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第二章 被病毒寄生的人
        作者:無心舍      更新:2022-08-05 15:47      字數:2997
            被稱作怪物的東西在靠近宋于初的時候,宋于初睜大了雙眼,他看見了那東西有著一張扭曲的人臉,五官并不清晰而且混亂,正常人見到這玩意兒不跑就見鬼了。

            反正已經失去了一切,活著似乎也沒有任何的意義了,這一切就好像是一場噩夢,或許,死在夢里,就可以在現實里醒來。宋于初確信自己是這樣想的,然而下一秒,他的拳頭不受控制地揮出,直接打在了那團跟人一樣高的怪物頭上。

            拳頭接觸到怪物的時候,仿佛捶進了一團軟膠,那種感覺讓宋于初惡心極了。

            身后的女人受到過度的驚嚇,昏厥過去,猛地倒在地上,宋于初還沒來得及回頭看,突然一聲槍響,眼前的怪物頃刻間化作沙塵飛散,可惜的是,怪物并沒有消失,沙塵竟然隨風掠過宋于初,直接進了身后女人的身體里。

            宋于初驚愕地看著,又回頭,身邊突然多了個陌生的女人,女人一身睡衣套著暗棕色風衣在外面,看得出來,她出門有些著急了。女人將手里的槍順勢收進了衣服口袋,卻不見衣服口袋有凸起,她面色冷靜地蹲下,檢查著昏倒著的人的身體,對宋于初說道:“病毒已經開始蠶食她的時間,再不消滅病毒,她很快就回去徹底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病毒?”宋于初下意識問道。

            “時間病毒,一種靠著蠶食生物時間的存在!迸苏Z氣平和地說著,仿佛習以為常,正在她說話間,地上的人身體已經開始變得透明起來。

            宋于初跟著蹲下,盡管他完全不知道現在是個什么情況,“要怎么樣才能救她?”

            女人瞥了一眼宋于初,歪著頭,問道:“為什么不打電話?”

            宋于初愣住,沒理解女人話里的意思。

            女人突然伸手,伸進了宋于初的衣服口袋,從里面拿出那張護士長交給宋于初的名片,翻轉過來,上面只有一串電話號碼,“這個電話,是我的!

            宋于初皺眉,問道:“我們認識嗎?”他突然著急起來,一把抓住女人的手腕,逼問道:“我周圍的人都把我忘了,這件事跟你有什么關系?”

            今天發生的事情過于離奇,宋于初深陷在絕望之中,而現在這一切的真相似乎就要浮出水面,他必須要弄清楚。

            女人的目光驟然冷下來,宋于初手上突然一陣被電的感覺,讓他不得不趕緊松開手,“以免你再一次把我忘了,我的名字是車艾晨,時空狩獵局A31小隊副隊長!

            地上的人正在慢慢的消失,臉上滿是痛苦。

            時間病毒,時空狩獵局,車艾晨,這些信息很快在宋于初的腦內整合,他沒時間多想,自己的事情可以稍后再說,現在更重要的是救眼前快要消失的人。

            “要怎么做才能救她?”宋于初再次問道。

            車艾晨從衣袋里取出一個銀色的金屬手環,直接扣在了宋于初的手上,并說道:“時間追蹤手環,有了這個,可以把我們帶到患者被時間病毒盯上的時刻!

            宋于初注意到車艾晨的手上也有一個,而他自己的手環上有著倒計時。

            “這是什么?”宋于初指著倒計時問道。

            “患者剩下的時間!痹拕傉f完,車艾晨在時間病毒這件事上已經是輕車熟路,揮手讓二人的手環輕碰在一起,隨后而來的是片刻的昏暗,再睜開眼,已經是白天,另一處地方。

            宋于初轉著身四處看著,來來往往的人各自忙碌著,各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似乎沒人注意到他和車艾晨的突然出現,如果說這是一場夢,夢境的內容過于漫長且離奇。拿出手機,時間竟然回到了三天前的上午。

            手上的銀環倒計時不到四十分鐘。宋于初皺著眉,他們的時間并不多。只是一個轉身,夜晚中跟宋于初求救的女人從他的身旁擦肩而過。

            女人在打電話,聽著她的語氣,和電話那頭的人聊的并不開心!皠e說了,我已經決定離婚了,不管你們再怎么勸,我都不想繼續跟他過下去了!”說著,憤憤地掛掉了電話。

            宋于初想要上前叫住女人,卻被車艾晨拉住!耙趺床拍艹裟鞘裁磿r間病毒?”宋于初強忍著心里的不悅,問道。

            “你是醫生,身體沒有問題的人可不用做手術!避嚢勘憩F得十分冷靜。

            車艾晨的話并不多,這讓本就一頭霧水的宋于初愈發的煩躁,他以往不是這樣的人,從前的宋于初可以頂著極大的心理壓力給病人做手術,現在宋于初才發現,不是他抗壓能力強,而是沒有遇到真正能讓他緊張起來的事情。

            忽然之間,宋于初發覺了些什么,周圍的一切似乎變得遲緩起來,原本疾馳的汽車仿佛停止在原地,行人更像是游戲中的NPC,連呼吸之間,透著強大的壓力,讓宋于初感到不適。

            抬眼,女人的身上突然出現一堆灰色的馬賽克,馬賽克在迅速地增生,擴散,很快,女人竟然變成了宋于初在晚上遇到的那個怪物,怪物緩緩轉身,似乎是注意到了與它同樣不屬于這個時間的宋于初。

            宋于初愣愣地看著那個怪物,他突然意識到自己好像什么都不能做,出于想要救人的心跟著一個完全不認識的人穿越時間,然后呢,他是醫生,現在卻連手術刀都沒有,他能做什么?只能等死罷了。

            地面好似在往下陷。

            下一刻,暗棕色的身影閃到怪物的面前,是車艾晨。

            “宋于初,有些東西,是不會忘掉的!避嚢空f著,上去給了怪物一拳,她手上的銀環隨著拳頭的揮出迅速化作液體狀的金屬,包裹住車艾晨的手,那一拳打到怪物的身上時,力量在瞬間增強數十倍,直接將怪物擊飛。

            緊跟著,車艾晨蹲下身,手劃過自己的腳,那液體金屬就像是能夠懂得車艾晨的思想一般,從手上轉移到腳,車艾晨稍一用力,整個人躍起,跳躍到怪物的面前,回轉身便是一腳踢在怪物的心口。

            盡管時間短暫,宋于初看見了,在那一腳踢過去的時候,那個女人出現了會兒。

            而車艾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在銀色金屬環的加持下,車艾晨的格斗技力量被增強數倍,怪物完全不是車艾晨的對手,被車艾晨壓制地死死的,在地上翻滾著,剛爬起來,又被車艾晨打到。

            然而車艾晨看著并不高興。

            銀環上顯示的時間并沒有跟著慢下來。

            “這是怎么回事?”宋于初看著自己的手環,倒計時仍在正常繼續,可是周圍的事物明顯慢了下來。

            車艾晨皺著眉,說道:“抑制作用不明顯,患者會撐不住的,宋于初,別愣著了,幫我!你不是想救她嗎?”

            現在這情況壓根不給宋于初思考的機會,他只能硬著頭皮上,學著車艾晨疾步跑上前,揮拳打出,手上的銀環果真跟隨變化,卻不是手套,而是一把匕首,宋于初連忙轉換方向,一刀切過去。身體仿佛是找回了遙遠的記憶,那些潛藏在記憶深處的東西,無法磨滅,緊接著,一手抓著怪物的肩膀,刀切出的縫隙可見被困的女人,宋于初手上用力,匕首又轉化到右手上的護腕,瞬間增強宋于初的力道,竟然將包裹著女人的怪物如同軟膠一樣撕裂開。

            “太好了,果然抑制器還得是在你的手里才能發揮最大的用處!避嚢窟@才露出幾分喜色。

            車艾晨一直在期待著,宋于初的回歸。

            接下來的一切,宋于初完全拋棄了自我意識,只是憑借著身體的本能去戰斗,每一招每一式都不是宋于初記憶中自己學過的東西,這些格斗技巧仿佛就是突然出現在了宋于初的身上。

            而車艾晨嘴里所說的抑制器,的確在宋于初的手上發揮的很好。

            “只要可以把她從時間病毒的成型體中分離出來,我就可以徹底消滅這個時間病毒!避嚢繉λ斡诔鹾暗,宋于初在抑制器的輔助下,無論是力量還是速度,都已經不是尋常人的水平。

            時間只剩下不到十分鐘。

            可是宋于初想要完全剝離時間病毒還很難。

            “這刀要是能再大點就好了!彼斡诔跤X得手里的匕首十分不趁手,可這也不是手術,他總不能用手術刀來打怪。

            這話剛說完,手里的匕首竟然真的成了手術刀,似乎在跟宋于初抗議。

            宋于初一愣。

            而怪物而已找到機會,一腳踢在宋于初的腹部,那怪物附著的女人穿著高跟鞋,這一腳可不輕,疼得宋于初直接叫了出來,踉蹌往后倒去,幸好身后有車艾晨在,沒讓他栽到地上。

            車艾晨翻了個白眼,說道:“一旦時間病毒的高級形態和宿主徹底融合,那個女人的時間就會徹底被奪走,從此所有的人都不會記得她,而是另一個人活在這個世界!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