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45.廢人
        作者:瑞雪年      更新:2022-03-23 16:52      字數:2042
            又到了吃飯時間,張鳳端著餐盤往徐天啟的病房去。陳俊照舊守在門口,他已經好多天都沒睡好覺了,黑眼圈重的跟小浣熊一樣。

            當年能夠連上八節數學課的身體,到如今也開始虛了。陳俊不得不泡些草藥調理身體,可一想到天啟這個樣子,他連藥碗都摔了。

            “誰!”陳俊突然驚醒,看向張鳳走來的方向。

            “陳老師,是我!睆堷P已經習慣了,陳老師現在神經異常敏感,突然走過來一只螞蟻都得跳起來。

            看到是張鳳,陳俊放松了下來,整個人靠在墻上,手里還攥著一支筆。

            張鳳走進房間里,就見天啟仍舊躺在床上,對著習題冊發呆。要是換作以前,這本東西肯定活不過一小時。

            天啟勉強握住筆,可隨后又放下了,他實在是下不去手。

            “天啟,你好些了嗎?”張鳳問道。

            “我,我是真沒用,現在一看到題就……”天啟一發狠扔下了習題冊。

            “先吃飯吧,別什么題不題的了,你好就好!闭f到這里,張鳳突然愣住,臉頰一紅。

            天啟也臉紅了,這些日子都是張鳳在照顧他,就算剛才的話不說,兩個人也都有感情了。

            “我多希望,這都是假的,這要是假的該多好,我可以和我爸一起,日子苦點也認了!碧靻⒌难劬駶櫫,他的思維好混亂,拼命拍打自己的額頭。

            張鳳的一只玉手抓住了天啟的手腕,就這么看著他。天啟的呼吸變得急促,他對很多事情一竅不通,平時除了讀書真沒別的興趣愛好,兩個人互相看著對方,誰也不知道下一步該怎么辦。

            “放開我老妹兒!”張龍的怒吼聲打斷了這對可能成為鴛鴦的男女。等張龍看到居然是妹妹抓著天啟的手腕子,氣得差點吐血,“小子!你居然讓我妹主動,你妹的!”

            “這是你妹啊!碧靻傁胍忉,被張鳳按住了嘴,心說你要解釋準得吵起來。

            “哥,你怎么能突然闖進來?不知道天啟需要休息嗎?”張鳳問道。

            “我那是為了他嗎,是為了你,不記得當初咱爸說過什么了嗎?”

            聽到這話,張鳳的血都凝固了,她閉著眼睛,微微點了點頭,甚至都看不出來點了頭。

            “記,記得!睆堷P結巴著答道。

            “所以,別再來看這個殘廢了,好好學習,備考秀才吧!睆堼埖难廴σ布t了,沒再多說什么,立到了門外去。

            “張鳳,你……”天啟突然想起來了,張龍兄妹倆的家境不是很好,如果說張鳳考不上秀才的話,家里人就會讓她嫁人去,不讓她再讀書了。

            “我沒事,你繼續休息吧!睆堷P擦了擦眼角。

            “我!碧靻堉,他多么想幫助張鳳,可現在的自己一看到考卷就頭暈,這可怎么……對了!天啟猛地從床上跳了起來,“我可以教你們解題方法啊!

            “你有什么好方法?”張鳳眼神一亮。

            “很簡單,像有些題目如果你做不出來的話,多看看就想明白了!碧靻⒄f話很輕松,絲毫沒看到張鳳那張陰沉的臉,一摔門就離開了。

            天啟也不曉得自己哪里說錯了,從小到大他幾乎都是這么做題的,不會的題多看看不就會做了?想著想著,天啟又看向了摔在地上的練習冊,嘆了口氣。他現在連題都寫不了,說這些還有什么用?

            ………………

            文征明拼命扯著鎖鏈,看向周圍一地的碎紙,呵斥道:“要么就殺了我!別用這種東西玷污我!”

            完了,這人廢了。所有老師都搖頭,多好的學生竟然……夏校長推開那些就像動物園游客一樣的老師學生,獨自向文征明走去。

            “校長!危險!”

            “我都活了這么一大把年紀了,還有什么好怕的!毕男iL靠近正在發瘋的文征明,文征明并不愿讓他接近,發出了駭人的嚎叫。夏校長看向地上的一張試卷,這是唯一一張比較完整的試卷,心里瞬間一亮,笑道:“你果然沒有變吶,文征明!

            “閉嘴!我恨你們!我恨你們!”文征明扯著沙啞的嗓子又喊了一遍。

            “你可以恨我,這事兒我也有錯!毕男iL拿起了地上的那張考卷,正是當年文征明考了全校第二的那一張,“文征明,你考得很不錯!

            “有什么用呢?呵呵,你們不都要第一嗎?你們去要那個瘋子吧,讓那個瘋子來啊!蔽恼髅鞔蠼兄,夏校長并沒有躲開,而是任憑他吼著自己。

            “我知道,我現在說什么都晚了!毕男iL拿出了一封推薦書,“那次我剛準備好這個,你就離家出走了!

            文征明看見了,明明白白地看見了,泛黃的紙張上面確實是自己的名字,夏校長推薦自己離開廢柴市的學校!“你,你這混蛋!”文征明哭得更加傷心了,“你在騙我!你騙我!為什么要現在拿出來!為什么……”文征明的眼淚已經流盡,取而代之的是汩汩鮮血,他的眼睛已經模糊,聽力也開始衰減,思緒回歸當年,那個他無法忍受的時刻。完了,全都完了,我注定離不開廢柴市了。

            文征明突然從垃圾堆里醒了過來,就發現三個人站在他的面前!拔!沒考好吧!逼渲幸粋說道。

            “是,是的!蔽恼髅鞔鸬。

            “哼哼,這都是考特勒的錯,他的制度本身就有問題,考試根本無法決定一個人的意義!來吧朋友,加入我們蒙昧黨吧!

            “蒙昧黨~”文征明立刻想起了所有人對他的諄諄教誨,你可千萬別信蒙昧黨,他們會把你拖入深淵,你要是敢和蒙昧黨的人說話,我們斷絕父子關系!昂冒!”文征明叫了出來,“既然他們不要我,我還聽他們的干什么,我要加入蒙昧黨!”

            “爽快,來,哥哥我帶你走!比藬v扶著文征明,去到了后山當中,經過了一系列儀式之后,文征明也終于成為了蒙昧黨的一員。他放棄了去懷疑自己做的究竟對不對,因為那樣只會讓自己后悔。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