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第八章 罪愛(二十)
        作者:一個懶人      更新:2022-09-13 21:19      字數:4486
            20

            午夜十分,當城市的萬家燈火在黑夜的催促下熄滅了大半時,對于那些熱衷于夜生活的人們來說真正的happytime才剛剛開始。

            天堂夜總會大門前,男人正一邊抽煙一邊焦急地等待著一個女人的出現,同樣作為一個夜生活愛好者的他今夜可就沒那么高興了,因為他的人身安全正在受到威脅,所以現在的他急于為自己找那根救命稻草。

            等了大約15分鐘后,“稻草”穿著色彩鮮艷的長裙踩著高跟鞋噠噠噠地快步走向門口,雖然臉上化著濃妝卻也無法掩蓋歲月在臉上留下的痕跡,在看見男人的第一眼便露出了鄙夷的神情,憑她的直覺像這種突然找上門的準不是什么好事。

            “欸,這么著急找我什么事兒?今晚上客人多,我可忙著吶!迸俗叩侥腥嗣媲耙荒槻荒蜔┑。

            男人叼著煙回頭一看,立馬把煙一掐,“麗姐,哦不,舅媽!

            女人老臉一拉,抬手止。骸皻G,別瞎叫,我可不是你舅媽,承受不起哈!

            男人面露尷尬,可眼下也顧不得自己這張臉了,“是是是,麗姐,出事兒了,我舅舅他…失蹤了!

            “什么?失蹤?!”女人似乎不太相信,隨即從手包里拿出手機給對方打電話,只聽電話里響起的回應是“您呼叫的用戶已關機!

            “怎么回事兒?你小子是不是又在外面欠債啦,?”女人當場黑臉,也難怪她不給對方好臉色看,原本以為自己馬上就能脫離苦海過上安穩日子,可誰知為了給這個不爭氣的東西還賭債眼看就要靠岸的大船竟然沉了,到最后落得個竹籃打水一場空。

            “怎么著,你現在找不到王一鳴就來找我了是吧,他那是被豬油蒙了心才把你當親兒子看,反正他的家底以后也是留給你的,他要愿意肉包子打狗我也沒話說,但你要是想打老娘的主意…門兒都沒有!趕緊給我滾蛋!”吳麗珠氣急,不等馬曉東把話說完就要趕人走。

            馬曉東見情勢不妙趕緊替自己解釋,“誤會誤會,麗姐,不是你想的那樣,這次和我沒關系,是我舅他…他真不見了!

            吳麗珠雖然對馬曉東沒什么好印象,但這小子做人倒是沒什么心眼兒,說沒說謊還她是一眼能看出來的,臉上的神情頓時從憤然變成了惶恐,“不會吧,真出事啦?”

            “嗯,都三天沒回家了,電話也打不通,局里的同事們也在幫忙找呢!

            “?這……他最近是不是得罪人了,或者會不會有人對他打擊報復?”

            “唉,現在瞎猜也沒用,麗姐,我舅曾經對我說過,說他以后有個什么萬一就讓我過來找你要他家保險箱鑰匙,那里面有對我很重要的東西留給我,您還記得不?”

            吳麗珠睨了他一眼,心中不禁冷笑,哼,還真是個白眼狼,自己親舅舅失蹤也不見急著找人,這人都不知道是死是活就開始惦記留下來的那些東西,攤上這種外甥也算是他王一鳴上輩子造的孽吧。

            吳麗珠端著一副皮笑肉不笑地姿態說道:“當然記得,為了救你哪怕是全部家當他都愿意拿出來,甚至連后路都給你想好了,唉,到底是血濃于水啊,相比之下對我這個半老徐娘的待遇可就差多了,還說什么他的錢都是我的,下半輩子能讓我過上吃穿無憂的生活,我呸,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麗姐你別生氣啊,我以后一定不會再賭了,錢沒了可以再掙,人沒了可真就沒了,都是我的錯,您要怪就怪我吧,別怪舅舅!

            吳麗珠翻了個白眼,瞧著老的小的就沒一個好東西,“罷了,我吳麗珠雖然不是什么體面人,但至少也知道信義兩個字怎么寫,你舅舅他怕你胡來可是特地叮囑我一定得是你走投無路的時候才能告訴你!眳躯愔樯舷麓蛄苛笋R曉東一番,咧了咧嘴角:“我瞅著你還挺人模狗樣的,哪像是走投無路的樣子呀?”

            馬曉東別無他法,反正今天他這張臉也是不要了,索性咚的一聲往地上一跪,拉著她的手就是一頓苦苦哀求,“麗姐,算我求你了,雖然我不知道舅舅給我留了什么,但這次他的失蹤很可能和保險箱里的東西有關,時間緊迫,再晚說不定就來不及救他了啊麗姐……”為了能博取對方的同情他只能拿王一鳴當借口,反正現在人也找不到自己想怎么說都行。

            馬曉東這波裝可憐的操作引來周圍諸多圍觀,可他不要臉可吳麗珠還要呢,拉扯之下馬曉東死活卻不肯起來。

            吳麗珠對這條癩皮狗的耐心也耗得差不多了,況且這本就是王一鳴自己家的事和她又沒半毛錢關系,犯不著為了這點情分趟這渾水。

            “哎呀別嚷嚷了,我把鑰匙給你就是了,趕緊給我起來!”其實之前王一鳴為了給馬曉東還高利貸的時候曾打開過一回保險箱,而當時她就在王一鳴身旁親眼看著他把里面所有的積蓄取走,最后保險箱里剩下的只有一些文件和房產證什么的,也不知道王一鳴給馬曉東留了些什么,但在她看來也不像是啥值錢的玩意兒。

            “謝謝麗姐,您的大恩大德我沒齒難忘,這次我舅舅要是沒事我一定讓他跟你領證,成不?”

            吳麗珠不屑一顧,“嘿喲,可別了吧,有你這么個外甥我可不敢嫁他,老娘雖然年紀大了點但還不至于沒人要,你們吶,還是自求多福吧!

            隨后吳麗珠便將保險箱鑰匙和王一鳴家的備用鑰匙一并交給了馬曉東,并讓馬曉東轉告王一鳴從此以后大家橋歸橋路歸路,昨日情分已去,今后互不打擾。

            馬曉東乖乖點頭答應,嘴上說了一大堆虛偽的感激話,但其實他心里也從沒把這個上不了臺面的女人當舅媽,這次要不是有求于她壓根兒都懶得搭理,更不想讓人知道他舅舅私底下和一個夜總會的老鴇子相好,說出來都嫌丟人,之前他曾多次鼓動王一鳴和這個女人斷絕來往,可王一鳴楞是不愿意,現在吳麗珠既然自己主動提出來了他倒是還求之不得呢。

            馬曉東在拿到鑰匙的當下立刻馬不停蹄地趕去王一鳴的住處,他一刻都不敢耽擱,因為就在他去找吳麗珠之前又接到了一通來自“威脅者”的電話,說是如果24小時只能交不出東西就卸了他一條胳膊,所以他不急才怪。

            然而,此時的馬曉東并沒有察覺到自己身后一直有一雙眼睛在悄悄地跟著他。

            在進入王一鳴家之后馬曉東直奔衛生間而去,不是急著想上廁所,而是因為保險箱就隱藏在盥洗臺上的鏡子后面,可就在他打開衛生間燈的一剎那,傻眼了。

            他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的一切, 鏡子碎了一地,保險箱的門被徹底打開,里面早已空空如也,“完了……”

            “喲!看來有人比你早到一步!

            背后突然傳來的聲音把馬曉東嚇了一大跳,猛地回頭一看,愕然道:“我艸!你打哪兒冒出來的?!”

            對方倒是顯得一臉淡定,頭發一甩,大搖大擺地走到保險箱前方,對著敞開的保險箱探頭看去,“我見你門沒關就跟著進來看看唄!

            馬曉東一楞,回想剛才進門時由于太過心急,一股腦地就往衛生間跑,確實也沒顧得上關門,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陳隊,你怎么跑這兒來了?難不成你是也來找我舅舅的?”

            陳浩嘴角微微一揚,“是啊,那不然呢?”

            “可我舅舅又不是你們西區的人,你這……”管得是不是有點多了?

            陳浩朝著馬曉東眼珠一斜,看得馬曉東心里那叫一個發怵,也不知為啥,每次一遇見陳浩就感覺自己像老鼠見著貓,唯恐避之不及。

            “怎么?多個人幫你找舅舅還不樂意?”

            馬曉東連忙擺手否認,“沒有沒有,哪會不樂意啊,我只是覺得你平時貴人事忙,況且你和我舅舅向來也沒啥交情,就覺得挺…意外的!

            陳浩這會兒才把視線轉到了馬曉東身上,不緊不慢道:“你說的沒錯,我和他確實沒啥交情,也沒那么多閑工夫管他的死活!

            “那你這是……?”

            “其實告訴你也無妨,之前化工廠被端還留了點落網之魚,根據線索這條魚最近在這兒附近出現過,恰巧你舅舅又在這個節骨眼兒上失蹤!标惡粕陨詨旱吐曇,用帶有審視的目光看向馬曉東,“再加上我知道你和楊定邦私下有過來往,所以我就想著這兩件事其中會不會有什么聯系?你說呢?”

            馬曉東心虛,一聽楊定邦三個字急忙想為自己撇清關系,裝模作樣地解釋道:“誤會陳隊,天大的誤會,火鍋店那次我也是被朋友帶去捧捧場,事實上我和楊定邦根本就不認識。嗐,我這人吧,平時身邊狐朋狗友比較多,又愛湊熱鬧,當時我只知道楊定邦是那家火鍋店的老板,大家一起吃頓火鍋只是圖個樂呵,您可千萬別往歪里想啊!

            陳浩雙手環于胸前靜靜地看著他表演,待表演結束后直接引入正題,“前事不提,當務之急還是關心關心你舅舅吧!彪S即朝保險箱瞥了一眼,“從保險箱被破壞的痕跡看來應該不是你舅舅自己打開的,那也就是說,有人想要他保險箱里的東西,很不幸,對方現在已經拿到了!

            馬曉東此刻腦子里一團漿糊,完全沒聽明白陳浩話里的意思,“?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如果你舅舅的失蹤和保險箱里的東西有關,那他現在恐怕是兇多吉少!

            馬曉東頓時面如土色,他當然不希望王一鳴出事,那可是他的親舅舅,他最大的靠山,這座山要是倒了他將來還能依靠誰啊,更糟糕的是眼下還有個大麻煩跟著他,前無去路后有追兵,這尼瑪是要把人往死里逼!

            “你知道保險箱里放了些什么嗎?”

            “…我不太清楚!

            “哦?可我看你一進門就直奔衛生間,目標似乎很明確啊!标惡粕蠐P起陰冷的嘴角,“哼,你也是沖著保險箱來的吧?是想救他?還是想趁火打劫?還是…謀財害命?”

            馬曉東的心理防線在陳浩目光如炬的視線下逐漸崩塌,“我…你救救我吧陳隊,救救我!”除了病急亂投醫他已經想不出其他法子了,然后又是一出跪地哀求的戲碼,并將遭人綁架威脅恐嚇的事情在經過一番偷工減料下告訴了陳浩,故事的概述就是對方誤以為自己和楊定邦有聯系,所以想通過他找到一些可以拿來利用的把柄,并借機黑白兩道通吃。

            “呵,我說以王一鳴的能力怎么會讓文正道看上眼,原來是靠著這層暗戳戳的關系!

            “文正道要是知道我舅舅藏著他的把柄必然會對我不利,所以這件事我不能告訴他,陳隊,這次你只要肯幫我,以后我甘愿為你做牛做馬,赴湯蹈火在所不辭!蓖瑯拥募總z同樣的口吻,在吳麗珠后又在陳浩身上上演了一遍。

            陳浩顯得頗有些為難,咂摸了片刻說道:“幫你也不是不可以,反正我早就看那姓文的不順眼了!

            馬曉東喜出望外,能有這么一個大神級別的幫他心里一下就有了底,感激涕零道:“謝謝陳隊!您的大恩大德……”

            陳浩懶得聽這些廢話,一把將人拽了起來,“行了行了,我就是肯幫你有件事還得你自己去做!

            “好好好,你說,只要我能做到我都會去做的!

            陳浩頷首,朝馬曉東勾了勾食指,馬曉東附耳傾聽,聽著聽著臉色一變,“啥?!你要我偷偷給他錄音?”

            “嗯,當初王一鳴留下把柄在手里就是為了提防文正道趕盡殺絕,現在把柄被人偷了,而偷了東西的人很可能會拿這個把柄借機要挾文正道,你是王一鳴的親外甥,若是想要去除文正道對你的疑心你就必須完全投靠他,然后裝出什么都知道的樣子將其中的內情套出來,我相信以他對王一鳴的信任應該不會拒絕你!

            “可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怎么裝?”

            “不慌,到時我會借機來一趟你們局里,你就用我給你的微型通訊器聽我說話,按我說的做就行了!

            “?這…能行嗎?”馬曉東一臉躊躇不定的表情。

            “哦,其實不這么做也行,那你自己擺平文正道和那個神秘人去吧,我不管了!标惡拼笫忠凰t灑轉身,馬曉東見好不容易抱到的大腿要走趕緊把人拉住,“欸別別別,我按你說做的就是了,只是我舅舅現在還下落不明……”

            “這兩天你請假先在家待著,我得花時間先把你說的那個神秘人找出來,不然你在外頭亂跑容易出事!

            馬曉東一秒切換乖巧模式,“欸,哥,聽你的!

            “嗯,看在你叫我一聲哥的份上我送你回去吧!

            “欸,謝謝哥!

            隨后兩人便一前一后地走出了王一鳴家的大門,從進門前到出門后馬曉東的心情可謂是經歷了一次跌宕起伏,但好在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想著以后能跟著陳浩混或許也挺不錯的,殊不知就在他想入非非之際背后卻是一張得意中透著狡黠的笑臉。

            “跟我比演技,呵呵……”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