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第七章 淺談昆曲
        作者:越越      更新:2022-08-14 10:36      字數:1844
            戲臺上的伶人咿咿呀呀,臺下的觀眾喝彩叫好,溫糯的江南軟語,雅麗卻纏綿的唱腔,動人的故事情節,美麗的戲子眼眸流轉,揮舞著靈動的水袖,那屬于昆曲的幕布被緩緩拉開……

            昆曲,是中國的傳統戲劇,是我國最古老的劇種之一,它發源于元末明初蘇州昆山的曲唱藝術體系,揉合了唱念做打舞蹈及武術的表演藝術,素有“百戲之母”的雅稱。昆曲以鼓、板控制、演唱節奏,以曲笛,三弦等為主要伴奏樂器,其唱念語音為“中州韻”,北曲遵“北中州”,南曲遵“南中州”。它有獨特的體系、風格,抒情性強,動作細膩,歌唱與舞蹈的身段結合的巧妙而和諧。它聚了中國廣大地區文人的美學追求及藝術創造,是中華民族優良文化中的珍品,被譽為百花園中的一朵“蘭花”。

            昆曲原名“昆山腔”或簡稱“昆腔”,是中國古老的戲曲聲控、劇種,清代以來被稱為“昆曲”,現在又被稱作“昆劇”,距今已有600多年發展歷史的昆曲被稱為“百戲之祖,百戲之師”,許多地方的劇種,如晉劇、蒲劇、上黨戲、湘劇、川劇、贛劇、桂劇、越劇和廣東粵劇等都受過昆曲藝術的哺育和滋養,當時有“四方歌曲必宗吳門”的說法。

            在昆曲光輝燦爛的發展史上,自然有很多佳篇名作,其中的《風箏誤》就是眾多昆曲名篇曲目中不可多得的佳作之一。

            《風箏誤》是由李漁所寫,李漁,明末清初戲曲作家,世稱李十郎,他有多篇名作,其中最負盛名的就是《風箏誤》。據說《風箏誤》在當時演出時引起了很大轟動,萬人空巷。這段風箏促成的情緣,充滿了夢幻與浪漫。古代的女子守著陳規,縱使春色滿園,也要關住芳菲,獨留閨房。那些風流的才子文人,縱使風流倜儻,也要守著規矩,不能荒誕過分。

            “日長歲月休閑過,莫將光陰蹉跎”,人品俊逸的才子韓琦仲感嘆似水流年,不要虛度光陰。愁緒滿懷的他以風箏為信使,寄愁于天上,抒發自己的萬千感慨。這枚小小的風箏恰巧落入隔壁詹家院中,恰巧被才貌俱佳的二小姐淑娟拾起,她看到風箏上那才華橫溢的題詩,驚嘆之余又不覺仰慕,于是她便另有賦詩一首于風箏之上,但這枚風箏卻落入了丑陋無顏的大小姐愛娟的手中,本是郎情妾意的一段佳話,卻被愛娟鉆了空子。后來,大才子韓琦仲高中狀元,韓琦仲的朋友戚友先要與愛娟成親,榮歸故里的韓琦仲也要娶二小姐淑娟為妻。淑娟早就聽聞韓琦仲的才氣斐然,蕙質蘭心的她很是歡喜。狀元佳人本是一段佳話,但由于當年的風箏一事,韓琦仲一直以為淑娟就是愛娟,直到后來,韓琦仲執燈細細看過淑娟的相貌,才發現自己的妻子原是一位美嬌娘。誤會解除,兩人琴瑟和鳴,填詞賦詩,舉案齊眉。狀元佳人,皆大歡喜。

            不必說那美麗的崔鶯鶯,不必說那動人的杜麗娘,那昆曲留下來的文化遺產,值得我們品味一輩子。

            那么,那本該被我們發揚傳承的昆曲如今的現狀呢?

            在2001年5月18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巴黎宣布第一批“人類口述和非物質遺產代表作”名單,公有19個申報項目入選,其中包括中國的昆曲藝術,中國成為首次獲此殊榮的19個國家之一。

            如今的昆曲被人稱為“活化石”,有人主張說,昆曲應該被放入博物館,應該只求保存,不求發展。

            其實,昆曲的輝煌與落敗與它的特性密不可分。昆曲的興盛與當時士大夫的生活情趣,藝術趣味是一脈相承的。士大夫的文化修養,為昆曲注入了獨特的文化品位,他們閑適恬淡的生活方式和對空靈世界的追求,賦予了昆曲節奏舒緩、辭藻華麗的曼妙的藝術品格,于是昆曲符合士大夫這一階層的審美品格,因此一直備受推崇。一直到乾隆時期,市民階層崛起,舒緩的昆曲不再適合社會欣賞的主流,士大夫也一改懶散的態度,昆曲失去了士大夫這一社會階層,便逐漸衰落。

            如今,昆曲嚴格的程式化表演,緩慢的板腔節奏、陳舊事情節等使它無法滿足當今社會的娛樂需求,因此也難能爭得觀眾,爭得市場。以至于如今幾乎尋不到昆曲的蹤跡,真真切切地成為了“瀕危物種”。如何將昆曲發展下去成為一個難題。

            有的專家認為,昆曲的當務之急是搶救現有劇目和文獻資料,首先要對全國中老年藝術家的拿手劇目進行錄音錄像,對珍貴的昆曲文獻、演出腳本、曲譜和圖片進行搜集整理。昆曲的劇目應以繼承整理為主,將昆曲融入現代化元素,在保持原著特色的同時迎合市場需求。

            國家也積極地作出努力,文化部計劃10年間在北京和上海建立兩個昆曲演員培訓中心,為全國昆劇劇院輸送表演人才。

            似乎每個炎黃子孫的胸膛中都跳躍著一顆充滿驕傲的心,似乎每個中華民族的兒女都有著那份對中國燦爛文明的自豪。從昆曲的發展中我們不難得知,當時間的齒輪無情扎過,當歷史的風沙冷酷刮過,不少人漸漸遺忘了那些本該被人口口稱頌的燦爛文明。那些文明需要被拾起,那些燦爛需要被發揚。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