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經典戰役解析
        作者:王思北      更新:2022-08-22 11:10      字數:4244
            一克城戰略轉移戰

            本戰役是一克帝國第一部的游戲劇情,此戰是王思北繼位帝王的轉折戰,北方一代大局穩定,王思北進位薊州王,整合自己的軍隊渤海王的軍隊共8萬人馬南下,向豫州一克城進軍,丞相慕容蕤向正統皇帝進言薊州王合兵南下目標聚集一克城定是要反啊,況且陛下曾三番幾次要謀害薊州王矣,況且涼州已經完全被馬家割據了,萬一兩者聯合起來,定是巨大隱患,兗州濮陽是此處官路的轉點,陛下應下旨令陳留王陳留,兗州牧王世玳,徐州刺史王思浩,彭城王彭加懿,濟北相鮑信,豫州牧王世闿調遣管轄內的地方軍聯合阻擊薊州王的軍隊,當王思北率部到達兗州時戰斗開始了,8萬對戰13萬,戰斗初期王思北就占據了優勢,陳留王、彭城王、濟北相的部隊們并沒有參與戰斗只是觀戰而已,況且敵方雖然兵多將廣不過都是些步兵,我方騎兵采用渤海國的作戰方式,騎兵在敵人步兵方陣繞圈騎射,并在方陣防御薄弱實施騎兵長矛沖刺方陣大亂,射聲校尉司馬王思明見敵方前陣打散中軍漏出,見王世玳慌亂指揮,于是拉上臂張弩向王世玳射去,弩矢射穿王世玳身體,王世玳掉于馬下,敵方聯軍撤軍,同日晚王思北派信使向冀州大司馬王思博求援調遣2萬名戟士,次日早陳留王,彭城王,濟北相派使者送信愿聯合王思北軍對抗四洲聯軍,同時上將參軍司徒嵩傳達消息說吾輩氏族已在豫州召集私軍3萬,大軍攻入虎牢關,一克城內即會兵變。

            晌午敵方聯軍再次攻擊我方聯軍合力消滅王世闿部隊,馬弓校尉靺鞨稚射殺王世闿,徐州刺史王思浩投降,整合兵力10萬部隊血戰虎牢關,戰斗持續了2天,虎牢關攻破了,此時已經是下午 了,王思北說此時應當一鼓作氣攻入一克城,在日落的光照下薊州王大軍配合3萬義軍里應外合攻入了一克城,在一克城養精蓄銳后又攻下了北部重地河內郡,西北防線壺關,西部防線潼關,南部重地南陽的宛城。

            臨洮隴西攻防戰

            本戰役是一克帝國第一部的游戲劇情,次戰役是王思北的巔峰之戰,進軍一克城后涼州刺史馬毋牟收買西域都護史和割據街亭的韓儁整編軍隊部族兵10萬,步兵2萬,騎兵6萬,正統皇立刻派司隸校尉華珺領兵在洮河對岸最后根據地金城與馬毋牟勢力決戰,結果大敗丟盔卸甲逃回長安城,內衛大統領華瑛派秘史連夜出城向王思北送信,王思北得知后立刻召集文官武將召開會議,在參軍校尉司徒化及與號稱書蟲王思浩還有青州刺史王世修的建議下,應先派使者向正統皇帝示好證明我等并無反意,其次再請求出戰與涼州叛軍對戰,若大軍勝利則一統涼州及西域地區兩面夾擊長安城,不成則命令王思明靺鞨稚領兵堅守隴西,我等眾部配合宮內大統領華瑛大閣領花珪的勢力里應外合奪下長安城誅殺司隸區慕容家勢力再逼正統皇帝退位,王思北大拍叫好就依此記行事。

            果不其然,此計初步已成功,慕容蕤對正統皇帝說:“陛下,近日與涼州軍大敗我司隸區兵馬元氣大傷,況且豫州,徐州,兗州,青州我們的勢力已被薊州王整編,南方又被王,蒯,孫,駱四家割據,北方又是大司馬王思博一家獨大,此時薊州王示好并且還能抗擊西涼軍應用之,但不可不提防也,應則令司隸校尉華珺率領300緹騎一同前往督戰,如若薊州王有異常則殺之”,退朝后華瑛跑來找哥哥華珺撒嬌的說此次之行你要協助薊州王,她哥哥一臉疑惑的問為什么,華瑛答曰薊州王大軍入關后豈還是還是皇帝說的算了,不論與西涼軍對戰勝與敗,皇帝的皇位也不保,此時選擇正確的勢力主性命與前途將有保障,華珺恍然大悟,雖說你與薊州王從小青梅竹馬,此事你可向著他,但薊州王大軍入城后,局面可不是皇帝說的算了,應該協助薊州王才能保命,華珺說妹妹你可真聰明,那我應該怎么做指示薊州王,華瑛拿出一封書信交給華珺,說等到扶風郡后將此信交給薊州王。

            次日薊州王10萬大軍進關,對戰西涼軍,初到臨洮發現形勢嚴峻敵軍16萬騎兵,首戰先鋒是白袍將領號稱西涼戰神的馬貒,初戰損失慘重10萬人馬剩余6萬,于是命令大軍撤入隴西,令王思明靺鞨稚領2萬弓弩手堅守隴西,長安城攻破后撤入潼關,于是王思北跟隨華珺的指示領3萬人馬與潼關附近預備5萬部隊攻打長安城,大閣領花珪聞訊得到薊州王大軍攻城后,拔劍斬殺大丞相慕容蕤,大統領華瑛也拔劍威脅群臣,并令內衛們將群臣和皇帝看押起來,領著剩下的內衛與薊州王軍里應外合攻入長安城。

            王思北進入宮后拿劍走到正統皇帝面前說:“王世充好久不見別來無恙,來人拿帛拿筆”隨后又把劍駕到王世充脖子上說大哥該是你寫退位詔書的時候了,王世充含淚寫下了退位詔書,又被逼寫繼位詔書,王思北又說讓玉璽官把傳國玉璽交出來,王世充大喊玉璽官何在,大閣領花珪說不用叫了,玉璽在這里,刺啦一下王世充脖子噴血,正統皇帝卒,王思北又大喊宮內群臣愿歸順我者即可活命,大多以歸順,王思北又說花珪姑娘你拿上玉璽與華瑛姑娘領兵一同前往一克城,長安不是長留之際,西涼軍很快就會攻過來了,我還要領兵支援隴西的守軍,在途中扶風郡遇到隴西敗退的守軍,只有王思明和百十來號人活著逃回來,靺鞨稚戰死,于是都即刻撤入潼關,雍州地區不久被涼州軍占領,王思北回到一克城籌劃著一統九州繼位大典的偉業。

            遼西復仇戰

            本戰役是一克帝國第一部的游戲劇情,此戰役是王思北的首功之威名一戰,為保命而請求出宮守衛薊州的王思北初入州都涿郡時便受到五哥幽州刺史王世虞的熱情款待又調遣1萬馬弓騎兵歸王思北管理又說幽州薊州是一家應互相照應令王思北激動不已,當時天下已被名門望族皇親國戚所割據,雖一統皇平定叛亂受前朝皇帝禪讓繼位,又收攏各地諸侯,和平解決紛爭使九州統一實則為假象,正統皇即位不久后各地割據勢力又死灰復燃,早已無視當今皇帝;幽州刺史王思虞仁政愛民并與北方異族和平往來大名遠揚,北方地區割據的勢力冀州大司馬王思博派使者傳令召集薊州牧王思北,渤海王靺鞨粟末,遼東太守公孫夔,晉陽太守張旸聯名請王世虞立為新皇帝,被遼西太守慕容莛反對,并令信使前往長安向其家兄慕容蕤匯報此事,慕容莛向來就和王世虞政見不合,慕容莛主張對于外族打到臣服,并實行戶所征兵制每家每戶征兵出一個勞力使得幽州人民極為不滿,慕容莛雖為遼西太守但其銜位為中郎將,王世虞雖知兵權在慕容莛手里也與其翻了臉為此事決裂,事后王世虞前往云中郡招兵買馬,并又向王思北派出信使請求駐軍柳橋,果然慕容莛派大軍夜襲王世虞,在必經之地柳橋與王思北軍鏖戰,此戰一直打到天亮,最后王思北軍所剩無幾,被包圍橋上,司徒嵩與王思明還有王思遠掩護王思北跳橋逃生,隨后他們三個也跳橋逃走。

            慕容莛見狀大笑說薊州軍不過如此,這次殺的片甲不留,王思北軍元氣大傷成不了氣候,此時應該一鼓作氣攻下云中郡斬首王世虞,果不其然,慕容莛攻進了云中郡,并將王世虞斬首示眾,又抄了王世虞的家,正統皇帝派御史下旨封慕容莛為幽州牧,公孫夔不得不也忍辱負重聽從慕容莛的調遣,王思北得知此事后大哭說王世虞有恩于我,我當日應抱著必死決心與慕容莛一戰,參軍校尉司徒化及說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此時主公僥幸還生應勵精圖治整頓兵馬,修生養息增長人口,還應整合渤海王勢力,吸納渤?けR,待兵強馬壯聯合四洲勢力討伐慕容莛。

            正統八年,薊州軍實力旺盛,同年六月初七,司徒化及說是時候出擊慕容莛了,于是派使者向王思博,公孫夔,張旸請求聯軍共擊慕容莛,果然四洲勢力主大為響應,出戰前王思北在點將臺上宣誓,此戰定要奪得我軍之威名讓天下世人皆知我軍之厲,隨后王思北將薊州冀州兵力集合在界橋,又命并州張旸軍直接北襲遼西,命遼東公孫夔西進遼西協助張旸,王思北又大喊此戰我薊州軍為先鋒將士們殺;此戰是九州內北方重大決戰聯軍18萬對戰12萬,此戰相當慘烈北方人口減少的重大浩劫,露尸百里,遼西易京城的城墻都被被攻城器械推平了,慕容莛被聯軍圍住,王思北站出說慕容莛咱倆單挑你贏了我放你走,你輸了把命留下,王思北與慕容莛各使用渾身解數,不耐王思北使用的七星劍(傳說女媧補天剩下的其中材料匯聚而鑄造的劍)一劍將慕容莛的玄鐵劍斬斷并順帶其首級一并斬下。

            此戰后正統皇帝下旨派刺史至薊州并召集大司馬王思博,遼東太守公孫夔,晉陽太守張旸,渤海王靺鞨粟末前往涿郡,次日來齊后刺史曰:敕令,今遼東重臣系數亡矣,唯遼東公孫夔健在任其為幽州牧,晉陽太守張旸勵精圖治,壯軍威名,任其為并州刺史,大司馬王思博鎮守冀州功蓋千夕,任其為冀州牧,薊州牧王思北整合薊州有功使其百年分裂又以歸合,封其為薊州王,勒令,渤海王勿要參與此其之事,念其先祖有功仍保留渤海王爵位,謹醒勿有此事,隨后一同接旨,恭送御史出城。

            定襄郡收復戰

            本戰役是一克帝國第二部的游戲劇情,次戰役是王思北一同華夏九州后,大正五年五月初五匈奴人派大軍攻占漠北一帶,又集合兵力順勢向定襄郡攻擊,定襄郡一代落入匈奴手中,大司馬王思博得知后主動請命,帶頭出擊匈奴收復自己的領地,大正皇王思北幾乎調動全國之兵力,又令王思博為大將軍,王思淵為衛將軍,北宮衛士大統領王思軍為領軍將軍,南宮衛士大統領王思沛為輕車將軍,大司士蘇建為鎮軍將軍,羽林中郎將駱賓為征虜將軍,大司農王思懿為后勤總管,共領兵30萬分六路北上迎戰匈奴。

            到達并州北部后共大大小小百余起戰爭,均是一克帝國軍敗并且傷亡慘重,此時大將軍王思博派使者向其余五路軍下令合兵聚集到龍城,待五路大軍聚集到龍城后清點兵馬整合軍士,共計15萬余眾,王思博說這可不妙啊,白天野戰我軍完全沒有任何勝算,這能采用夜襲戰。

            大正五年五月初九,一克大軍開始了夜襲戰,15萬人對戰23萬人,領軍將軍王思軍的部隊開始襲擊匈奴南大營,征虜將軍駱賓的部隊襲擊匈奴大軍的糧草存放處,輕車將軍王思沛的大軍在匈奴大營后方牽制敵軍主力,衛將軍王思淵率領部隊與匈奴大軍正面決戰,鎮軍將軍蘇建率軍包抄匈奴大營兩翼,大將軍王思博趁其防御混亂,果斷率領騎兵大軍攻進匈奴大營主牙帳,斬殺了醍醐磐石、酬醍力竭、酬醍羊、石勒、石虎、石豹,嚇得呼延悌、呼衍戒、呼衍粲癱倒在地投向于一克大軍,醍醐巒山趁亂打傷衛士搶馬逃跑,被大司農王思懿看見了,于是王思懿命令大軍原地等候,自己走出大軍視線,騎上大宛馬獨自一人去追逃跑的醍醐巒山。

            追到蘭山要道才追到醍醐巒山,這時醍醐巒山放松警惕,騎著馬慢悠悠的在蘭山險道上,王思懿這是迅速拔出五十煉光明刀⑤,加快馬速沖了上去,醍醐巒山聽見了馬蹄聲迅速回了頭,等他看到王思懿的刀向他砍過來,要把腰刀已經為時已晚,只見王思懿手起刀落將醍醐巒山的首級斬下,擠在腰帶上,便騎著馬匆匆與大軍回合了。

            此戰結束,收復了并州北部的失地,也收復了北部重城定襄郡,一克大軍剩余8萬人駐守在了并州,大正皇王思北得知30萬大軍僅剩8萬后也并未大怒,反而說此一戰則決定我帝國命運矣。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