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覺醒青年
        作者:遇見      更新:2022-06-23 16:39      字數:1995
            “走!兄弟們!今天天氣這么好,咱們去郊外野林里抓點野味吃!”王小磊朝著手機大聲吆喝著,高昂激動的聲音沿著無線電波傳到了其他人的耳朵里。準備好彈弓,氣槍以及啤酒零食后,王小磊一行人乘車很快便到達了郊外。

            “今個咱們比賽,哥幾個誰打的野味最少,今晚誰就要破財請客嘍!”“愿賭服輸!”王小磊和朋友們隨即開始了今天的角逐,向樹林中不同的方向奔去……

            這時,一直肥美的小兔子出現在了王小磊的視線里,他嘴角上揚,放慢腳步,架起氣槍,扣動扳機,砰地一聲,氣彈發射,讓王小磊氣憤的是,兔子不僅沒打到,反而使其受驚向遠處跑去。王小磊十分不甘,緊跟兔子腳步。正值盛夏,樹木枝葉繁茂達到了遮天蔽日的地步,王小磊只盯著兔子,卻越來越往林中走去,林中霧氣將王小磊緊緊包圍,視線模糊地像一層塑料膜布糊住雙眼。突然腳下一空,王小磊重重地摔在了一個深坑里,陷入了昏迷……

            “這是哪?”王小磊睜開雙眼,嘴巴喃喃地問著。睜開雙眼。他艱難地移動著自己地視線像四周看去,昏黃的燈光,木質的床板,帶著血的紗布,空氣中彌漫著的塵土與血腥混合的味道以及身邊兩位穿著護士服的女士……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

            “你們是誰?我這是在哪?”王小磊驚恐地問道.

            “日軍的炮彈給你轟傻了?”其中一個年輕的護士說到,隨后那位年長的阿姨向王小磊介紹了一切。

            王小磊起初是難以置信的,因為傷勢嚴重無法動彈,他狠狠咬著自己的嘴唇,強烈的痛感從他嘴唇上傳來,王小磊一次又一次的試著,也漸漸接受了這不是夢境的事實。他從兩位護士口中知道了那位年輕護士叫韓連城,另一位年長的阿姨稱作林嫂,他穿越到了1945年。他在歷史課中學過,這是抗日戰爭的最后階段,這場戰爭雖然取得了勝利但也有許多戰士犧牲。深深的恐懼從他心底傳來,他不想死,他想回去,他想自己的朋友,想自己的爸媽……

            在王小磊傷病的這四五天一直是連城在他身邊對他悉心的照顧。他從林嫂那得知了連城的身世,在他們朝夕相處的這些時間里,王小磊也感受到了連城雖語言犀利卻是一個內心十分溫柔善良的人,他也被她堅強獨立的品格深深吸引。連城說,她最大的愿望便是希望爸爸以及四連的戰士們都能平安歸來,中國能打贏這場勝仗……

            不斷有傷員被送進醫護間,醫護間床位不夠,王小磊傷勢見好后,便被迫搬出了醫護間,加入了大隊伍!靶±诟!你終于好了!俺在這!”不遠處一個皮膚黝黑,身材瘦小,穿著破破中山裝。眼睛扎著止血帶的年輕人向王小磊打著招呼,“這是誰?”王小磊瞇著眼睛向遠處望去。那青年見王小磊佇在原地不動,,便朝他走來!案,咋的?扎了止血帶就不認識俺了蠻”趙富國打趣道:“俺是富國!”說完摸了摸自己的頭。王小磊蒙蒙的,但還是點了點頭。問到“咱倆一個連的?咱現在在執行什么任務啊.?”趙富國答到“小磊哥,你是失憶了還是咋的?咱們四連接到了炸掉敵人碉堡的任務,第一次俺們失敗了,好多兄弟們都受傷了,現在俺們在等待七連的接應,開啟下一輪進攻,你這身傷就是在上一輪任務中受的,明天七連就到達了,哥你好好休息,明天可是一場硬仗!”王小磊心理害怕極了,但他透過趙富國的眼睛看到,一股必勝的決心,一種赴死的勇氣,一種不怕死的精神。王小磊難以相信,這個看起來比自己小好多歲的弟弟,竟然有如此大的勇氣與決心,一種莫名的請感在王小磊心中油然而生,他好似收到了鼓舞,不再那么怕了,他也想幫助富國活下來,想完成連城的愿望。

            七連和四連將進行配合戰,同時對敵人的碉堡進行轟炸,七連首先打擊堡壘西側,四連之后打擊其要害部位東側,既可以分散敵人火力,又可以對敵人的陣營進行毀滅行打擊。第二天,韓宇連長給大家分配了任務,“富國,小磊,你倆是連隊中年紀最小的了,想必也是咱連隊中身手最矯捷的兩位,富國你負責給兩連傳達消息,小磊你在距離碉堡五百米的地方,每隔一百米吹一次口哨,以吸引敵方注意力!毙±诤透粐c點頭,“那連長你呢”富國問,“我帶著炸藥進入敵人碉堡的通訊部,炸毀他們的心臟!”

            一切計劃有條不紊的進行著,但令大家沒想到的是敵方在七連進攻之前,敵人的監測臺發現了四連的位置,用先進的炮臺對四連進行了轟炸,韓宇連長也在第一輪轟炸中犧牲,富國也身受重傷,小磊成為了四連中唯一一個幸存者,連城的愿望一大半都破滅了……

            小磊立刻跑向連長和富國身邊,熱淚一顆顆順著順著他的臉頰流下,他咬緊牙關,趴在連長和富國身邊說著:“相信我,中國一定會戰勝日本!”說完,他卸下連長身上的炸藥,安裝在自己身上,半匍匐前進著,七連的士兵吸引了日軍大部分的活力,對于西側炮臺的監測有所放松,在距離碉堡50米的地方,小磊拉開炸藥,用盡全身力氣向敵人炮臺跑去……

            “醫生,他醒了醒了 !”當小磊再次醒來的時候,他已經回到了21世紀,正躺在

            醫院的病床上。他心想:連城,你的愿望已經實現了,現在中國飛黃騰達,和平安樂,再也沒有戰爭,再也沒有戰士的犧牲……自從那次以后,小磊一改前非,刻苦學習,理想信念的種子在他心中慢慢覺醒發芽……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