽聽,一首就一首吧,“播放已存歌曲!

            “好的,歌曲名001,開始播放……”

            嚴洛一又是一陣納悶,“001”是啥?怎么連個歌曲名都沒有,合著不給錢的歌就不配擁有名字了嗎。然而,伴隨著歌聲響起嚴洛一這才明白為什么這首歌沒有名字,因為嚴格來講這并不是一首歌,而是一段簡短的錄音。

            “天哥,季節那里有動靜,他派人在嚴洛一回家的路上設了埋伏!

            嚴洛一聽到了來自于邢天沉重的鼻息聲,而后冷冷道:“馬上去處理掉,記住別被他們發現你的身份!

            “是,那需要我先送你過去嗎?”

            “不用,我自己打車就行了,你去忙你的吧,晚些我自己回去!

            “明白!

            “服務員,請問這個多少錢?”

            “380!

            “哦,幫我打包一下!

            “好的……欸?這個怎么開著……”

            聲音到這里結束,嚴洛一估計這段錄音應該是在試機的時候邢天不小心誤按的,雖然只是短短一分多鐘的對話內容,但足以證明邢天其實早就知道季節想要在背地里暗算他的事情,甚至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一直默默保護著自己。

            此刻嚴洛一的內心五味雜陳,他仰頭靠在沙發上緩緩閉上眼睛,理智與情感的碰撞再一次令他陷入了自我掙扎中。老天爺為什么要這樣一次又一次地考驗他,為什么……

            末了,他長長地吁出一口氣,盡量讓自己的心神平靜下來,難得安逸的時光對現在的他來說是奢侈的,他知道前方還有很多無法預知的困境在等待著他,也正因如此他需要一個人安靜地待一會兒,哪怕一會兒也好……

            然而老天爺似乎并不想給他喘息的機會,手機又一次響起,不過這次打來的人不是邢天,而是陳浩。

            “喂!眹缆逡坏穆曇麸@得有些疲憊。

            “都這個點了你還在睡覺?”

            “沒有,剛在家里打掃衛生,有點累!

            “電視機收到了嗎?”

            “收到了,以后別買那么貴的東西,沒必要!

            “當然有必要,不買貴的怎么能表現出我賠禮道歉的誠意呢,給你換臺大的你看著也舒服不是!

            “……”

            嚴洛一眼下沒興致和陳浩討論電視機的問題,連多說一句話他都嫌累,“你還有事嗎?沒什么事就掛了吧!

            “王一鳴的資料我已經發你郵箱了,你記得去看一下!

            嚴洛一精神一振,噌一下從沙發上坐了起來,“好,知道了!彪S即匆忙掛斷電話直沖房間打開了電腦。

            根據陳浩提供的資料嚴洛一基本了解了王一鳴的底細,家庭背景一般,學歷一般,能力一般,看下來整個人幾乎沒有什么亮眼之處,直到嚴洛一翻到工作經歷那一欄,他忽然眼前一亮,王一鳴竟然曾經也在西區警局任職!

            這對嚴洛一來說是一條非常重要的信息,雖然從簡歷上看王一鳴在西區任職期間擔任的只是文職工作,但從這條信息的時間線來看可以肯定王一鳴曾和他父親嚴峰一同共事過,而在他父親發生車禍后過了才半年王一鳴就被調派去了東區刑警隊,直接從一個默默無名的文職兵一躍成為了刑警隊主力軍。

            嚴洛一對著屏幕雙眉緊蹙,一個接一個的謎團在他腦中不停打轉,他隱約感覺在這件事上似乎還有一個重要人物,又或許……不止一個。

            順著內心的疑惑嚴洛一打開了網頁,在搜索欄上輸入了另一個人的名字,文正道……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