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第64章: 郎為誰哭泣?[下]
        作者:sampatin      更新:2022-08-13 21:27      字數:3096
        第64章 [下]

        郎為誰哭泣?

        我試著轉向另一個方向,苦於的是,他被令人印象深刻搶眼的外表所吸,她梳著飄逸的長發,化了妝比平時更濃重,穿著一條長到大腿的粉色絲絨喇叭裙,和平時不一樣,今天,她穿黑色緊身衣遮住了伸到腋窩的白腿。時尚的衣服,但不像過去那樣大膽地揭示,準每個句子根據說的話:

        “我不想被任何家伙照射,除了某人!”

        恐怖的是她穿著一件云豹皮大衣。撒所有的子彈… 我仍然半醒半夢,所以現在看起來丫頭… 有點像一頭母獅。我嚇了一跳,坐起來喊出來:

        - 獅子從畜圈逃脫!

        丫頭睜大眼睛盯著我,張了張嘴愣了一下,然后意識到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遮羞,獅子抬起嘴撲向我,不猶豫觸碰身體,連續掐捏。我總是受到攪擾立刻生氣了。兩個人在床上摔跤,滾來滾去,跌倒在房間的地板上,我和她還在折磨對方,我弄亂她的頭發,張開嘴說而口水噴出來:

        - 這個瘋丫頭,你永遠困擾著我?你在夢中困擾我是想要什么?

        潑辣的血沸,十根手指捏著我的耳朵,抓著我的臉頰,把我的嘴往兩邊拉,喊道:

        - 夢與夢什么鬼?不要對我打退堂鼓!你敢取笑我是獅子從畜圈逃脫卻不敢當,膽小鬼,白癡,矮…

        我最討厭被人批評矮,立馬轉身把她翻倒在地板,正要反嘴,她突然含羞了。和男生掙揣,抱在一起不放手,不尷尬,現在躲著我,深紅桃臉頰不再像火一樣火辣辣,而是漂浮嬌羞粉紅色,不知為何那羞澀的顏色緊緊貼在我的眼神。

        我看不到我的臉,但可以… 想象…  很明顯… 一個像呆怔,像傻子的表情被認為家伙白癡對女孩。我應該必須早放開,才合情合理,怎么鬼的又感到獅子… 嫵媚…

        她也... 太... 可愛了!

        而且香!

        不是噴香水,那香味像天然的花香一樣柔和,甜甜像每當她呼叫我時的溫柔聲音是… 郎!

        可能是我真的癲了才得觀賞而不是看著丫頭。每一分每一秒我都沒有眨眼,她灼熱的呼吸熱燙了我的臉,奇怪氣流吹爆發嬌羞的顏色。她咬著嘴唇偷偷瞟了我一眼,我還以為她不好意思,因為她的“男朋友”觀賞“沉醉”女性之美。對于喜歡浪漫的女孩們來說,這一幕就像愛情電影一樣閃閃發光,它又是一部帶有粗魯人的粉紅色粉末和俗氣的“電影”。

        重演尷尬的一剎那,我驚訝地發現… 丫頭臉紅了,因為我把脈到她的心跳混亂韻律,強烈的想要擁抱我的音聲相似… 女孩們心中的疼愛的呼喚將自己的充分… 溫暖的感情交給國民英雄。

        “這是什么,老天?難道女孩之神... Kai已經說得對,她… 真的愛我嗎?!

        我盡可能地睜大眼睛,瞳孔看著直到冰凍眼球的地步。她見我麻木了,嘴巴張得合不上,微哂扣壓嘴 笑了笑,深紅的桃色臉頰散發滿了整個臉龐。她嘴唇翕動,想說什么,猶豫著,半句話也說不出來。

        我心慌意亂迷失在情的道路上… 非實際到不至于更荒唐的地步。

        如果門沒有突然打開,我們永遠演出一個言情... 扁米檸檬一段青春... 的電影場景。

        - 為什么吵鬧得這么嘈雜…

        門外是老頭和嫂子,純花眼皮僵硬地瞪著,我們都愣住了看Hanna臉色比Rose還要紅。驚人將毛毛蟲眉拉到額頭上,老父睜開的眼睛比車燈還亮,平時他眼球已經大的撒子彈,現在變成一個巨大超級大,嘴劃線成一條直線沒有露出任何牙齒或牙齦。老父和嫂子show三個點的臉… 淺語。嫂子扣壓嘴差點笑出聲,結結巴巴道:

        - 對不起… 你們兩個… 吧!

        不好意思的嫂子立刻跑了,老頭搔鼻子含笑,不朽的表情讓我們心虛,我和Rose看了眼地方被親人著將軍。薔薇上的紅色感染了躺壓在花上的男人的臉。她盯著我的手觸碰胸口,兩人都肯定我不想也不敢占便宜,丫頭的身體還熱乎乎的,尤其是我手里那顆想要著火的豐滿仙桃。她的臉比日落還要紅。

        我從來沒有以女孩為恥,現在我的臉就像一只斗雞,紅得不能再紅了。如果只有右手深陷在多汁的桃子里,我也可以笨拙槳,巧妙辯解:“無意”在摔交避免尷尬的時候?囔兜氖,神差鬼使… 我左手卡在了我們兩個最微妙的地方。Ông Tơ Bà Nguyệt加入了戲弄,把手掌朝下蹂擦禁地。更糟糕的是,五根手指和迷宮只隔著裙子里的一道簾子而已。

        丫頭被觸碰敏感點,桃紅色的臉頰上滲出汗水,深粉色一直蔓延到她的脖子。我也好不了,臉紅得像斑疹傷寒,體溫我們飛漲,感覺整個人都在煙霧升起。

        福氣,高大的老父密密層層站蓋住了門,見證以無比姿勢再刺激不過了“熱場面”,他像瘋了似的輕笑著,沖兒子使眼色,“好小子,原來你不是白癡對女孩 !” 然后立即關門,防止人群偷偷拍攝。我和Rose立刻放開了對方,我們都害羞地說:

        - 對不起!

        - 對不起郎!

        丫頭輕輕發出啊了一聲,低著頭,不敢面對我。我從不害羞,多虧了五根“巧”的好手指,重新連接了斷斷已久的羞恥神經,我才能夠“享受”到臉頰發燙的感覺,想說幾句話遮羞,但扭曲的嘴巴,笨手笨腳伸出,縮進…仿佛四肢是身體的裝飾品。

        我偷偷瞥了一眼Rose, 她把荷葉邊的裙子下擺鬈在大腿上,連褲襪被伸展一個大片,起皺的褶皺裙子,唯獨錦緞豹紋皮夾克還像新的一樣,的確世界第一號品牌。

        我們暗暗松了口氣,但不是因為這件襯衫還保持原狀,而是Kai送Rose過她生日,如果它被撕裂因為這個活在肚子里,死去承載的局面,我們不知道怎么解釋,也許不敢見面他。Rose和我看到對方正在瞥了一眼衣服,我們都意識到有同樣的想法,所以我們又一次… 困惑了。

        一分鐘,兩分鐘和… 差不多二十分鐘的相互避開,我又看了一眼Rose,發現丫頭似乎玩得很開心,尷尬的深紅色消失了,女性粉色即刻妝容桃子臉頰,丫頭一直嫵媚的笑意 ,唇角張開"嘮叨”句話成經典的商標:

        - 你這個白癡!

        每次都傻傻不知道丫頭想說什么,現在突然聰明明白了就算解不開也要主動,難道男人逼人家女孩前說話嗎?現在怎么開口?快速思考,思考,思考,思考吧,Sam,如果你找不到解決問題的方法就… 辱!

        媽的,為什么我總是獨一無二的境地?媽的,倒霉命運,生日也咬著不放你爸爸。唻? 生日?哦對了,今天不是我和母獅出生的日子嗎?呵呵,找到方法了。

        我捂著嘴,清了幾下喉嚨,她第一次看到我小心翼翼地選詞,即刻笑出聲來,但什么也沒說,而默默地聽我結巴:

        - 啊哦… Rose… 啊錯誤地… 母獅,從現在到今晚結束,你去哪兒,我去那兒,你吃什么,我吃它,你亂來怎么樣,我會和你一起翻轉屋頂!

        丫頭微哂笑了笑,偷偷看了我一眼。

        - 總之,如果你喜歡,今天整天把我當作你的男朋友!- 我連忙抬手揮開我那雙閃閃發光的心形眼中的興奮 - 喂… 別誤會了,別再用那種讓人心融化的眼神看著我了,年輕的媽媽,很容易引起誤會撒子彈,我這樣做是為了向你道歉!臨時男友約定有效期至今晚十二點!

        也許她很長時間以來一直想和我作為女朋友一起出去玩,我剛說完,她笑合眼,高興得忘記了剛才發生的事情,興沖沖的跳到床上,讓細長腿垂下貼近地板。

        - 郎,穿上我的鞋子吧!

        承諾信守諾言,現在心情挺好的,于是就去撿了一雙紅色絲絨短鞋,繡花的薔薇枝從鞋身擠到鞋尖,頂部包裹著豹皮下擺。她梳理著凌亂的頭發,抿唇微笑看著我單膝跪地,悄悄提起玉跟放在我腿上,為丫頭輕輕穿上鞋子。

        每個舉止都還沒有滿心的情感… 但是… 填滿了情感…

        對于那些正在戀愛并等待愛情結出果實的人…

        這個開始還沒有完美但很浪漫。

        穿鞋上后,我看到她看著她伸展的連褲襪,如果整天運動很容易撕裂。她猶豫著要不要回家換褲子,我擺擺手說:

        - 你跟我出去,沒家伙敢偷看,害怕什么,不用換褲子,浪費時間!

        她咯咯地笑了起來因為我此時的話重復了她曾經說過的那句話:

        “如果我和你在一起,我會絕對安全!

        - 等我一下!

        她跑到洗手間,過了一會兒又梳著整齊的頭發回來,以調皮,新鮮的風格化妝,裙和衣綾羅,筆挺,整潔,丫頭已經不穿連褲襪,我得避免很久看她白潤紅潤的大腿,以免尷尬。丫頭捂著嘴笑了笑,拿起椅子上的粉色背包,背在背上,象八哥一樣地跳出了房間:

        - 我們去吧,“親愛的!”

        我對一半開玩笑,一半真實的話笑起來,搖搖頭,和步隨著無憂無慮她的歡笑。

        不知道為什么在這一刻… 我忘記了所有的煩惱… 就像觀賞Lưu Ly天使般的笑容的那一刻。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