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第八章 罪愛(十八)
        作者:一個懶人      更新:2022-09-03 12:15      字數:4664
            18

            對于邢天的突然出現嚴洛一的第一反應便是手足無措,瞪大著眼睛直愣愣地看著邢天直奔廚房而去,隨即下意識地朝衛生間方向瞥了一眼,流水聲停了,阻止也來不及了,咋辦?

            “洛一,你昨天買的那些不介意我用掉吧?”邢天的聲音從廚房傳來,因為他剛剛才發現嚴洛一家的冰箱太小根本不夠容納自己買的東西,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之前那些歪瓜裂棗的食材先拿來當配菜處理掉,只是這樣的話做出來的菜肴量會比較多,兩個人怕是一頓吃不完。

            嚴洛一沒有給到回應,邢天以為他沒聽到自己說話便探頭往外瞧了一眼,卻見嚴洛一傻不愣登地捧著剛才自己遞給他購物袋一言不發地站在原地,臉色似乎有些不太好。

            邢天擔心嚴洛一身體不適便走上前摸了摸他的額頭,關心道:“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嗎?”

            “沒……沒有不舒服,!眹缆逡粡淖旖怯渤冻鲆粋難看的笑容,面對即將到來的“冥場面”他已經做好了最壞的心理準備,既然老天爺把玩笑都開到了這個份上,那他也只能硬著頭皮抗了。

            邢天看著嚴洛一呆萌的模樣眼里盡是歡喜,忍不住在他的臉頰肉上捏了一把,恨不得在這張誘人的臉蛋上咬上一口,“今天給你做一頓大餐,說吧,想要中餐還是西餐?”

            “……隨便!眹缆逡淮丝棠X袋瓜里頭嗡嗡的,幾乎是機械性地在回答邢天的問題。

            “那就中西合璧吧,反正今天食材多,我還怕你吃不完呢!

            “哦,隨你吧!卑勺衷捯魟偮渚吐犘l生間傳來咔噠一聲,嚴洛一無奈地閉上眼睛,默默在心里為自己點上了一根蠟燭。

            衛生間的門忽然間被打開,一個光著膀子的男人手里拿著毛巾一邊擦著濕漉漉的頭發從衛生間里走了出來,伴隨著低沉的嗓音說道:“要吃不完的話不介意多雙筷子吧?”

            男人剛洗完澡全身上下只穿著一條平角褲,小麥色的皮膚上還零星掛著尚未干透的水珠,一身結實的肌肉線條是個有眼力見的人都看得出他是個練家子,當然也包括邢天。

            如果可以嚴洛一寧愿一直閉著眼睛,但即使閉著眼睛他也感覺到周圍的空氣彌漫著一片焦灼。

            問,當你對象看到自己家里冒出個剛洗完澡的男人會是什么心情?

            不知道,不想體會。

            問,曾經向某人信誓旦旦承諾要斷絕往來的男人結果卻跑來家里給自己做飯是幾個意思?

            兩個意思,藕斷絲連以及打臉現場。

            邢天在看清男人的臉后下意識地朝嚴洛一瞥了一眼,這會兒才終于明白過來剛才那種不自然的神態是怎么回事,原來就是因為這個人。

            不過在邢天看來這也沒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他的上司莫名其妙地在他家洗了個澡嗎?很奇怪嗎?呵呵……

            邢天隨即將沉下的嘴角重新揚了起來,畢竟他到底還是個有教養有禮數的人,不會輕易讓自己在外人面前失態,況且對方還是嚴洛一的上司。

            “哦,你是陳隊長吧?你好,久仰大名!毙咸祓堄酗L度地走到陳浩面前禮節性地做出握手的姿勢,整個人顯得溫文爾雅,常年在商圈摸爬滾打讓他早已練出了一張喜怒不形于色的笑臉。

            嚴洛一驀地睜開眼睛,邢天的反應令他頗有些驚訝,欸?這怎么和預想中的情節不太一樣呢,邢天不僅沒有質問他陳浩在他家洗澡的原因,也沒有對陳浩做出任何不友善的舉動。

            陳浩勾了勾嘴角,想不到就這么光著膀子出來都沒惹毛對方,看來他這個情敵倒還挺沉得住氣的,呵,果然不可小覷。

            “不敢當,小人物而已!标惡品畔率掷锏拿矶Y貌地和邢天握了握手,其實剛才在邢天進門的時候他就聽到了聲音,并且猜到了來人是誰,只是他沒想到嚴洛一竟然背著他還在和邢天繼續糾纏不清,這次要不是偶然被他撞破也不知道要被瞞到什么時候。

            尼瑪,想想就火大!

            “你不就是上次那個……呃……”陳浩扭頭看向嚴洛一,拍了拍腦門裝模作樣地問道:“噢!就是你那個前男友是吧?”在前字上陳浩刻意加深了語氣。

            邢天棕褐色的雙眸微微一暗,從陳浩的話里他似乎品出了一絲異樣的味道,因為以他對嚴洛一的了解,若不是親密到一定程度他不是不會將這么私密的事告知一個外人的,更不用說對方只是他的上司,所以他們倆……真的只是單純的上下級關系嗎?

            嚴洛一呵呵了兩聲,天知道他此刻是怎么能笑得出來的,陳浩這問他明顯是別有用意,一來提醒他和邢天已經分手的事實,二來是想引起邢天對他們兩人關系的猜疑,殺人誅心了屬于是。

            嚴洛一雖然不齒陳浩的伎倆,但畢竟是自己有錯在先,再不爽也只能忍氣吞聲,便冷著臉道:“你說是就是吧,先去把衣服穿上,都是男的,顯擺給誰看呢!闭f完轉身將手里的購物袋遞給邢天,本著事已至此先散了吧的心情說道:“要不你還是改天再來吧,謝謝你的好意,這些東西你拿回去吧,冰箱里放不下也別浪費了!

            眼見嚴洛一打算將邢天送走陳浩已經擺好了看戲的架勢,但邢天接下來的舉動卻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他不僅沒有甩臉子走人,反而接過嚴洛一給他的購物袋面帶微笑地向陳浩發出邀請,“沒事,既然來了就一起吃吧,反正多一個人也不過多雙筷子而已,你說是吧陳隊?”

            大敵當前陳浩定然不能卻步,誰認慫誰TM是狗,“好啊,我還能白蹭一頓晚飯,何樂而不為呢!

            邢天露出一個大方得體的微笑,“行,那我去廚房忙了,你們等著就是!

            我擦!什么情況?!嚴洛一的腦袋瓜里又開始嗡嗡作響,事實上他剛才已經做好了不歡而散的心理準備,但萬萬沒想他要面對的是比不歡而散更糟糕的處境,叫做山雨欲來。雖然陳浩和邢天兩個人本身沒什么過節,但畢竟兩人現在的立場不同,再加上自己在這兩人中間還夾雜著一些不可言說的部分,呵呵,這對他來說哪里是吃一頓飯而已,簡直就是上修羅場好吧!

            陳浩上前拍了拍處于呆若木雞中的嚴洛一,“欸,借我件干凈衣服穿穿!

            嚴洛一回過神訥訥地看向陳浩,隨后一把將人拽進了房間,慌里慌張道:“你不會真要和他一起吃飯吧?”

            陳浩少有見到嚴洛一發急的樣子倒是有些幸災樂禍,哂笑道:“怎么?現在知道急啦?你背著我偷偷摸摸和他往來的時候就沒想到紙包不住火嗎?”

            嚴洛一抿了抿雙唇,無力地為自己辯解道:“我見他有我的理由,但并不是你想的那樣!

            “哦?那是哪樣?說說看!标惡茐褐鴥刃牡牟豢鞂⑸眢w靠在墻邊擺出一副洗耳恭聽的姿態。

            嚴洛一不得已只能將邢天在幫他私下調查車禍起因的事情告訴了陳浩,不過他也只是簡單說了個大概,細節方面沒再多說,畢竟邢天手上現在也沒什么實質性的證據。

            陳浩在耐心聽完之后只問了嚴洛一一個問題,“你信他嗎?”

            嚴洛一不帶一絲猶豫,回答:“信!

            “即便他父親很可能是你的殺父仇人,你也信嗎?”

            嚴洛一咬了咬牙眼神依然堅定,“信!”

            陳浩點了點頭,“很好,記住你今天說過的話,但愿你將來不會后悔!睂τ谶@個既定答案他的內心一點也不意外,事實上他和邢天之間的較量打從一開始自己就是輸家,他一直心里都很清楚這個事實,但偏偏就是性子軸,死活不肯認輸罷了,從前是這樣,現在也是,將來……

            “洛一!鹽用完了!家里還有嗎?”廚房里傳來了邢天的喊聲。

            “哎,稍等,我馬上來!”嚴洛一立刻回應道,眼下他無暇再和陳浩多說什么,指了指衣柜說道:“衣服都在柜子里,你自己選一件穿吧,我先去廚房看看!闭f完便轉身離開房間。

            望著嚴洛一的背影陳浩目光微沉,斜靠在門邊發出一聲自嘲般的嗤笑,或許……這就所謂的報應吧。

            跑去廚房后嚴洛一翻了一通發現家里確實沒鹽了,不過好在小區門口就有一家雜貨店,于是和邢天打了聲招呼便立刻出門去買。

            末了,陳浩穿好衣服出來直接走進廚房去冰箱里拿了罐啤酒,全然沒有理會正在一旁做菜的邢天,咔呲——!

            “原來冰箱里的啤酒是你的啊,看樣子你平日里沒少來吧?”邢天低著頭自顧自地切菜,說話時連眼睛都沒抬一下,與剛才在嚴洛一面前謙和有禮的形象判若兩人。

            陳浩泰然自若地喝了口啤酒,在心里冷笑道:呦呵,人一走就不裝了是吧,也好,那就正面剛唄。

            “是又怎么樣?”他反問,別的不說,打嘴仗這種事他陳浩還沒輸過。

            “作為上司你對下屬的關心似乎有點過頭了,過了頭的關心,叫騷擾!辈说对谡璋迳习l出吭吭的響聲,每一刀都切得干干凈凈。

            “呵,彼此彼此!标惡品创较嘧I,“作為前男友你管得會不會有點多了,管過了頭,叫逾越,哦不,按道理說你倆現在毫無瓜葛不該叫逾越,應該叫……死纏爛打!

            邢天手上的動作一頓,眼底的溫度冰如寒潭,在看似平靜的狀態下繼續低頭切菜,速度不急不緩,就和他說話的語氣一樣,“我欣賞你的毅力,但凡你換個人喜歡我都相信你能成功,只可惜他是嚴洛一,一個認死理的人,就算我們分了手也不會接受你,況且這也只是暫時的,光憑洛一對我的態度就足以說明一切,我相信你是個聰明人,不至于連這都看不出來吧,‘死纏爛打’這四個字我看倒是比較適合你!

            陳浩握著啤酒罐的手指緊了緊,邢天說的話句句屬實,也句句扎心,看來這個對手要比他想象中難對付得多。

            不過難歸難,里子先放一邊,面子可得保住,索性死鴨子嘴硬道:“來日方長,就算他是個認死理的人但也畢竟是人,你要真這么篤定又何必和我說這些,恐怕……你心里也沒底吧?”

            邢天似乎是被陳浩的話戳中了心事,低著頭稍稍抬了一下,雖然看得不是很清楚,但陳浩可以確定那是一道凌厲的視線,陰冷,且充滿敵意。

            陳浩最不怕的就是挑釁,越挑他就越來勁,正好現在他有一肚子的悶氣無處發泄,何不來場痛快的,隨即將手里的啤酒罐放到了冰箱頂上,直接用行動展示什么叫真挑釁,“有種就動真格的,沒種……哼,那就給老子滾遠點!”

            邢天嘴角向下彎了一個弧度,刀把上的手指一緊,就在陳浩說完最后一個字的當下手起刀落,以一記快狠準的速度朝陳浩的面門刺去。

            陳浩當下早有防備,迅速一個后仰躲閃避開了邢天的攻擊,卻不料邢天似乎早已預判到陳浩的行動方位,在刀子還未完全刺出的同時竟變換了方向,直接朝陳浩避開的方向補上第二刀。

            得虧陳浩是個身經百戰之人,在這種無法躲避的情況下選擇正面迎上,使出一招擒拿扣住了邢天持刀的手臂,可結果就在陳浩自以為可以將其反制的時候殊不知邢天真正的利器并不是他右手上的那把刀,而是他左手里藏著的另一件“暗器”。

            “我艸!你TM玩陰的!”陳浩大罵一聲,條件反射地松開固在邢天手腕上的五指捂住了自己被胡椒粉辣到的眼睛。

            邢天拍了拍手上殘余的粉末,“抱歉,我這個人打架從來不論什么公平公正,只論輸贏。當然,要不是我知道你能打也不會用到這種陰招,所以換個角度看,我把你視為一個強者!

            陳浩無了個大語,一邊揉著眼睛一邊齜著牙,“我特媽謝謝你看得起我!”

            邢天揚起嘴角,泰然自若道:“不然呢?難道你真以為我會蠢得拿刀傷你嗎?對我有什么好處?”

            “阿嚏!”陳浩鼻子里也吸進了少許胡椒粉,忍不住打起噴嚏。

            邢天掐指一算,友情提示道:“他差不多快回來了,你要不想讓他看見你對著我落淚最好趕緊去清理一下!比缓筠D身回到原來的位置若無其事地切起砧板上的胡蘿卜,就好像剛才什么事都沒發生過一樣。

            陳浩無可奈何,罵罵咧咧地走進了衛生間,恰巧這時嚴洛一帶著剛買好的鹽回來了,在把鹽交給邢天之后朝衛生間看了一眼,見陳浩沒出來就趁機向邢天解釋了一下,“陳浩今天只是剛巧路過,說是在外面辦事不小心沾了一身泥灰就想借我家浴室沖個澡,你別多想!

            邢天莞爾一笑,嚴洛一肯主動向他解釋說明心里是有他的,隨即摸了摸嚴洛一的頭溫柔地回應道:“我知道,謝謝你!

            嚴洛一一愣,“謝謝?謝謝我什么?”

            邢天笑而不語,正當嚴洛一還在摸不著頭腦的時候就聽客廳傳來了手機鈴聲,是陳浩的手機響了。

            見陳浩沒有出來嚴洛一便走到衛生間門口想叫他一聲,結果嘴還沒來得及張門就開了,“哎呦我去,你眼睛怎么了?”看著陳浩一雙紅彤彤的眼睛嚴洛一不禁詫異。

            “沒什么,剛才眼睛里進灰塵了!

            “灰塵?”嚴洛一對著屋內四周掃了一眼,這不干干凈凈的嘛,哪來什么灰塵?

            陳浩見是路展國打來的便立刻接了起來,嚴洛一不知道電話里說了什么,但看陳浩驟然凝重的表情就能預感到一定不是什么小事。

            果不其然,陳浩掛斷電話后就告訴了嚴洛一一個不好的消息,“王一鳴失蹤了!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