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第一章 黑夜中的人影
        作者:半糖有點苦      更新:2022-06-14 14:40      字數:1805
            夏日的晚風拂過,帶來淡淡的涼意。晚風不僅驅散了空氣中殘余的淡淡暑熱,還讓祁明感覺背后一涼,陣陣冷汗直冒。

            祁明走在街道上,眼神直視前方,步伐有些僵硬。在這黑暗、空寂的街道中只有祁明一個人在行走,但祁明感覺自己并不是一個人在行走。

            自己不會這么倒霉被賊盯上了吧?祁明瞥了一下身后的陰影,心中暗暗叫糟。自己好不容易才得到了之前在老宅子里挖到的古董,可千萬別讓賊給盯上了啊。這該死的賊早不出現晚不出現,非得等自己拿到寶貝的時候才出現,真該死,就該被警察抓到。

            想到早上聽鄰居說的,自己這個城市中出現了一個大盜賊。專門對金銀珠寶、古董字畫等珍貴物品出手。祁明就感到一陣害怕,自己從老家挖到的古董可是自己的命根子啊,千萬不能丟了。

            緊了緊衣服,祁明微微加快腳步,不敢走得太快,那會顯得自己很慌張。祁明現在生怕后面的“賊人”知道自己“發現”了他。

            晚風微起,不知吹動了何處的物件,“啪啪”的聲音在黑暗的街道中亂響。不知道誰家門口擺了兩尊石獅子,本是威風凜凜的鎮宅神物,黑夜中卻是婆娑著陰影,像是擇人而噬的魔鬼,死死地盯著祁明和祁明的古董。

            不知道誰家墻上倚靠了一堆木桿,祁明總感覺木桿下的陰影中隱藏著賊,賊眼似乎透過木桿盯著自己和自己的口袋。

            不知道誰家的粗大水缸堆在門口,路燈微弱的燈光下,映出大片黑影,似乎也隱藏著賊人。

            陰影籠罩下,微弱燈光中。在風里搖曳的各處陰影似乎化作了一個個“賊”,死死地盯著祁明。

            距離家還有百米左右,隱隱約約已經可以看到家中的大門了,祁明懸著的心放下了些許,馬上就到家了!要安全了!

            忽地,祁明身體一僵,像是被施了定身術一般,除了逐漸瞪大的瞳孔外,身體再無半點起伏幅度。

            害怕,恐懼,不安涌上心頭。

            前方的一處宅院中,有人在墻邊轉悠,似乎在踩點,又似乎準備行動了,那個人時不時地往宅院那邊瞅瞅,似乎想要看到里面的景象。

            賊!這是祁明心中的第一個想法。

            這是我家!這是祁明心中的第二個想法。

            我的古董暴露了!這是祁明心中最后一個想法。

            那人似乎只是轉轉,朝附近看了幾眼便從另一條街離開了,也沒發現祁明的存在。

            “啪”東西落地的聲響回蕩在巷子中,像是投入平靜水面的石子,周圍的陰影搖曳的更加厲害。

            祁明被這聲音驚醒,心臟瞬間提起,緩緩低頭看向聲音的發源地——自己的腳下。

            是自己因為害怕而不自覺松手掉落在地上的外賣。

            高懸的心再次放下,祁明將外賣撿起來。

            祁明并沒有急著回去,而是找了個遮擋物,在陰影中注視著自己家門口。

            先等等,看那個“賊”是不是真的走了。

            晚風依舊,陰影依舊,整個巷子就像是與外面的世界分割開來,外面的聲音進不來,里面的聲音出不去,這是祁明內心最大的感覺。

            時間一點一滴流逝,祁明不知道過去了多久,直到身體蹲麻了,他才緩緩起身回家。

            現在,應該安全了吧。

            回到家中,祁明隨手打開燈,白色的燈光充滿整個房間,幾十平的一個出租屋,屋內擺設并不雜亂,可能是祁明剛剛搬來的緣故。

            屋內擺設很簡單,一張沙發、一張桌子、幾個凳子,剩下的最引人注目的便是沙發對面的電視機,約莫三十二英寸,中間被砸了一個大洞。

            “啪啪”兩下,祁明將屋中的燈光調成暖黃色。

            這會給他帶來極大的安全感。

            柔和、溫暖的燈光下,祁明一直緊繃的肌肉舒緩了下來,眼中的害怕與不安也被驅散。

            將外賣放在桌子上,祁明小心翼翼地將口袋中的東西拿出來。

            一塊疊起來地綢布。

            打開綢布,里面是一對雙魚玉佩。

            暖黃燈光下,玉佩表面黃綠相應,隨著祁明的手微微移動,玉佩中似有綠芒流轉,匯集到眼睛處,顯得驚艷絕倫。

            這是祁明在老家帶回來的古董,價值百萬。

            小心地看了一番,祁明這才把玉佩放到綢布上,疊起綢布,放入口袋。

            接下來,祁明才開始吃自己的晚飯。

            這臨時工不能再干了,晚上下班太晚了,太危險了,得換一份工作。祁明邊吃邊在心里琢磨。

            這房子……也不能再住下去了,這幾天看看有沒有別的出租的房子,正好和工作一起換了。

            過兩天就好了,再忍兩天,祁明不斷地在心里安慰自己,過兩天等自己找到了買家,自己就發達了。

            吃過飯,祁明收拾了一番便準備睡覺了。

            將玉佩放到枕頭下面,關上燈。

            隨著祁明呼吸節奏逐漸平穩,祁明漸漸進入了睡眠狀態。

            淡淡的月光從窗外灑進來,從外面透過窗戶可以看到,當祁明入睡后,一道人影從床的一側緩緩爬起,接著那道人影彎下腰,嘴巴開合,不知道說了什么,有一道人影緩緩站起。

            兩道人影一個緩緩彎腰,將手伸向枕頭下面,另一個似乎在向往外看。

            接著,兩道人影離開了祁明的房間,透過月光,可以看到祁明的房間……空無一人。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