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第二章 師徒決裂
        作者:蓮心水菓      更新:2022-10-09 09:28      字數:2039
            陳寒月回到屋子,就看到師傅正一個人靠坐在藤椅上抽旱煙,臉上,還有化不開的愁緒。

            師傅也姓陳,村里沒人知道他的名字,只稱呼老陳頭,或者老陳大夫。

            “師傅,發生什么事了?”

            你把從門口撿回來的木凳擺好,然后坐到師傅旁邊。

            老陳頭看了看陳寒月,嘆了一口氣,隨后,將事情如實說來。

            原來,他們真的是來說親,想要讓自己嫁給鎮上的林家少爺做第十房姨太太,還說,女子不應該出去拋頭露面,治病救人,本身就是男人的事。嫁進去以后,不能再行醫治病,要安心伺候林家,為林家開枝散葉。

            老陳頭還沒答應呢,對方就已經篤定陳寒月一定會嫁進去了。

            老陳頭一開始只是委婉拒絕,但是奈何對方說話越來越難聽,所以這才忍不住動手趕人。

            聽完后,陳寒月只是恍爾一笑,還反過來安慰老陳頭,“師傅,別人的話你何必在意,當心氣壞了身子!

            “你怎么這么沒心沒肺,別人都欺負到家門口了,羞辱的是你的名聲,以后你怎么在村里立足!”說到激動的地方,老陳頭劇烈咳嗽起來。

            陳寒月趕緊接過他手中的煙桿,然后幫忙順背。

            “師傅,當心氣壞了身子。您放心吧,小月的名聲哪會因為這種腌臜人就被敗壞了呢?剛剛您可不知道,在門口,那管家當著眾人的面辱罵小月,直接被村民攆著打,下次恐怕都再也不敢進村了!

            陳寒月將二人的狼狽樣都告訴了師傅,果然,聽完后,老陳頭的心平靜了許多,隨后,看了看陳寒月,感慨道:“你也終于長大了……”

            “那我再大,也永遠是那個喜歡跟在師傅屁股后頭的小屁孩!标惡卤е详愵^撒嬌。

            “你呀你……”老陳頭用手指點了點陳寒月的額頭,“你不可能永遠跟在師傅后頭的,總要嫁人生子,總要……”

            說到這,老陳頭突然頓住了,沒有繼續說下去。

            陳寒月感覺到師傅身上似乎彌漫著一股濃濃的哀傷,一時間心里不是滋味,“師傅,小月可以一輩子不嫁人,一輩子不離開師傅!

            老陳頭聽完,并沒有多開心,而是意味深長地看了陳寒月一眼,隨后開口,“一輩子嗎……你的一輩子還很長,可是師傅老了……師傅知道,你有自己的路要走,有自己的事要完成!

            “師傅你……”陳寒月心中有了一抹慌亂。

            “我是大夫,又怎么不清楚你的情況呢?其實,我一直都知道,你沒有失憶……”

            聽到這句話,陳寒月瞬間僵硬在原地,不知道作何反應。

            原來,師傅一直都知道,可是,卻一直假裝不知道。

            如今,師傅直接說開,是想做什么?

            陳寒月的心中逐漸慌亂起來,“師傅,我……我……”

            “你不用抱歉,我知道,你有自己的秘密,師傅也不會強求你告訴我。每次過年,我看你表面開心,可是心里,卻壓著重擔,我一直都知道的。

            如今,你也長大了,就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吧!”

            說完,老陳頭不管陳寒月,直接走進了內屋。

            陳寒月想攔,可是話,卻死死卡在喉嚨之中,難以發聲。

            翌日,陳寒月準備好早餐,笑著迎接師傅,可是,他卻臉色難看,“我不是讓你走嗎?你怎么還不走?”

            陳寒月手中整理的碗筷一頓,“師傅,我說了,我不走,陪著您!

            “我不需要,趕緊收拾東西,走吧!闭f完,老陳頭連早餐也不吃,直接躲進了屋子里。

            這種情況持續了三天。

            第三天,陳寒月外出看診回來的時候,就看見自己的屋子干干凈凈,床上還有一個收拾好的包裹,里面全是自己的衣物。

            陳寒月的心中一個咯噔,趕緊去找人,結果,剛出門,就看到了老陳頭。

            短短三天,陳寒月感覺師傅蒼老了許多,心情十分復雜,“師傅……”

            “東西已經收拾好了,你走吧!崩详愵^直接將包裹扔給了陳寒月,“走了,就永遠別回來了!”

            說完,老陳頭“砰”地一下關上了門。

            “師傅!”陳寒月使勁敲著門,可是,卻始終沒有任何回應。

            這里的動靜吸引了一些村民。

            “小陳大夫,這是發生什么事了?”

            面對發問,陳寒月沒有回答,只是不停地敲著門,“師傅,小月知錯了,小月不該欺騙您,您別不要小月啊,師傅……”

            陳寒月一直以來偽裝的堅強終于繃不住哭了出來。

            她跪坐在門口,一邊叫,一邊敲著門,“師傅,你開門啊師傅……師傅……”

            然而,不管陳寒月怎么叫,門口的人怎么勸,大門始終緊閉。

            “哎,我說老陳頭你吃錯藥了!小陳大夫,你先去我家吧,我家有空房間,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其中一個老大媽實在看不下去了,上前拉起陳寒月。

            “謝謝嬸子,你們回去吧,這是我們的私事,你們的好意,我心領了!”

            說完,陳寒月朝著眾人深深鞠了一躬。

            話已至此,他們也不好插手,只得無奈搖頭離開。

            眾人離開后,陳寒月沒走,只是跪在門口,希望師傅能回心轉意。

            然而,一夜過去,陳寒月的雙腿已經完全沒有了直覺,這扇門,依然沒有開過。

            只是今晨,才傳出來一句話,“你再跪也沒用,我說了,從今以后,我沒有你這個徒弟,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咳咳咳……難道,咳咳……你要氣死老頭子你才……甘心嗎?”

            聽著師傅一邊咳嗽一邊說話,陳寒月很想進去看看,可是又怕讓師傅更生氣,最終張了張嘴,千言萬語,最終匯成一句話,“好,我走,您別生氣,身體要緊!”

            說完,陳寒月起身,結果因為跪了一夜,雙腿已經麻痹,毫無知覺,剛站起來又跌了下去,揉了好久才緩過來。

            她拿著包裹,三步一回頭,心中期待師傅能夠回心轉意。

            可是,直到屋子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之中,那扇門,依然沒有打開過……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