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第八章 罪愛 (十九)
        作者:一個懶人      更新:2022-09-06 15:14      字數:4386
            19

            接到路展國的電話后陳浩也沒心思再留在嚴洛一家吃這頓飯,他得盡快趕回局里和路展國碰個面問清事情的來龍去脈,并拒絕了嚴洛一想要一同前去的請求,因為就算去了他也幫不上什么忙,況且他的腿傷還沒痊愈,萬一再弄出點傷來反而更加麻煩。

            “行了,回去吧,別給我添亂,我這邊有消息會通知你的!标惡妻D身朝追到門外的嚴洛一揮臂一甩道。

            嚴洛一在陳浩堅決的態度下停下了腳步,的確,他貿然跟去又能做些什么呢,現在的他一不能跑二不能跳,去了也只是個累贅,便頷首道:“好,那我等你消息!

            “放心吧,有我在呢,哦對了……”陳浩往回折返了兩步走到嚴洛一身前,小聲叮囑道:“季節的事我建議你最好不要向他透漏,雖然我們手里的證據并沒有牽涉到他,但這并不代表他沒有參與其中!眹缆逡淮瓜卵垌,將內心復雜的情緒藏在眼底,他當然明白陳浩話里的意思,而他自己又何嘗不明白呢。

            陳浩抬手按了按嚴洛一的肩膀,輕嘆道:“唉…你是個聰明人,大道理什么的我就不多說了,孰輕孰重我相信你心里有數,只希望你不要忘記自己這一路腳踩荊棘是為了什么!

            嚴洛一目視著陳浩離去的身影駐足而立,輕風拂過,卻未吹散停留在耳邊的寥寥數語,這是陳浩給自己的提醒,同時,也是一句忠告。

            他知道,他從來沒有忘,也不可能會忘。

            回到家后飯桌上已經擺上五顏六色的菜肴,蔬菜沙拉、涼拌雞絲、糟鹵牛肉,以及一些開胃小盤和水果,看著這些誘人的食物嚴洛一眉宇間的沉重之氣頓時消散了不少,順手從盤子里夾起一小片牛肉塞進嘴里,濃郁的鮮香瞬間在口中四溢開來,都說美食是治愈心情的良藥,嗯,果然不假。

            陳浩的離開讓邢天得回了屬于他們的二人世界,只是這片刻的安寧卻并沒有讓他感到輕松,看似平靜的表面下隱藏著內心深處強烈的危機感,這種不自信并不是來源于他和嚴洛一本身,而是來源于他們之間難以相容的身份和背景。事實上他心里比誰都清楚嚴洛一和他并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他和陳浩一樣,他們都是能光明正大站在陽光下的人,他們的人生從未被骯臟的鮮血污染過,并且最重要的是…他們都有一雙干干凈凈的手。

            邢天對著水龍頭下沖洗的雙手默默發呆,這是一雙在廝殺與斗爭中殘酷無情的手,它可以用刀毫不猶豫地劃破敵人的咽喉,也可以輕而易舉地扣動手指上的扳機,回想之前嚴洛一在醫院的病房里對他說的那句話,“一個普通人是不會隨身帶著一把槍的”。

            沒錯,他不僅不是普通人,更不是一個好人。

            陳浩的出現如同一劑猛藥迫使他在清醒中面對現實,從他出現在嚴洛一面前的第一天開始便早已自己精心打造了一件華麗的斗篷,用它來遮蓋他身上無法抹去的污痕,以至于穿得久了他幾乎都快忘了該怎么把它脫下來。然而現實卻在此刻提醒他,再好的衣料也會有破損的一天,再美的夢也會有醒來的一天,當真實的自己展現在嚴洛一面前時等待他的將會什么,是鄙夷的眼神?還是厭惡的唾棄?他不敢賭,因為害怕失去。

            “欸,發什么呆呢?我家自來水不要錢是吧?”

            邢天被突然從身旁冒出來的聲音拉回了神,這才發現自己一直開著水龍頭沒關,水流嘩嘩地在手上沖了半天,于是趕緊擰上水龍頭,尷尬地笑了笑:“噢,抱歉,我在想待會甜點該做什么,一時想出神了!

            “甜點?!你都做這么多菜了哪還吃得下甜點,還是別費那工夫了吧!

            “沒事,不麻煩,你……”邢天驀地將臉湊到嚴洛一面前用鼻子嗅了嗅,由于兩人之間的距離太近嚴洛一下意識地往后仰了仰,臉頰微微發紅道:“你干嘛?”

            “你剛才…是不是偷吃了桌上的牛肉?”邢天伸手用大拇指在嚴洛一嘴邊輕輕一抹,然后將大拇指上的鹵汁放在自己嘴里嘬了一口,望向嚴洛一的雙眸里閃動著撩人的光芒。

            情|欲的氣息瞬間在兩人鼻息間散開,充滿魅惑的臉孔與自己近在咫尺,嚴洛一遭不住這樣的撩撥趕緊退后兩步,感覺到自己的臉上火辣辣的,熱得就快燒起來了,于是清了清嗓子穩定情緒道:“呃…廚房地方太小,我站著礙事,還是去外面等著吧!睕]等邢天回應便趕緊逃之夭夭。

            邢天莞爾一笑,雖然他無法預知最終的結局會是怎樣,但有一點是毋庸置疑的,他為會自己深愛的人付出一切,哪怕是生命,即使眼前的路再多困難險阻他都會義無反顧地走下去,所以洛一,你一定要在終點等我。

            從廚房落荒而逃的嚴洛一頂著一張大紅臉火速跑進了衛生間,在水龍頭下直接就是一頓猛澆,一直到溫度逐漸恢復到正常后才停下。甩了甩臉上的水珠,抬頭看向鏡子里的自己,只覺越看越來氣,對著自己開罵道:“你行不行啊嚴洛一,能不能有點自制力啊,這都第幾次了,還是一點長進沒有,真夠廢的!”一把扯下架子上的毛巾抹了把臉,為不爭氣的自己嘆了口氣。

            就在將毛巾掛了回去的時候他在架子下方看見了一件黑色T恤,應該是陳浩之前洗澡換下來的臟衣服,剛才走得急興許是忘帶走了。就一件臟衣服而已他也不至于那么小氣,便隨手拿了起來打算丟到陽臺的洗衣機里和自己的衣服一起洗了,沒想剛一拿起來他的鼻子就感覺不太對勁,男人的T恤有汗味很正常,可為什么會有一股血腥氣混在里面?

            嚴洛一的嗅覺本來就比一般人要靈敏,再加上在警隊待的時間久了自然一下就聞出來,不會錯的,就是血的氣味。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他仔細檢查了一番,最后在衣服的下擺處發現了類似血漬的痕跡,嚴洛一皺了皺眉,回想陳浩洗完澡出來的時候是光著膀子的,可當時并沒有看到他身上有任何傷痕,并且從血跡的分布形態上看像是從正面被濺到的,難怪一來就是一副灰頭土臉的樣子,保不準是跟人打架了吧?不過從結果看來他應該不是吃虧的那個,嚴洛一見怪不怪地撇了撇嘴,隨手就將衣服扔進了洗衣機。

            晚餐開始時邢天饒有儀式感地開了一瓶紅酒,這是他從公司里特地帶出來的,雖然不記得是哪個合作商送的,但酒倒是難得的好酒,而好酒最佳的打開方式就是和心愛之人一同品嘗。

            嚴洛一不勝酒力,勉強給自己倒了半杯,不過要換做別人他可能連一口的面子都不會給。

            餐桌上兩人的氣氛很好,為了不破壞這樣的氣氛嚴洛一也盡量避免聊一些敏感的話題,但這一次邢天卻沒有選擇回避,并主動開口向嚴洛一說起了自己與季節的往事。

            “我14歲那年就被我父親送去了美國讀書,為了方便照應就借住在季達海家里,季達海家里有一個7歲的兒子,就是季節!

            “我住進季家后就一直和季節生活在一起,他的母親在他6歲那年自殺去世,這件事讓季節落下了心理疾病,自此以后他的性格就開始變得乖戾、孤僻,季達海帶他去看過心理醫生,醫生診斷說有自閉癥的傾向,這也是為什么我父親讓我和他住一起的原因,希望我能像一個哥哥一樣陪伴在他身邊,興許會對他的病情有所幫助!

            “后來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的病也慢慢好了起來,再加上我們每天同住一個屋檐下感情自然也日漸深厚,在我眼里他幾乎就跟親弟弟沒什么區別,但令我沒有想到的是他對我的感情卻在潛移默化之間變了質!毙咸煺f到這里停頓了一下,手指輕輕地在酒杯上摩挲著,“當年我從江源回去之后就變得萎靡不振,整日都把自己關在房間里,我當時想你都快想得發瘋了,于是我就每天躲在房間里喝酒、畫畫,在紙上畫你的模樣,畫了一張又一張!毙咸煊帽葎澚藘上庐嫯嫷淖藙,用一種云淡風輕的神態描述自己最糟糕的模樣,聽得嚴洛一心頭泛起一陣酸楚。

            “季節當時看到了畫紙上的你,他問我你在哪里,我就告訴他你已經死了,可沒想到他卻一直記著你的樣子,甚至會把長得和你相像的男人送到我面前!

            嚴洛一靈光一閃,像是突然悟到了什么,問道:“所以,當初我被季節第一次綁架的時候是你派Lucas把我救出來的對嗎?”

            邢天對嚴洛一精準的判斷表示認可,“對,沒錯,那時我還沒下定決心見你,所以讓Lucas代勞了,但我回江源的的確確是為了你,至于開拓國內市場也是回來之后才有的打算,這我得為自己澄清,當初我只是不想讓你懷疑才那么說的!

            嚴洛一淺然一笑,其實這些對他來說并不重要,他關心的是邢天到底對季節的所作所為知道多少,還有他參與了多少,“那你知道季節背地里都在干些什么嗎?除酒莊以外的!彼谠儐,同時也是試探。

            邢天沉默片刻,臉上也沒了剛才的輕松自如,而是神情嚴肅道:“知道,他背地里在和傅以明做一些非法的買賣,這次傅以明的化工廠被抄沒有牽連到他并不是因為他神機妙算,而是在因為我和季達海在暗中幫他擺平了一切,他才能僥幸逃過一劫!

            嚴洛一啞然,他驚訝于邢天的坦白,卻又一時接受不了這個糟糕的事實,以至于此刻都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表揚他的坦白?還是指責他包庇的行為?

            “洛一,我幫他是出于一份情意,當年季達海曾替我父親擋過子彈也救過我,他對我們有恩,所以我這次必須保住季節,對不起,我知道你會對我失望,但我說過,我不會再騙你!

            嚴洛一點了點頭,復雜的情緒中帶著一絲隱忍,“還人情債是吧?行,那你準備還到什么時候?”

            對著正在氣頭上的嚴洛一邢天反而眼神變得溫柔起來,一臉深情地望著嚴洛一,語氣中滿是誠懇道:“不對,我最大的債主,其實是你!

            嚴洛一不禁嗤笑,“你倒是大方,扛一身債也不怕壓死自己!

            邢天明白嚴洛一心里的想法,他之所以選擇坦白就是為了讓嚴洛一相信自己的決心,“洛一,對于季節我已經幫得夠多得了,我不欠他什么,從今往后也不會再幫他做任何事情,這是我對你立下的承諾,也會對從前的自己做個了斷!

            “了斷?…哼,說得容易!

            “做起來卻很難,但是你會等我的,對嗎?”

            嚴洛一忿忿地剜了他一眼,看似拒絕的態度令邢天心頭一沉,接著就看到嚴洛一將原本已經離開餐桌的手卻又重新回到了臺面上,并拿起了筷子繼續夾菜,順帶丟給他四個字,“以觀后效!

            邢天驀地一楞,他當然知道這四個字是什么意思,臉上不自覺地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笑什么,我有說原諒你嗎?好好吃飯,菜都涼了!

            邢天強迫自己收斂起笑容,點點頭道:“嗯,好好吃飯!

            直到晚飯結束兩人也沒再聊過有關季節的事情,雖然嚴洛一在后半程沒給他什么好臉色看,但哪怕是這樣他也都甘之如飴。

            從嚴洛一家出來后已經快晚上十點,邢天因為喝了酒的關系所以不能自己開車,于是便拿出手機給Lucas打了一通電話,然而電話卻一直是無人接聽的狀態。

            邢天皺眉,內心莫名感到了一絲不安,Lucas平日里滴酒不沾,就算洗澡手機也是從不離身的,狀況反常勢必有因。

            邢天隨即打開手機里的定位設置試圖確定Lucas現在的位置,這是很早之前兩人就互相達成的共識,當兩人其中一個失聯時就通過這個方式來找到對方,這也是靠著多年的出生入死才形成的相互信任,當然這件事也只有他們兩個人知道。

            邢天在小區門口攔下了一輛出租車,并將手機上的定位信息給到司機,司機眉頭微蹙,“喲,這地兒很偏啊,都快出江源了,開過去至少一個小時,兄弟,要不你還是換輛車吧,我還想早點回家呢!彼緳C婉拒,想著那么遠的路開過去還得開回來,且不說路遠費油,那鳥不拉屎的地兒估計也拉不著一個客人回來,這筆買賣怎么算都不劃算。

            邢天見狀不耐煩地抿了抿嘴,二話不說從錢包里掏出兩千塊大洋遞給司機,“夠了嗎?”

            司機瞬間兩眼放光,立馬接過大洋點頭如搗蒜,“夠夠夠,您說去哪兒就去哪兒!

            邢天眼下沒心思聽他廢話,催促道:“趕時間,開快點!

            “噯,得嘞,坐穩了您吶!

            ……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