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第73章:  不同姓氏的兄弟會 [下]
        作者:sampatin      更新:2022-09-30 17:08      字數:3382
        第73章 [下]


        不同姓氏的兄弟會


        他并沒有直接說一切,包括財產,基業… 還有…

        但每個人都明白,騰空的意思背后是… 家庭。Tom Phàm 沒有父親,沒有母親,沒有親戚,他的家庭只有兩個人。從過去到現在,全部從來沒有見過比現在更認真的隊長。突然,外面突然傳來一陣雷鳴,上帝似乎被瘋狂的意圖震驚了。妻子沒有聽到驚人的音聲。所有人都震驚到了沉默的地步,每一種感覺都寂靜的,只有雙眼睛劇烈的反應,死死盯著剛剛想出這個主意的人… 不,或許很久以前他已經懷抱這個有人會理解的意想,但沒有人可能同情。他比誰都清楚,但還是決定表示,甚至全隊的面前說出來讓從來不含羞的妻子,現在害羞燒紅的臉頰,說話不再流利,這句話跌跌撞撞了另一句話:

        - 你… 你… 喜歡… 今晚… 睡… 在街上,嗯?

        這是不能接受的,對于一個手膝相依,恩愛濃熱,和諧情與性的妻子來說,更偏執到連夢都不會出現。丈夫淡定,仿佛那是當然的事情在將來中。他嘆了口氣觀賞妻子:

        - 此生無常,Hoàng Kim從成名之巔跌入絕望深淵谷底。我害怕有一天我會遭受同樣的結局…

        妻子瞪眼,輕輕拍了拍丈夫的臉頰:

        - 自然這么變卦,怪癖了嗎?

        他微微笑,一個輕輕的笑容。他轉向每個人,眼中充滿了悲傷,仿佛這是他們最后一次見面:

        - 一年前,不知為何,我突然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那預感就像是一個日夜折磨的鬼魂。我甚至認為自己是感性的,但自從 Hoàng Kim出事后,每次打盹,我都會做一個夢,那個模糊世界的混沌空間不斷重復。我躲著你,秘密去看心理醫生和心靈家,甚至心理學家,他們都說這是一個預言性的夢,夢中那個奇怪的“東西”可能是一個預兆。

        他的聲音顫抖跟隨每一個字都在……猶豫,害怕,仿佛看到了鬼。

        - 我很害怕,老婆! - 他極度慌張 ,緊緊地抱住了自己的妻子 - 他害怕自己每天都在死去的感覺。我害怕失去你!我恐怕你單獨生活。我好害怕,萬一噩夢成真呢?如果未來我和Hoàng Kim都遭受同樣的命運,我無法想象你要如何對抗這個殘酷的世界?!

        不再安詳地接受命運如果遠景真的… 不再是… 荒唐。這一次,在親人肩上弄濕哭泣的人是家庭的養家糊口者。隊長從未脆弱,如此不堅強得可憐。他緊緊地抱住了妻子,不松手,手臂越收緊更不停瑟瑟發抖。隊長真是被恐懼威脅精神了。不屈的形象崩塌,隊友們默默地圍在他身邊。

        Trường Xuan 把手搭在哥哥的肩膀上,熟悉的感覺像一聲尖叫進入心理驚慌,他從昏迷中醒來,閉著的眼睛慢慢微微張開出隊友們雙手搭在對方肩膀上的畫面… 而… 聚集在他的夫妻周圍,高大的背影擋住陽光灼熱那些敢對抗高天。

        妻子并不完全了解丈夫的心事和心意,F在,這并不像搞活精神那么重要。妻子將丈夫溫柔地抱在心上,手搭在被恐懼汗流浹背的背上,愛憐地拍了拍左背,那熟悉的心聲呼喚著他轉過猩紅熱淚的眼眸朝向著... 纖細的妻子… 直視面對上帝狂怒發泄怒火,她依舊軒昂站在萬物之主的面前,眼中燃燒著火光… 仿佛要… 焚毀至高無上。

        一片刻軟弱… 點綴… 兩個不屈不撓的形象。

        隊友們立志成為頂天的柱子的棟梁。

        兄弟犧牲,親人決違背天意讓保護家庭。

        隊長把頭靠在妻子的心上。戰友輕輕一笑因為他努力壓抑感佩正在逼迫露出… 觸動和俗氣。整個團隊把鼓勵多愁善感的哥哥的責任“推”到了用溫暖嗓音的人身上:

        - 統治世界之巔或墜入深淵,甚至天地崩塌…

        Trường Xuan 眨眼,割讓說詞留給隊長的屋頂:

        - 你和Hoàng Kim并不孤獨!

        試心者從頭到尾默默地看著。沒有一句鼓勵的話。 沒有一句安慰的話。他不想成為一個多余的人… 在… 故事安定了所有層次的感觸中。那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在Thanh Hang的唇邊播下微笑,后代疼愛,兄弟和順,對于一個遭受家庭悲劇的母親來說是無限的喜悅,F在的每一個微笑都是希望雨后,天又亮在未來。全隊將手放在左胸,以回應母親鼓掌祝賀兄弟情,義夫妻必長久。

        夫妻互相擦眼淚,妻子輕輕捏了捏丈夫的鼻子,他對她表示威脅行為發笑:“如果你還像女人一樣軟弱,就跟我一起死吧! 老公露出一副不敢逗全團笑的樣子。歡快的聲音齊聲彈出聽到幽默的語氣:

        - 你又敢了,馬上一個人去追雞,跟姐姐開玩笑?

        代替嫂子“威脅”的人推門進房間,沖她咧嘴一笑。她抿了抿唇,看著他靠在臀部,無聊地看著泥濘會… 喜歡展示嚴肅的年輕人。

        - 你現在還不夠累,爸爸們還在耍試心對方嗎?

        隊長拍了拍額頭淺語:

        - 君子不做鬼鬼祟祟的事,但它從頭到尾偷聽!

        垢家伙撅嘴說道:

        - 媽的,爸爸們表現出如此深情,我要跳進去唱一首不敬虔的歌嗎?

        所有人都像瘋了似的輕笑著到振動肩。Trường Xuan 調侃道:

        - 哦,家伙不知道規則是什么,現在他是有禮貌,你是不是虎豹狐貂的家伙嗎?啊提醒唱歌,我記得昨晚它和舞臺上的女孩一起逗樂著興高采烈地跳舞,今天早上,女孩強迫它彎背帶她到學校,現在把身體帶回了這里。就是那個因為色會忘記朋友的人…

        全隊都咯咯笑聽到“色迷的家伙”用別讓我發瘋的聲音說:

        - 嘿,你觸摸的薔薇有尖刺,你留神!

        Trường Xuan搖了搖頭,露出一臉非常失望:

        - 家伙白癡對女孩,現在對女孩的神比老兄,難怪它忘記了今天的會議!- 他呼出一口氣 - 我很想知道,如果老兄的未來還晦澀,會不會變成勢不可擋的怪物?但似乎問是多余的…

        Trường Xuan沒有開玩笑的意思,他真的嚴肅。整個團隊停止了笑聲,莊嚴等待著,離老兄最近的小弟轉向了另外一個方向,大家仍然認為將家庭視為第一的人正在避免無形的壓力… 哪家伙食言,那家伙不等于狗。矮家伙讓所有人都抬起頭來… 還有… 敬畏那個比火還熱的人,靜靜地朝向比誰都更值得關注的人,一個個都對睡在兒子床邊的老母親漠不關心。那心總是憂心著親人,讓人群喜歡… “表現”… 羞于低頭,足以代替千言萬語想說的話。但有仇必報的人依舊咆哮每一個聲音像惡鬼的尖叫地獄之下:

        - 如果老兄的一生閉幕,Hồng Hoang quốc的天空將染紅… 血色!

        所有人還沒有明白對家庭發狂的家伙所承受的痛苦,F在感覺憤懣將仇恨深刻痕在怪物形狀上。形體不再是人散發著霸氣籠罩空間。整個田徑隊早就自豪不是才能,精神才是國家隊不朽的形象… 可是… 現在… 驕傲的形象劇烈的顫抖起來。整個人都僵硬了,脊背冒冷汗,感受… 幻覺… 在他的身體深處發散一個怨神般的巨大身影… 怒吼每一次狂怒聲音,全部人都模糊感覺… 不簡單僅是家破人亡,那種痛苦還隱藏著一個被深深挖掘并埋藏在心思最深處的秘密。

        或許是知情人無法分享的駭天聽聞的秘密,也或許是他們太過敏感變成多疑。但無論如何,外人也不能魯莽了探問,現在更不太適合打聽,F在最重要的是Hoàng Kim的狀態和母親的健康。她要承受太多痛苦,后代不應該觸碰不穩的心理。然后全隊互相調侃… 為了… 驅散恐怖的幻覺。聊了一會回到玩測試心游戲的那個家伙:

        - 差點忘了你是;ㄕ杏螒,但你好像還沒有向你兄長表白你的“深情”?

        測試心者了似的輕笑著了這個笑話,但語氣和態度都不是在開玩笑,整個團隊都像在討論國家大事一樣嚴肅。他揉了揉頭發,撓了撓后頸,雙手放在腦后:

        - 嗯… 嘖… 怎么說?

        眾人催促著說快點,不要耽誤時間,他很高興,瞇縫眼睛笑聽著那矮的家伙從他身上剝落下來:

        - 哎呀,它尷尬,羞澀,爸爸們不懂,腦子加載慢撒子彈!

        每個人都轉向矮家伙,他聳了聳肩類型白天一樣清晰:

        - 古代有一種習俗,父母或老師去世時,男人和男孩必須哀悼三年。那個時間在墳墓邊住宿照顧和打掃。

        矮家伙肯定比一根柱子上的釘子還堅固:

        - 我以榮譽保證,如果老兄不是死神的對手,它就會在墳墓旁邊“守節”一輩子,最終那個地方將成為兩座墳墓的松山丘!
        他們沒有罵瘋子說倒霉,還是笑振動椅子。矮家伙高高興興地道別,人們訝然地問你剛剛回來,現在要去哪里?他整整齊齊地整理好衣服,豪興象八哥一樣地跳出房間:

        - 今天早早放學,母獅要求出去玩!

        堆泥濘立刻調侃,批評好色,累情。那個為情酵母喝醉的人放聲大笑:

        - 哦哦,FA協會 gato對爸爸?[1]

        矮家伙狂笑著跑去避開紛紛飛來的雜物:

        - 滾出去,你這個遭瘟!

        - 你留神今天不要把臉帶回來!

        - 媽的,它跑得快撒籠!

        痛快笑聲在走廊里響起,矮家伙跑到停車場,跳上摩托車,向學校疾馳而去。

        注釋

        [1].事實上,FA 代表英文單詞 Forever Alone。在其中,Forever 意味著永遠,Alone 意味著孤獨。如果這樣理解,Forever Alone 的意思是“永遠孤獨”。

        但是,我們不這樣理解,FA 或 Forever Alone 俚語在這里被理解為你仍然孤獨,孤獨,沒有愛人或有愛人但已經分手。根據英足總的說法,他們并不是沒有人可以愛,而是在等待好人愛。

        FA協會為了提升自己的水平,經常使用FA長壽,FA幸福,FA單身有趣,FA熟悉,FA設論壇祈雨… 這些是FA協會常用的詞組。當他們樂觀地提到他們的情況時,他們認為英足總并沒什么可悲的,因為他們可以自由地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