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第八章 罪愛(三十七)
        作者:一個懶人      更新:2023-01-08 20:51      字數:3100
            37

            傍晚時分,存香園。

            許昭將季節送到宅邸后被熱情地留下來吃了頓晚飯,雖然他內心是拒絕的,但礙于情面還是勉強自己陪著笑臉坐到了餐桌上,季節今天的心情不錯,還特地為他開了一瓶92年的波爾多紅酒。對于好酒許昭自然是來者不拒的,隨著幼滑醇香的口感慢慢在口腔中綻放,疲憊的身心似乎在這一刻得到了短暫的放松。

            兩人正吃到一半時季節的助手突然跑來在季節耳邊小聲說了點什么,只見季節臉色微微一沉,然后起身離開了椅子。

            許昭原以為這頓飯多半會提早結束,可沒過多久季節就跟沒事兒人似的回到了座位上,心情似乎并沒有受到突發事件的影響,神色如常道:“不好意思啊,處理點小麻煩!

            “麻煩?需要我幫忙嗎?”許昭隨口一問,其實也不過就是客套一下,因為以他對季節的了解一般不主動開口的事兒基本沒他插手的必要,而季節的回答也如他所料,“不需要,一只臭水溝的老鼠而已,動動手指就能解決!闭f著拿起酒杯優雅地抿了口紅酒,他不想在餐桌上討論那些令人倒胃口的東西,于是便繼續他們剛才沒說完的話題,“對了,咱們剛剛聊到哪了?”

            許昭微微一怔,雖然他并不知道季節口中所指的老鼠是誰,但他卻很清楚惹毛這個瘋子的下場是什么,他也不是多管閑事的人,與己無關的事還是少打聽為妙。

            把老骨頭估計也撐不了幾年,等他一倒你覺得他那個廢物弟弟會是楊定邦的對手嗎?”

            季節看著許昭意味深長地笑了笑,“看來你對他的期望好像很高啊,怎么?想再多找個靠山?”

            許昭敏銳地從季節的笑容里嗅到一絲猜忌的味道,且不論這話是有心還是無意,小心著回答總是對的,“你想多了,我只是純粹欣賞有能力的人,當然,這其中也包括你!痹S昭的話雖然只有前面一半是真的,但好話又有誰會不愛聽呢,老謀深算的于明偉是如此,更何況年輕氣盛的季節。

            “哈,我就開個玩笑,就算你看得上楊定邦,人家楊定邦還不一定看得上你呢!

            “呵,說的也是!

            許昭對季節這種揶揄的話早就聽習慣了,并一如既往地一笑置之,但所謂的“置之”到底是消失還是沉積,答案就只有許昭自己心里才最清楚。

            “有件事我挺好奇的,你怎么就能確定邢天會相信嚴洛一就是殺人兇手呢?”許昭有意將話題轉移到了季節身上,他怕再聊下去杯子里的紅酒都不香了。

            “信又怎樣,不信又怎樣?重要的是我玩得高興,等游戲結束之后他也就沒有存在的價值了,到那時我自然會送他去他該去的地方,讓他永遠的……消失!

            “你這么做不怕邢天知道后恨你一輩子嗎?”

            季節手里的刀叉一頓,抬眼望向許昭,雙眸里閃著冰冷且詭異的光芒,淺笑著說道:“沒有刻苦銘心的愛,那就給他刻苦銘心的恨,總好過他心里沒我,你說是吧?”

            “……”許昭無言以對,畢竟這種扭曲的愛情觀不是他這樣一個正常人能理解的,但這并不是重點,重點是他想要知道季節和邢天之間是否會存在對立的一天,古話說得好,良禽擇木而棲,為了自己的前途著想,也該是做出正確選擇的時候了。

            “季總,沒有你就沒有今天的我,有了今天的我必然會有明天的你,我定會竭盡所能為您效力,助您達成一切心愿!

            季節聽了許昭這番效忠之言立馬眉開眼笑,當即舉起手里的高腳杯開懷道:“說的好,來!為了我們都能有如愿以償的一天!

            許昭也隨之微笑舉杯,兩人異口同聲:“Cheers!”

            ……

            當晚,嚴洛一在陳浩的循循善誘下終于答應暫時在陳浩家暫住幾天,其實按照他原本的想法是打算去睡橋底的,他不想給陳浩再多添一條窩藏嫌犯的罪名,兩人為此在車上爭了半天,最后架不住陳浩要和他一起睡橋底的執拗勁兒,嚴洛一也只好跟著他一起回家。

            誰知到家后兩人又因為睡床還是睡沙發的事情爭了起來,這回倒是給嚴洛一爭贏了,因為陳浩要是不答應他睡沙發那他就去躺地板,逼得陳浩不得不妥協。

            第二天早上,嚴洛一一覺醒來發現自己還是睡到了床上,不用想也知道是陳浩趁著他睡著的時候偷偷將自己抱上了床,可能是昨天一天忙活下來太累了,剛往沙發上一躺就睡成了頭死豬,任人拿捏還渾然不知。

            嚴洛一坐在床上默默為自己的失敗嘆了口氣,唉,罷了,大不了多做點家務還人情債吧。

            從臥室出來后嚴洛一并沒有看到陳浩的身影,只看到了沙發上凌亂的被褥,還有放在客廳餐桌上的一部舊手機和一張紙條,“冰箱里有速凍餃子,我不在家時盡量不要出門,有事發短信,在我回來之前屋里的窗簾不要拉開,不要開燈,不要應門,不要與除我之外的人聯系,切記!

            嚴洛一的臉上不禁露出苦笑,若不是此刻身臨其境,恐怕他做夢都想不到自己竟然也會有見不得人的一天,真真體驗了一把在逃犯的感覺,該說不說,這感覺還挺憋屈的。

            嚴洛一看了看墻上的時鐘,早上八點半,好在白天也不需要開燈,在簡單的洗漱完后便打開冰箱里取出了速凍餃子,先把肚子填飽再說。

            吃完早飯嚴洛一便開始了一天的家務勞作,將陳浩家從里到外每一處肉眼可見的地方都清掃了一遍,細到連油煙機里的陳年老油漬都擦得一干二凈。一開始他還天真的以為陳浩家不大,清理起來應該不用費太多力氣,但事實是他遠低估了一個常年單身糙漢的邋遢程度,這一掃直接從上午掃到了太陽落山,把他累得那叫一個夠嗆,原先吃進肚里的一大碗餃子也全都給耗沒了。

            嚴洛一餓得肚子咕咕叫,于是他再次走向冰箱準備給自己整點吃的,卻不料打開冰箱一看里竟然是空的!當下一整個傻眼,靠!什么冰箱里有速凍餃子,明明是冰箱里只有速凍餃子!

            看著冰箱里僅存的兩罐啤酒嚴洛一感到懊惱不已,要怪也只能怪自己早上在冰箱里拿水餃的時候沒想著多瞅一眼,這下可好,不但把一天的口糧吃了,還傻乎乎地耗費那么多體力。

            咕嚕咕!亲佑纸辛,嚴洛一一咬牙索性拿了罐啤酒出來,不是說啤酒是“液體面包”嗎,那就先當面包用著唄。

            隨后嚴洛一趕緊給陳浩發短信提醒他帶點吃的回來,眼下這種處境他也不好意思多要求什么,只要是能果腹的他吃啥都行。

            “我可能要稍微晚點回來,回來給你帶燒烤!标惡频幕貜土顕缆逡活D時兩眼放光,哈喇子都差點流下來,果然這世上沒有什么煩惱是美食不能解決的,一頓不行那就兩頓。

            一想到晚上有燒烤吃嚴洛一整個人都精神了,原本郁悶的心情也好像變得不那么郁悶,就是這等待的過程會有點難熬。

            喝下一罐啤酒后由于酒精的副作用導致嚴洛一躺在沙發上迷迷糊糊地睡著了,醒來后發現房間里黑壓壓的,抬眼一看已經是晚上十點了。

            “怎么這么晚還沒回來?”嚴洛一心想,出于關心他給陳浩發了條短信問他什么時候回來,消息剛發出去他的手機就響了,是陳浩打來的。

            “喂,你在哪兒?”嚴洛一的語氣中帶著些許焦急。

            “呵,你的狗鼻子還真靈啊,樓下都能聞得到,別急,再過兩分鐘你就能吃到你的燒烤了!

            嚴洛一心頭一喜,興沖沖地走到窗邊微微撩起窗簾向樓下張望,正好看到陳浩手里提著一袋食物往樓里走,內心不禁雀躍:它來了它來了,我的燒烤終于來了!

            可是五分鐘過去了,也就四層樓的高度嚴洛一卻遲遲未見陳浩開門的動靜,他隱約覺得有些不對勁,就在他想著要不要出去看一眼的時候門外發出了響動,他聽見鑰匙開門的聲音。

            回來了!嚴洛一快步走到門口,滿懷期待地等著開門迎接美食的激動時刻。

            “怎么這么慢?你……”嚴洛一瞬間噤聲,他的笑容僵在臉上,眼里閃爍著驚恐的光芒,因為他知道站在眼前的人根本就不是陳浩!

            男人身著工裝,鴨舌帽擋住了他半張臉,趁著嚴洛一驚恐之余迅速將手中的電擊槍扎在了他身上。

            “唔……”嚴洛一發出一聲悶哼便立刻倒地不起,身體無法控制地抽搐著。

            男人勾起嘴角,蹲下身子湊到嚴洛一面前,從微張的唇瓣中發出陰沉的低語,“你果然在這里!

            昏暗的燈光下嚴洛一看不清男人的臉,他極力想呼救可喉嚨里卻發不出聲音,就好像被一只隱形的手掐住了脖子。

            一股刺鼻的氣味躥進了他的鼻腔,意識開始變得模糊,他用盡最后一絲力氣伸手去抓男人的帽子,即便是死也要在閉眼前知道害他的人是誰。

            然而就在帽檐落下的那一刻,他眼前的卻只有黑暗……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