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23 明智之舉
        作者:雪原      更新:2022-12-28 18:18      字數:2546
            且說,陳瓊騎著一匹棗紅駿馬,肩垮一把銅柄鐵劍,朝著唃廝啰國的青唐城方向一路奔馳而來,當快到“西風口”時,棗紅俊馬卻突然止蹄不跑了。

            西風口是通往青唐城的必經之處,棗紅俊馬的異常,說明前面有了兇險,然而,陳瓊越是艱險,越向前,他瞬即下馬,一手提著銅柄鐵劍,一手牽著棗紅駿馬,向著西風口的方向緩緩前行。

            臨近西風口,風大的嚇人,而且大風中還夾帶著細細的黃沙。

            陳瓊知道兇險即將來臨。他將自己的坐騎牽到了半垛子的土墻旁邊,而后輕輕啪了啪棗紅俊馬的脖子,棗紅俊馬特通人性,它隨即臥在地上且一動不動。

            正當陳瓊迎著風沙,向著西風口慢慢走來之際,一條云豹狀斑紋的大蟒蛇,突然朝他猛撲了過來。

            說時遲,那時快,陳瓊不慌不忙,他一個鷂子翻身,避開了大蟒蛇的猛烈攻擊,誰知大蟒蛇的尾巴又向他快速地掃了過來,陳瓊縱身一躍,反而騎到了大蟒蛇的頭上。

            機不可失,時不再來,陳瓊迅即抽出那把銅柄鐵劍向著大蟒蛇的頭部猛力一刺,大蟒蛇只是搖擺了幾下,沒過多時便不能動彈。

            陳瓊倒吸了一口長氣,他認真一看,天!這條大蟒蛇足有三丈之余。

            因死了的大蟒蛇倒在大路上,它會影響商賈、百姓的來來往往,而正當陳瓊要將大蟒蛇挪開時,大路的兩旁忽然間跑出來了二十幾個獵人向著陳瓊圍攏過來,這領頭的獵人叫薩爾古,他無比激動地哽咽道:“好漢今天可是幫了我們邈川酋夫土拔的大忙了,贊普瞎征已經下了死命令,務必在三天之內除掉西風口的大蟒蛇,否則,不僅要撤了土拔的酋夫職務,還要讓他受一年的牢獄之苦!

            陳瓊問:“為何贊普要下達這般荒唐的命令?”

            薩爾古回答道:“原本每天來往西風口的人數,沒有上萬也有幾千,就是這條大蟒蛇,它每天都要活吞一人,土拔酋夫派了十幾撥的獵人,都沒有征服這條大蟒蛇,反而讓大蟒蛇吞了好幾個獵人,到目前為止,這條大蟒蛇已活吞了我們邈川三十幾人,既然邈川找不到征服大蟒蛇的能人異士,土拔酋夫只好層層上報,而當唃廝啰國的贊普瞎征得到了如是這般的消息后,他便給土拔酋夫下了一道死命令,幸虧好漢今天殺死了大蟒蛇,否則,我們這些獵人,還不知是誰被大蟒蛇吞進了肚子里?”

            薩爾古都沒有詢問這個宋人打扮的好漢來此干啥,他就要領著陳瓊跟獵人們一起返回邈川。

            陳瓊忙道:“別急,那條大蟒蛇是死了,可土拔酋夫不知道的呀!光憑你們獵人的嘴巴說說,那作用不是很大,只有將大蟒蛇抬到土拔酋夫的面前,你們這些獵人才算是真正地交差了,再言,我的坐騎還臥在那半垛子的墻腳下……”

            “好漢言之有理,您就跟我們一起前往邈川吧,酋夫土拔知道是好漢殺死了大蟒蛇,他就一定會重重獎賞您!

            “不用了,就說是你們獵人打死了大蟒蛇,別跟酋夫提及敝人!

            薩爾古不大理解眼前好漢的如此做法,可他還是不由自主地點了點頭。

            見薩爾古與其他獵人們抬著長長的大蟒蛇向著邈川吃勁地走去,陳瓊這才騎著棗紅駿馬朝著青唐城的方向快馬加鞭。

            遙望遠去的好漢,薩爾古才追悔不及,自己都沒有詢問好漢的姓名,就彼此分開,日后又如何找到好漢?

            棗紅駿馬都還沒跑多遠,陳瓊便看見一個靚麗的道姑站在了大路的中央,對此,他急忙拉住韁繩,翻身下馬。

            見眼前的男子身姿挺拔如松,氣勢剛健似陽,雙目炯炯有神,這道姑料此男子定是漢人陳瓊無疑。

            可是還沒等她說話,陳瓊便問:“大路中間的道姑可是贊普之妹瞎玲?”

            道姑面帶微笑回應:“貧道是奉兄長之命前來迎接宋軍先鋒陳瓊的!

            “敝人便是陳瓊!

            就在陳瓊要和瞎玲一同前往青唐城時刻,羌人頭領姜猛領著三十幾個好漢堵住了二人的去路。

            瞎玲認識姜猛,她極為不滿地大聲呵斥;“好你個姜蠻子,貧道可是奉贊普之命前來迎接宋軍先鋒陳瓊進城的,倘若耽誤了陳瓊進城的時間,出了什么意外,你個姜蠻子可是擔當不起的!

            姜猛大聲笑道:“我姜猛今天就是沖著宋軍先鋒陳瓊來的,二十年前,漢人殺了我們多少羌人,而今老天有眼,此時就是我羌人報仇雪恨的最好時機!

            “別亂來,現今站在你姜猛身邊的人是宋軍先鋒陳瓊,而不是二十年前的宋軍元帥王韶,再說,陳瓊沒帶一兵一卒,你個姜蠻子仗著人多勢眾就想把他陳瓊給殺了,這可是有悖唃廝啰國人武德的愚蠢行為!”

            被瞎玲這么一說,姜猛也覺得在理,不過,他要讓陳瓊自己說出個所以然,而不是聽她瞎玲的一言堂。

            瞎玲無比聰明,她隨即給陳瓊使了個眼色,可陳瓊還是默不作聲,這可急壞了瞎玲。她暗自忖度:“莫非陳瓊也是徒有虛名,遇事居然裝啞巴?

            陳瓊不急著說話,那是想要看看姜猛究竟是個怎樣的人,當自己的心里有數時,他便走到姜猛的身邊肅然言語:“姜頭領,羌族源于古羌,東周時期,西北的羌人迫于秦國的壓力,進行了大規模、遠距離的遷徙,古羌人以牧羊著稱于世,不僅是華夏族的重要組成部分,而且對中國歷史發展和中華民族的形成都有著廣泛而深遠的影響,炎帝,黃帝,堯,大禹,夏朝皇帝,周朝皇帝等等都是羌人的后裔,就是我陳氏始祖陳胡公也是舜帝姚重華的裔孫,舜帝姓姚,隸屬羌族,因此,羌人與漢人皆屬我華夏民族,陳瓊正是基此原因,才一人前往青唐城,其目的是避免同族相殘,若姜頭領覺得陳瓊言不屬實,大可將我殺于此處,以泄姜頭領的滿腹怒氣!

            陳瓊的此番話語,說的姜猛低下了頭顱,可他為了挽回自己的顏面,還是要讓陳瓊跟他比武,否則,別想見到瞎征贊普。

            “你這姜蠻子就是個死腦筋,人家陳瓊是為了我們唃廝啰國的百姓著想,要不十幾萬大軍攻進青唐城,我們的唃廝啰國就必將滅亡!

            “你瞎玲可別恐嚇我姜猛,我們唃廝啰國是跟西夏王朝有簽訂協議的,宋軍攻進青唐城,那西夏的大兵也不是吃醋的,只要西夏大軍進入唃廝啰國,宋軍就沒有勝算的把握!

            瞎玲聽后,冷冷笑道:“怎么,你姜蠻子還想指望西夏小梁氏呀!別說他西夏王朝會不會派人支援我們的唃廝啰國,即便是派人來支援,也不知道兩國將士攏合一起,能不能打敗宋朝大軍,再退一萬步來講,宋軍被打敗了,西夏不知要從我們的唃廝啰國拿走多少銀、糧,又不知要索走我們唃廝啰國的多少青年男、女,如此協議,也只能是喪權辱國,再者,陳瓊也說過,羌人、漢人同屬一家,歸附大宋沒有什么不好的,是我們唃廝啰國回歸大家庭的明智之舉!

            “瞎玲妹子說的也不無道理,可我姜猛已經見到了宋軍先鋒陳瓊,又在羌人族老的面前說了許多狠話,總不能就這樣回去,讓人嘲笑,至少也要過個幾招,看看宋軍先鋒的武功究竟如何?”

            “光武不行,也要文的,這賽文、賽武皆由貧道一人說了算!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