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第四章 歡迎歸隊
        作者:無心舍      更新:2022-09-07 21:09      字數:3013
            手術刀成為與時間病毒對抗的武器,這是宋于初做夢都夢不到的事情,居然在現實里發生了。

            回憶世界仍舊在坍塌,手上的銀環竟然又開始了倒計時,宋于初看著面前無助的女人,剛剛他可是說了大話要救她來著,現在卻是連離開這里都是個問題。

            “到底應該怎么離開這里呢?”宋于初小聲地說著,他知道自己的時間不多,越是危急越是要保持冷靜,緊張的氣氛彌漫著四周,楊雨不知道自己該不該信任宋于初,可現在能救她的,只有眼前這個男人了。

            時間病毒比宋于初想象之中更加難纏,即便有抑制器的幫忙,他也沒法徹底消滅時間病毒,更何況現在時間病毒已經有了人形,除去外形,智慧也十分像人,之前還被手術刀壓制著的時間病毒,現在已經能熟練地躲避開宋于初的攻擊。

            而在回憶世界之外的車艾晨同樣面臨危機。

            時間病毒和宿主的融合眼看著就要完成,攻擊力愈發的可怕,幾拳頭就能將車艾晨揍飛,連帶著破壞周圍的事物,車艾晨為了阻止時間病毒暴走,將自己的抑制器里面的能力大幅度的透支出來,形成一張無形的電網,控制著時間病毒的活動范圍,好讓周圍的人不受到傷害,可她的力量不足以一直支撐這樣強大的透支。

            “宋于初,我相信你不會讓我失望的!

            眼看著就要支撐不下去,而宋于初還在楊雨的回憶世界里,這時候的宋于初是沒有實體的,若是宋于初再不回來,那么他會跟著時間病毒的宿主一起消失。

            “只要把楊雨和時間病毒分離開來,就可以徹底消滅時間病毒的成型體!彼斡诔跬蝗幌肫饋碇败嚢空f過的話,他自言自語著同時間病毒周旋,又想起來,這是楊雨的回憶世界,于是抽身回到了楊雨的身邊,一手控制著手術刀讓時間病毒無法接近二人,對楊雨說道:“楊雨,這是你的回憶世界,你才是這里的主人,現在不是我帶你出去,而是你帶我出去!”

            “可是……我真的可以嗎?”楊雨的聲音里滿是恐懼,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拜托這個怪物活下來,她看向那個怪物,怪物變得越來越像她的模樣。

            隱隱約約的,楊雨知道,自己即將被替代。

            回憶的世界不是坍塌了,而是屬于她的回憶正在被這個怪物奪走。

            “別猶豫了!你要相信你自己!”宋于初語氣堅定,“你也要相信我!”

            宋于初的話給了楊雨走出這個鬼地方的勇氣,她想要活下去,這一生從未有過比這會兒更加堅定地要活著的信念,楊雨深呼吸一口氣,拭去臉上的淚水,慢慢地露出微笑來,她現在需要打起精神來,重振自己的心。

            “你說得對,我應該相信自己,我也相信醫生你可以救我!睏钣昕粗闹苌⒙涞挠洃浰槠,那是屬于她的過往,她的一切,她存在的證明,這個世界還有在乎她和她在意的人,現在想想,輕易放棄自己的生命簡直就是傻子才會做的事情。

            那些碎片在一點點消失,楊雨只得拼命去抓住,能觸碰多少算多少,回憶的過往在楊雨的手中逐漸綻放著耀眼的光芒,帶著溫暖,讓虛無的白色世界染上顏色。

            眼看著楊雨占據主導,時間病毒突然開始發狂,瘋了一樣不顧身體的扭曲,朝著宋于初和楊雨跑來,它現在像極了一團失去理智的章魚,身體已經完全沒有了人的形狀,伸出的每個部分都好像是章魚的觸手,強而有力地攻擊著宋于初。

            宋于初一直牽著楊雨的手,用意識連接著抑制器與時間病毒作抗爭。

            手術刀疾速地劃過時間病毒的身軀,肉眼抓不住行蹤,清晰可見的是時間病毒的身體在一點點變小,而楊雨的回憶世界在慢慢地重建。

            宋于初的眼里閃過興奮的意味,他知道自己的猜測沒有錯,楊雨身為回憶世界的主人,她在這里應該占據絕對的優勢,關鍵是看楊雨有沒有活下去的決心。

            時間病毒最終在二人面前消散,宋于初成功帶著楊雨清醒了過來。

            時間在這一刻恢復正常。

            路上的車和行人脫離了時間停止的影響,各自做著自己的事情,各自奔赴,而楊雨仿佛什么都沒有發生一樣,繼續打著自己的電話,和電話那頭的人繼續爭執。

            路口處,紅燈亮著,楊雨停了下來,或許是冥冥之中還存在著剛剛消失的記憶,回過頭來,看著對她來說,完全陌生的一男一女,男人臉上茫然,發覺她的目光之后,回覺一笑,楊雨愣住,總覺得自己在什么地方見過那個人,可是呼吸之間,那一男一女已經不在原處,楊雨左右找尋著也不見那兩個人的身影。

            對楊雨來說,忘記怪物,忘記這發生的一切,是最好的選擇。

            只是恍惚間的一場噩夢。

            “我剛剛是進入了一個根本不存在的世界嗎?”宋于初捏了捏自己手臂上的肉,真實的血肉讓他恍然,他現在越發地分不清什么是真實的,什么是虛假的,這一切的經歷過于玄幻,他盡可能地勸服自己,可大腦和身體的反應往著兩個完全相反的地方走去。

            回過神來,宋于初又被帶回了夜晚的大街,手腕上仍舊帶著抑制器,上面的時間正常地流逝著。

            “宋于初,歡迎回來!避嚢空f著,向宋于初伸出了手。

            宋于初低下頭,看著車艾晨的手,他沒有握住對方的手,而是說道:“那么現在你該回答我的問題了!泵髅鹘洑v了一場大戰,宋于初的身體完全感覺不到疲累,這根本不正常,從醫院的人忘記他和關于他的一切的時候起,就都不正常!

            “我想你的疑惑一定不少,咱們真的要在這兒聊嗎?”車艾晨凝視著宋于初,她的神情似乎在告訴宋于初,她能夠回答宋于初內心的所有困惑,但是現在,確實不是個聊天的好地方。

            空蕩的大街上,只有路燈還亮著,聽不見鳥叫,也沒有蟲鳴,只有飛蛾小蟲不停地往有光的地方飛著,影子時隱時現,像是漂浮在空中。宋于初覺得,有什么東西在驅使著他,讓他走向一條難以歸返的路。

            “我們要去哪兒?”宋于初一直跟著車艾晨,他難以分辨車艾晨到底是什么目的來接近他,或許他們真的是舊相識,或許是別有來頭,這些宋于初都不知道,現在,車艾晨是他的唯一稻草。

            在這個誰都不認識他的世界里,只有這個突然出現的女人,是他唯一可能有所聯系的人了。

            車艾晨雙手插在風衣兩側的兜里,對宋于初說道:“時空狩獵局,A31小隊在地球的據點!

            宋于初想了會兒,決定保持沉默,車艾晨帶著他進了地鐵,他埋頭跟著車艾晨,腦海里一片空白,絲毫沒有注意到這個時間點,應該不會有地鐵運營。

            直到宋于初跟著車艾晨上了地鐵列車。

            除了宋于初和車艾晨,列車上沒有別人了。

            “!這會兒應該沒有地鐵了吧!

            車艾晨被宋于初的遲鈍逗笑,說道:“你終于反應過來了,這趟車,終點站可是死亡!

            宋于初抬頭,列車站線上的提醒,正如車艾晨說的那樣,終點站寫著“死亡”兩個字。

            宋于初仔細打量著車艾晨,他并不在乎終點站是什么地方,死亡還是重生,這個世界已經把他遺忘,和時間病毒抗爭,決心要拯救楊雨的時候,宋于初覺得那是自己最放松的時刻,他不在乎死亡,但是懼怕被人遺忘。

            宋于初下意識地摸著自己手腕上的銀環,說道:“你一直做這樣的事情嗎?”

            “什么事?”

            “殺掉時間病毒,救人!彼斡诔跽f著,想了想,抬眼看著車艾晨,“我以前,也是在做這種事情嗎?”宋于初大概率猜到了,可是他弄不清楚。

            而車艾晨神神秘秘的,只是臉上帶著微微的笑意,并不多說。

            列車內傳來即將到站的提醒,沒多久停了下來,而車門打開,映入宋于初眼里的并不是他常識所知道的終點站,而是一個十分寬闊的廣場,在這里,來來往往有許多人,沒有一個人在意宋于初和車艾晨的到來。

            宋于初愣在原地,隨后手被車艾晨拉住,車艾晨現在才露出完全輕松的神情,她大步地往前走著,帶著宋于初穿過人群,恍惚之間,宋于初發覺,這些人都仿佛不是真的一樣,他們只是投影一般的存在,宋于初和車艾晨徑直穿過他們的身體也毫無影響。

            反正今天經歷的所有事情,都已經夠離譜的了。

            回過神來,二人站在了一扇金屬門前,門上鐫刻著詭異的紋路,宋于初覺得上面的紋路有些熟悉,下意識地抬手,觸碰到金屬門的瞬間,耳旁傳來熟悉的聲音。

            “A31小隊成員宋于初,歡迎歸隊!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