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治水(二)山洪
        作者:浮世樹      更新:2023-01-04 20:27      字數:3843
            二 山洪

            這座臨時加以修繕的廟宇極小,只容崇吾和景素居住。近侍和戍衛都在外面搭建了帳篷,拱衛四周。景素獨自住在這里未免害怕,穿了內侍的衣服和衣而眠。她睡的也輕,聽到已衰朽的木門嘎吱嘎吱的響動,不由一個激靈坐起來,一聲不吭的望著門口,見有近侍提著燈,照見崇吾高大身影立于燈影之中,便忙迎上去,相對而立,四目相望,竟有恍如隔世之感。

            近侍放下燈,闔門而去。景素上前打量起崇吾,燈不甚明,卻也能見他瘦了不少,且滿臉疲憊,目含倦意。景素再忍不住緊緊抱住了崇吾的腰。

            “殿下受苦了!

            崇吾輕輕揉著她的頭發:“比起漢州百姓來說,這不算什么!

            景素一陣哽咽,半日不言,又想起什么來,將崇吾拉至臨時搭建的板床上:“殿下多少天沒睡好了,快睡一覺!

            崇吾連日來同漢州知州、薄銘等人一起商討如何善后賑災以及修筑防洪工事,還要時時督察各處情況,又要協調駐軍以及賑災物資等問題,幾乎不眠不休,困了便在戍衛搭好的帳篷中小睡一會,一時有了事便立即起來。而飲食,由于崇吾的特別交待,便與漢州官民一樣吃極粗劣的野菜團子及稀飯。崇吾在皇子中不算嬌慣的,也曾帶兵平邊,平日亦勤勉,但也從來沒有吃過這種苦。此時疲憊已極,一躺下便沉沉睡去,不久就聽見鼾聲。景素坐在床沿上,看著他睡了,心里踏實極了。

            雖然如此疲憊,臉上骨骼因飲食不周、休息不足、費心勞力而格外分明,但景素仍覺得他的睡容還是那樣一個美男子的樣子。她忽想起她第一次見到他睡容時還是在北苑。他喝醉了,因為秦樞的事情,窩著一團心火,便借著酒,指著她的鼻子找茬,斥責了一番。最后她扶著踉踉蹌蹌的他到書房后面的起居室休息。他睡著了,并不因剛發了酒瘋而顯出丑態,仍是俊朗的樣子。是不是那時候他就悄悄地住進了她心里?還是更早以前,他在肩輿上從宮巷中穿過時眉頭深鎖的樣子,令她留了心。然而也不能這樣說,她那時佇立在宮巷中,都不能抬頭正眼看他。匆匆一瞥,大約留意的只是:奇怪,一個萬人之上的皇太子為何會如此憂愁?

            她浮想聯翩,又念及崇吾也曾有年少癡狂之時,因為秦樞在囚禁中割腕便不吃不喝、一心求死的事情,心里便一疼,又是一暖。如今的崇吾,便愛一個人,大約也不會那樣輕率妄為,他以天下為己任、任重道遠,怎可輕易毀傷自己。

            夏末秋初的風,因是在山前坡地上,總是涌動不休。景素聽著這風聲,心里一陣難言的不安。

            崇吾只睡了一個時辰,門外便傳來腳步聲,隨后是拍門聲以及王中達的聲音:“殿下,薄郎中和漢州知州求見!本八刂缓猛菩蚜顺缥,又給自己帶上內侍冠帽便去開門。

            王中達引著漢州知州和薄銘進來時,崇吾已經坐在床沿上了。待行了禮,小內侍端過一盆水,景素便做內侍的樣子,上前屈一膝,用巾帕沾了溫水、擰干,為崇吾擦了臉,崇吾這才清醒過來。

            漢州知州便回說:“朝廷的賑災款與物資已到城外,等待驗查,若無事便可入城!

            崇吾點點頭:“城內的積水排得如何?”

            漢州知州帶著喜色道:“除水勢特別低洼之處外,大都排干凈了,明日便可叫百姓分批陸續回城了!

            崇吾道:“我這里有兵部符契,一會兒去漢州營再調軍士。明日百姓進城,更要加強防備,以免引發各種爭執、沖突,導致意外變故!

            漢州知州忙答應著。此時百姓顛沛流離,失去家園、親人,一肚子悲傷怨氣,如今必然爭著返回家園,這其間發生爭搶、斗毆、民變的可能性還是有的。

            薄銘卻道:“賑災物資可以先不進城,直接由士兵們派發到各處災民那即可。至于款項,最好也先派士兵嚴加看管,先不入城!

            崇吾與漢州知州都不由看向薄銘,卻聽薄銘道:“此時水患已過,城內積水也已排清。但臣總覺得天有不測風云,若再降雨也不好說!

            崇吾目視薄銘:“有這種可能嗎?”

            薄銘回道:“有。雨雖漸漸漸止了,但天始終沒放晴,今年的天氣不尋常,以防萬一,百姓那邊也暫時不許回程!

            漢州知州拍著手,急得青筋暴露:“百姓早就盼著返回家園了,如今城內積水排空,卻不讓回去,那他們還不紅了眼!

            薄銘說:“那也得攔住他們!

            “薄郎中只在天子腳下,沒見過我們這地界的百姓,是好惹的?”

            “那萬一進城后再降大雨,再次死傷人命,百姓就好惹了?”薄銘據理力爭。

            “那你能確定天就會降大雨?萬一不降雨,百姓便以為被耍了,到那時還請薄郎中出來跟百姓——不,那時候該叫亂民了——來解釋。他們聽你的?”

            “我不確定!北°憮u搖頭:“但我以為必須防止萬一,治水賑災都應未雨綢繆!

            “未雨綢繆?先前我們漢州多少次提請朝廷撥款、修工事,都被擱置,怎么綢繆?我們不像你們這些京官,動動嘴即可。出了事,你們工部來了幾個人?”

            薄銘也有些惱,但終于隱忍:“朝廷有難處,如今我們可不可以就事論事?”

            漢州知州卻不肯罷休:“我不是對薄郎中有看法,薄郎中在此日夜與我漢州民共休戚,我也看得見。但作為工部,你們就是沒有在朝廷上據理力爭,才導致今日之禍!

            “那請知州大人自去京中鳴冤去吧,何苦在這里為難我一個說了不算的!北°戨m然修養好,但也不過是個二十幾歲的年輕人,到底沒沉住氣。

            “吵夠了嗎?還要不要去查驗物資?還要不要去漢州營調人?”崇吾看了兩人半天,才目視漢州知州:“請知州明天一定要想辦法阻止百姓進城!

            見太子已經發話,漢州知州沉默了一會,終于道:“臣想辦法!

            崇吾知道,若中途制止他們吵,這些人怨氣郁結,心懷不滿;若要叫他們吵下去,又沒頭。尤其是漢州知州,他宵衣旰食、不宜余力的抗水患,又兼親人也有在這場洪水中罹難的。如今疲憊心痛,自然這氣剛好撒在薄銘頭上。而薄銘親請來漢州,且之前就為漢州提前布置防汛工事,只是因各方掣肘不得施展。他人微言輕,此時白受冤枉,卻也委屈。兩個人各有各的苦衷和理由,但無論如何,在暫時阻止百姓進城這件事上,薄銘是對的。

            “薄郎中是否還有別的事?”崇吾明察秋毫,不因二人爭吵而分神。見薄銘同時來了,必有正事匯報。

            薄銘倒是很快便恢復了常態,回道:“臣已經將江漢州城內城外打探了個遍,已作出新的防洪方案。因漢州防洪壩年久失修,已被洪水沖毀,必須重新修建。應沿漢川乃至浦江、平江等,按地勢不同,設堤壩。高處可低,低處則必須高筑壩。上游水域寬廣處的水閘也應在重新整修。另外,若想漢川以后即便突遭暴雨也不決堤,應依地勢挖內堤河。以前的泄洪河并無牢固的堤壩,也不夠寬,如果再開挖必須依照地勢重新設計寬度和深度。甚至有些地勢復雜、河道糾結之處應另挖支河,確保一旦上流攔不住洪水,也能把洪水引到遠離人群居住之處。另外水則碑過于簡陋,應該重新定規格,加以修繕。并且平時的記錄不夠謹細,臣已設好新的紀錄標準!

            他一面說,一面將文書呈上,王中達便接過來,轉交到崇吾手里。崇吾大致一看說:“那我們分頭行事,請知州去檢驗物資,另外,一定要派人看好款銀。我去調集人手,薄郎中同我一道,我們邊走邊說防洪工事的細節!

            漢州知州領命而去,薄銘抬頭看了看這廟宇,忽然說:“來的時候,臣觀察了一下,此處地勢雖高,洪水不會淹沒。然而一旦山洪暴發,此處并不安全,請殿下盡快轉移住處!

            崇吾環視四周,對王中達說:“好在雨停了,然而以防萬一,天一亮就先離開這里。到時再另覓地方住!

            又叫人召進來韓從云:“韓左衛就帶幾個人留在這里,保護好這里的人!闭f著他格外向穿著內侍服飾的景素看了一眼。

            韓從云早知道景素隨同而來,又見崇吾目示于她,自然明白是叫他留下來保護景素,于是道:“臣的職責是保護殿下,至于其他人都在其次,臣另派幾個精干的人留下吧!

            崇吾急著要去軍營調集人手來維持明日秩序,不能再耽擱,便同意了韓從云的看法。待他調配好人手,便立即同薄銘等人往漢州營方向馳去。漢州營的人見了符契,又是皇太子親臨,立即撥人,隨崇吾出發。

            天還沒亮,漢州城在即,天果然下起雨來,起先不過微雨,誰知不過一會兒就成瓢潑大雨。崇吾急帶人向災民處進發。忽想起一事,回顧韓從云說:“韓左衛,你快派幾個人回去,叫他們速速撤離!

            韓從云一聽,忙派了兩個人,乘快馬回駐蹕處。又寬慰崇吾:“殿下放心,臨行前,我已經交代留守戍衛,一見大雨立即撤走!

            崇吾點點頭,便又冒雨率眾與之前巡城指揮使合并,并由指揮使將人合在一處重新調配,以防有亂。到底保證了分發賑災物資及百姓居處的秩序和安全。

            雖大雨猶下,但一切順利,忙了半日的崇吾才在帳中稍事休息。正喝著熱茶,忽見身披雨衣,一身水淋淋的韓從云走上前來逡巡半日,便問:“有什么事?”

            韓從云遲疑半晌,仍是欲言又止,最后卻一言不發地跪了下來。崇吾心里莫名地咯噔一下子,茶碗便拿不住,啪的一聲碎到地上:“是不是她出事了?”

            韓從云重重地點點頭。

            崇吾只覺眼前無物、耳中有風,心中只剩下一片空白:“什么時候的事?”

            韓從雨的聲音被一陣雨聲嘩過,在崇吾聽來,仿佛是天外之音:“臣派那兩個人快馬加鞭,終于在天亮時候趕到了那里,可是顯然山雨比這里要大的多,急得多,引發了洪水。那里早就什么都沒有了。連那破廟帳篷都沖了個干干凈凈!

            “你為什么不早告訴我?”

            “殿下有正事要忙,我怕……”

            “正事?”崇吾面無表情,冷靜的出奇:“她就不是正事了?怪不得我叫你留在那里,你不留。你們都沒拿她當回事!

            寒韓從云一時語塞,但終于還是硬氣倔強地說:“殿下,兒女私事再大,也不及一城百姓事大!

            崇吾點點頭,說了聲“很好”,忽然一躍而起,嘶吼一聲:“韓從云,她要真死了,我也叫你嘗嘗失去兒女私情的滋味,我誅你九族!

            還沒等韓從云回過味兒來,人已沖出帳篷,跨上一匹馬,便向廟宇方向飛馳而去。韓從云跳起來,立即上馬,邊追邊召集人馬:“攔住殿下!”

            此時其他披甲的戍衛以及穿著普通百姓便服,散在暗處的戍衛當即上馬急追。

            大雨滂沱中,韓從云從未有過的心慌。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