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第八章 罪愛(二十三)
        作者:一個懶人      更新:2022-10-05 19:18      字數:2865
            23

            經搶救無效王一鳴算是徹底涼了,馬曉東趴在床邊嚎啕大哭,畢竟死去的是從小到大最疼愛自己的舅舅,也是這世上唯一一個護著自己的人,現在人一走他的好日子也算是到頭了。

            想到這里馬曉東不止悲傷,他心里更多的是害怕,他不想落得和王一鳴一樣的下場,于是轉身一把抱住身旁的陳浩,涕泗橫流道:“陳隊…嗚嗚嗚…我舅舅死得太慘了,現在我該怎么辦呀,你說那幫人會不會連我也不放過啊…嗚嗚嗚…”

            陳浩望著病床上那具飲恨而終的軀體面色冷峻,眼前的結果對于像他這樣一個見慣死亡的人來說早在意料之中。其實在嚴洛一還沒來之前他心里便有了自己的盤算,他猜測王一鳴的情況可能會產生兩種結果,壞的一種就是王一鳴人還沒醒就直接斷氣了,好的一種則是王一鳴大難不死,等他醒來后把一切都問個清楚,卻沒想到最后的結果卻是建于好壞兩種之間,人是沒了,但該交代的也都交代了,這在陳浩看來還是值得慶幸的。

            既然逝者已矣,接下來就是該清算的時候了。

            “行了,別哭了,人死不能復生,你有哭的力氣還不如省下來去找出兇手,好替你舅舅報仇!标惡票获R曉東哭得心煩,語氣中略顯不耐,誰知馬曉東楞是沒聽出來,還以為陳浩在安慰他,哽咽一下之后竟哭得更兇,直接將陳浩的耐心給哭炸了,“我TM叫你別哭了聽見沒有!”

            怒吼之下哭聲戛然而止,“把你的眼淚先收起來,留到該用的時候再用!

            馬曉東努力憋著眼淚,一臉迷茫地問道:“?……什么意思?”

            陳浩嘆了口氣,要不是可憐馬曉東剛死了舅舅他真有一腳踹上去的沖動,隨即俯身在他耳邊說小聲說道:“要對著文正道哭才有用,懂了嗎?”說完拍了拍馬曉東的肩膀,個中深意已無須多言。

            一旦涉及到自己的安危馬曉東腦子轉得飛快,立馬就聽懂了陳浩話里的意思,并一把抹去臉上的鼻涕和眼淚,“好,我明白了!彪S后陳浩又在馬曉東耳邊囑咐了兩句,馬曉東眼下把陳浩當成自己未來的靠山自然對他的話言聽計從。

            “對了,還有一件事忘了告訴你,你的那個‘大麻煩’我已經派人盯上了,但要等摸清底細后才能動手抓人,所以在此期間除了警局和家你哪兒都別去,聽到沒有?”

            聽到這個消息馬曉東差點控制不住內心的激動之情又想去抱陳浩大腿,好在剛被吼過還知道長記性,但手可以不動嘴還是得動,于是滔滔不絕一頓感激,難怪文正道私下里一直說王一鳴要有陳浩三分之一的水平也不至于坐不上隊長的位置,現在一看果然不假。

            陳浩在擺平馬曉東之后馬上就面臨了猝不及防的狀況,那就是一直站在他身后沉默不語的嚴洛一人不見了。

            “我去!”陳浩大感不妙,王一鳴臨死前的那番話他也同時一字不落地聽了進去,因此嚴洛一能想到的他一樣能想到,只是站在嚴洛一的立場必然會感到無法接受,畢竟他曾那么信誓旦旦地告訴自己愿意相信對方,然而得到的結果卻是……

            陳浩嘖了一嘴,隨即扔下馬曉東直接沖出病房,在走道里四處尋找嚴洛一的身影。

            “嚴洛一!”他心急之下大喊嚴洛一的名字,可隨后回應他的卻是值班護士的喝止聲,“嚷嚷什么呢!這里是醫院,不要打擾病人休息!”

            “不好意思啊,請問你剛才有沒有看到一個穿咖啡色外套的小哥走過?”

            護士白了陳浩一眼,板著臉沒好氣道:“噢,你說那家伙啊,我剛才見他一直猛按電梯按鈕就說了他一句,結果他就氣呼呼地從樓梯下去了,真沒素質!

            聽護士這么一說陳浩心里更加著急,生怕嚴洛一會做出什么傻事來,當即道了聲謝后自己也跟著從樓梯追了下去,就在他跑到二樓的時候樓道里的感應燈亮起,一個背影正坐在臺階上倚靠著墻一動不動。

            “嚴洛一!”陳浩一下便認出了對方,可嚴洛一就跟沒聽見似的,仍然保持著一動不動的狀態,不過好在是找到了人,至少不用擔心他做出些沖動的事情。

            陳浩能夠理解嚴洛一現在的心情,出于這份理解才令他更加開不了口去安慰,因為任何的一句安慰都無異于在他的傷口上撒鹽,所以陳浩適當地選擇了沉默,好給他一些時間自我消化。

            五分鐘……十分鐘……二十分鐘,見嚴洛一耷拉著腦袋遲遲沒有動靜陳浩終于忍不住冒出一句關心,“欸,你還活著吧?”

            嚴洛一臉色蒼白,額前的劉海遮住了他低垂的雙眼,以及眼底那猶如一灘死水般的心境,用一個詞來形容那就是萬念俱灰,連說話的聲音都透出一股虛弱感,輕聲道:“沒事,剛才下樓的時候突然犯了低血糖,坐下來緩一會兒就好!

            陳浩隨即從口袋里掏出兩顆寶路薄荷糖遞了過去,“給!

            嚴洛一擺了擺手,“謝謝,我隨身有帶,已經吃過了!

            “行,要吃完了說一聲,我這兒有!标惡颇瑢⑻侨亓艘路诖,不過他這個舉動倒是引起了嚴洛一的好奇,“我記得你好像不愛吃甜食,啥時候變的口味?”

            “哦,餐館里隨手順的,可以幫助提神醒腦!标惡齐S口給自己編了個理由,正如嚴洛一所說他確實不愛甜食,而這些糖其實是為了防止嚴洛一犯病才特意備著的,只不過這種小事在他看來還沒到要掛在嘴邊說的程度,萬一被說成自作多情豈不更加尷尬。

            嚴洛一淺淺揚起嘴角,“是嗎,我還以為你是為我準備的,差點都感動了!

            陳浩:“……”靠,我丫就是個傻叉。

            半晌,嚴洛一從胸口沉沉地吐出一口濁氣,“你追出來是不是怕我去找邢天?”陳浩沒有作答,因為答案顯然是心照不宣的。

            嚴洛一笑了笑,苦澀中帶著一絲自嘲,“沒錯,我是想去找他,看看他會以什么樣姿態來面對我這個失敗者,是繼續拿我當白癡耍呢,還是直接把我一腳踢開?……呵,我猜他多半會選擇前者,生意人嘛,誰會拒絕只賺不賠的買賣,你說是吧?”

            陳浩依然保持著沉默做一個安靜的聆聽者,雖然他聽得出嚴洛一話里攙著濃濃的苦味兒,但也總比讓他一個人苦在肚子里強。

            “以前總覺得偶像劇里演的那些劇情很假,里面的男主霸總不僅有顏有錢有智商,上的了廳堂下的了廚房,還能做到潔身自好情感專一除了女主不近一切女色,我當時就納悶了,你說這都什么年代了,像這種假到離譜人設怎么會有人信呢,這不誤導無知少女嗎?”嚴洛一跟著哈哈大笑了起來,抬手搭在陳浩的肩膀上邊笑邊道:“但是你瞧我現在的樣子,不就活脫脫一個無知少女嘛,?哈哈……”

            陳浩望著嚴洛一這張笑中含淚的臉目光中透著憐憫,如果換成別人他可能早就來上一句“你丫活該!”但是面對嚴洛一他卻罵不出口,因為他不忍心。

            “行了,知道自嘲說明腦子還算清醒!彼鴩缆逡坏哪X袋摸了一把,待他發泄了一通后再適時地岔開話題,“言歸正傳,王一鳴出事的地方正好在我們轄區,現在人一死整件事的性質就變得非常嚴重,所以我們必須得查個水落石出,否則文正道那邊也不會善罷甘休的!

            嚴洛一在陳浩的引導下將思緒移到了正軌,的確,現在不是他自怨自艾的時候,當務之急應該是盡快找出害死王一鳴的兇手,哪怕那個人就是邢天也得要有證據證明才行。

            “在你來之前我已經向老路報備過了,并派了吳凱杰他們去調查事發附近的監控,但麻煩的是王一鳴被找到的地方不在監控范圍內,所以現在只能動用人力搜尋!

            嚴洛一聞言立馬從地上站了起來,著急忙慌道:“你怎么不早說啊,那我們還坐在這兒浪費時間干嘛,趕緊走!”

            陳浩仰頭看著嚴洛一發怔,這小子怎么突然就從“無知少女”變成“黑貓警長”了,說變身就變身,要不要轉得那么快啊喂。

            “得,又是我自作多情了唄!标惡苾墒忠粩偢玖似饋,頭發一捋下巴一揚,“那走吧,領導!

            “……”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