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46.偷襲(上)
        作者:瑞雪年      更新:2022-06-29 20:44      字數:2233
            徐天啟看向門口的陳老師,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筆,如果往自己脖子一捅,或者插進自己的心臟,一切就都結束了。天啟的手不停顫抖著,不知該不該結束自己的生命。天啟啊,你現在還能干什么?考試考不了,只能跟著蒙昧黨去把考特勒干掉了。對,就這么辦。天啟看向窗戶,當初他是從窗戶離開的,現在再離開一次有何不可?天啟剛往窗邊走,就見外面有幾個黑影,還沒看清究竟是誰,一個黑影從天而降,突然踢碎自己面前的窗戶撲了進來。

            “別動!”黑影喊道。

            怎么可能不動,天啟看到那黑影手里握著一支槍。被響動驚醒的陳俊沖了進來,一看來人拿著槍,便立刻跳到天啟的面前。那人可不愿場面失控,對著陳俊便開槍了!爱敭敭敗睅茁,子彈竟像打在鋼板上一樣,還真是鋼板。陳俊為了提防考衛軍來抓捕天啟,自己身上可是真綁著鋼板的,再加上他的才氣護體,普通槍支根本傷不了他。天啟完全處于嚇蒙的狀態,被陳俊護著退出了房間。

            “可惡!”那人拿出對講機說道:“報告隊長,1號突入成功,可惜沒抓到人質!

            “既然這樣就不用抓人質了,確保把那個叛徒干掉,其他人等事后一塊兒處理了!睂χv機里的話語冷冰冰的,沒有絲毫人性,仿佛在下達“立正、左轉”這樣的命令。

            “是!”很快整個學校都熱鬧了起來,校門被攻破,可憐的保安還沒反應過來就被炸死。槍聲不斷,多少學生老師倒在血泊之中。

            一個老師一瘸一拐地跑到校長那里,此時的校長仍舊在文征明的身旁,看著文征明正抹著自己眼角的鮮血,嘴里喃喃道:“老師,我想考試,我想考試……”

            “會有機會的,會有機會的!毙iL安慰著他。

            “不好了校長,有人打進來了!崩蠋熀暗。

            “什么,是考衛軍嗎?”夏校長站了起來,連拐杖都不要了。

            “不,不知道啊,他們也沒說自己是誰,就這么打進來了!崩蠋煷鸬。

            “抄家伙!”夏校長一聲令下,老師立刻把門給關上了,點開一旁的火警鈴,這也可以當警報鈴用。所有老師學生在聽到這個鈴聲之后,立刻進入了室內。老師砸開消防用具,將高壓水槍準備就緒。張龍趙虎更絕,每人都提著一把消防斧。女生們在老師的帶領下朝地下室去,這個地下室是戰時建筑,里面有豐富的儲備足以支撐全校一個月需要。

            “哥哥!”張鳳拿著一支標槍想留下來幫忙!澳銊e待在這兒,趕緊去避難吧!睆堼堈f道。

            “我不,他們膽敢來襲擊學校,我就要他們好看,再說……我可不想嫁給誰家那個傻兒子!

            “你想嫁給徐天啟是嘛?”張龍苦笑一聲,“當心!”張龍突然朝著張鳳的背后扔了一個鉛球,正砸倒了一個過來偷襲他們的黑影。

            “哥哥當心!”張鳳朝著自己哥哥身后投去了標槍,正刺穿了一個黑影。大家都是學生,可長年累月的備戰狀態,早已讓他們學會了戰斗。廢柴市可是犯罪與蒙昧黨鬧事的高發區,既然國家沒有辦法徹底解決這里的問題,那就只好讓當地人自己來解決這個問題了。當然啦,學校的自我防衛力量是有限的,這次爆炸已經驚動了地方警察,他們正在趕來協助。

            陳俊拖著天啟,一邊走還得一邊留意不知哪里來的子彈?呻S后不久,陳俊就發現并不是所有殺手都帶著槍,好多人拿著的是冷兵器,這就好辦多了。陳俊把天啟帶進了教室,抓起兩塊大三角板,一個直角三角形,一個等腰三角形,這倆他使著順手。兩人一起躲在了講臺下面。

            很快教室的門就被踢開了,進來一個拿槍的和一個拿刀的,他們倆打開燈朝四周看了看,發現沒人便離開了。陳俊和天啟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兒,他們哪里經歷過這樣的事情,在學校好好地,突然沖進來這種人!瓣惱蠋,他們是誰?”天啟問道。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考衛軍吧!标惪〕T口張望了一下,突然一顆子彈就打了過來,擦過陳俊的額頭就打在了地磚上,額頭瞬間流血了。

            “哈哈哈,我就說里面有人吧!币宦暘b獰的大笑后,剛才離開的倆人又跳了進來,“出來吧,我們可是優待俘虜的喲!

            “我能問一下嘛,你們到底是誰?”陳俊用衣服擦了下額頭的血。

            “哼哼,說出我名,嚇你一跳。老子是蒙昧黨的小隊長不成才!蹦侨舜笮Φ。

            “原來是蒙昧黨~”天啟反應了過來,突然說道:“別誤會了兄弟,我也是蒙昧黨人!

            “哦,你也是蒙昧黨?”那個叫不成才的人問道。

            “是,我也是蒙昧黨人,我叫徐天啟!碧靻⒋鸬。

            “徐天啟?”不成才露出疑惑的神情,“我怎么沒聽說過你?”

            “我是才加入的,是文征明,文隊長帶我加入的!

            “你見過文征明!他在哪兒?”不成才問道。

            “他在學校里啊!碧靻⒋鸬。

            “廢話,他具體在哪兒?”不成才喝問。

            天啟剛要說不知道,被陳俊按住了嘴,“我說,你們是來找文征明的吧,要來救他是嘛?”

            “哈哈哈,他是蒙昧黨的叛徒,我們是奉命來殺他的!

            “哈?”天啟的頭上多出了好多問號,文征明怎么可能是叛徒,可是他介紹自己加入蒙昧黨的呀。

            “你們要說出文征明在哪兒,我們可以考慮放過你們!辈怀刹藕俸傩Φ。

            “槍在你手上,你說什么是什么唄,我們憑什么信你?”陳俊問道。

            “你都知道槍在我手上了,還由得你信不信嗎?”

            “巧了,我也有把槍!标惪⊥蝗灰粨]自己的直角三角板,直接砸去了不成才手里的槍,緊跟著閃出身子,兩腳踏地,一招考場踐踏震開了后頭那個拿刀的人,手起尺落,砸得那人眼冒金星,估計腦子里只剩下勾股定理了。

            不成才趕緊要撿起槍來,天啟搶先一步,把槍抓在手里,“別動!”不成才舉起雙手靠在墻上,說道:“大哥,嘿嘿,我這多有得罪,您請見諒,見諒,哈哈哈!

            “你~”天啟沒用過槍,兩手不停顫抖。

            不成才瞅準時機,突然一揮手,“走你!”一包白色粉末拋出,正打在天啟的臉上。

            “!”天啟一聲尖叫,手里的槍也走火了,正擦傷了不成才的右手臂,不成才咬著牙,打開教授的窗戶跳了下去。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