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第一百三十七章  黃金落腳川楚
        作者:雪原      更新:2023-01-11 09:59      字數:3172
            孝儀純十分清楚乾隆的為人,故而在回京前就殺死了身邊所有的知情人。她與表哥劉銘的鶯期燕約那是日夜相思、念念不忘的原因所致,她跟首領太監王進保的鬧騰、瞎掰則是寂寞難奈導致的結果。

            回京后的孝儀純整日惡夢纏身,不是進保小紅、小英向她復仇,就是呂家姐弟、表哥劉銘要她索命。

            孝儀純的身體每況逾下。頭發脫落無數,牙齒所剩無幾,原本就愛美的她,看見自己現今的樣子,痛徹心扉、惘然若失,想想自己的人生軌跡,她欲哭無淚、黯然神傷,沒過數日便暴卒“慈寧宮”。

            孝儀純的兒子颙琰已登極大位,是為皇上,可她并沒有享受到孝賢純死后的特殊待遇。颙琰的心里雖說不服,可大權依然掌握在“太上皇”的手中,颙琰也只能按照父親的意思,不敢一意孤行、擅自做主。

            且說,和珅須在乾隆還掌權的時候,趕緊取出半島戰役后日本國賠償給大清國的50萬兩黃金,如數呈上,交由國庫。他向弟弟和琳、軍機大臣王杰如實地告訴了自己為何要隱藏50萬兩黃金的秘密所在。

            “是皇上的意思?皇上要和大人暗吞日本國賠償的50萬兩黃金?”王杰拼命搖頭,死不相信。

            和琳也是疑惑不解,深深嘆道:“是兄長隱藏不住了,只好謊稱是皇上的意思,兄長可知這與高士槐的行徑沒有什么兩樣,皆是欺君罔上的大罪、死罪,怪不得阿桂將軍要……”

            “若不這般,寇皇豈會賠償黃金?為了這50萬兩黃金,兄長我……”

            “你們兄弟也別爭執、理論,取出黃金,運往京城才是我們的當務之急!蓖踅艽叽俚。

            和珅連忙叫游子民來到高士槐的北院尋找機關,取出黃金。

            游子民搖頭道:“黃金不在天井底下,北院的機關也只是虛設,其目的則是為了麻痹倭寇將軍山口正男。

            “藏在哪里?趕緊取出黃金?”

            見和大人萬分著急,游子民隨即來到了南院去叫喚霍兵,結果半天無人應答;舯透改附砸央x開了四合院的南院,不知去向。

            和琳讓游子民打開坑道的機關,讓士兵進入坑道,直至走到了出?谝矝]發現隱藏在坑道的半兩黃金。

            “完了,定是霍兵伙同賊人取走了黃金!焙瞳|一陣眩暈倒在坑道里。

            黃金在各地白蓮教組織人員的幫助下,運進了川楚邊境,霍兵因功成為川楚白蓮教組織的核心成員。

            乾隆派傅恒進川楚邊境大肆清剿,為了分裂白蓮教組織,傅恒喊道:“白蓮教的兄弟們,只要你們交出吳三桂的后人吳詩華、吳書來,本帥即刻退兵,否則……”

            對教主茅子森收留了吳三桂的后代,手下劉松、劉之協極其不滿,他們不想為了吳三桂這個反復無常的小人后代而犧牲自己的生命,便逼迫茅子森向傅恒交出吳詩華和吳書來。

            吳家叔侄是紅花會總舵主陳家洛引薦給茅子森的,茅子森豈會隨便交出?他對著劉松、劉之協大聲喝道:“傅恒的鬼話,你們也敢相信,他和乾隆是一路貨色,想當年乾隆和陳家洛……”

            還沒等茅子森把話說完,劉之協的大刀就向教主頭上砍了過來,茅子森當場死亡。川楚白蓮教的教員們瞬即擁戴劉松為教主。劉松當上教主后,將吳詩華、吳書來的腦袋送給了傅恒。

            霍兵予以理論,結果被劉松處死,見兒子被殺,父母雙親撞柱死亡。

            陳家洛在海寧得知乾隆背棄信義,大肆殺戮紅花會會員,他懊悔不已、追悔莫及,覺得自己對不起紅花會創始人于萬亭,對不起因他而死去的千千萬萬個紅花會會員,對不起結拜兄弟茅子森,對不起……他拿起利劍自刎而死。

            傅恒從川楚邊境帶著吳詩華、吳書來的腦袋回到了京城,乾隆不但沒有絲點兒高興,反而將他狠狠地訓斥了一番,說吳詩華、吳書來只是泥鰍,泥鰍如何能翻大浪?白蓮教才是朝廷的心腹大患。

            傅恒忒感委屈,頓覺胸口刺痛,隨后吐血不止,仙鶴離逝。而妻子那拉氏見丈夫已去,便緊隨夫君,割脈自殺。

            和琳完成任務后回到了京城,乾隆沒讓和琳休息,而是立即派他前往貴洲、湖南鎮壓苗民起義,在圍攻平隴的戰役中,由于受瘴氣感染,重病身亡。

            和琳死后,阿桂恢復了軍機大臣的職務,當阿桂、王杰提及黃金一事時,乾隆無比憤怒地呵斥道:“黃金既然不知去向,爾等就必須將它爛在肚里,否則,定斬不饒!”見“太上皇”怒不可遏,阿桂、王杰哪敢多嘴,連忙謝恩退下。

            且說,山口正男回國后,“攝關政”小野純一郎并沒有讓他到軍部述職,而是將他軟禁了起來。后來得知弟弟純三郎死在山口美慧和山口合香之手,于是,小野驟起殺戮山口之心。

            小野心想:殺了山口正男,初戀情人美智子便永遠屬于純一郎。

            山口百惠回國后,隨即被師傅長谷川帶進了富士山的大涌谷。小野純一郎先是想讓好友在自己的府中做武師,被長谷川一口謝絕后,純一郎又要留下山口百惠,使之成為他的殺人機器。長谷川大聲呵斥:“若要徒弟留下,你、我朋友到此結束!毙∫叭f般無奈,只好讓長谷川帶著徒弟百惠離開了東京都。

            公主真由子整天喊著兒子俊樹的名字,沒過多久,便一頭栽在了皇宮東苑的沙礫上,撒手人寰。

            得知山口正男被小野純一郎秘密殺害,美智子隨即跳井自殺。

            而此時日本許多少壯派以山口正男的被害為導火索,逼迫桃園天皇讓位,擁立其子英仁為皇,小野純一郎被迫自盡謝罪;耍喝毡境⑷∠恕皵z關政”封號,那象征至高無上的皇權又回到日本政壇。然,桃園天皇與山口正男、高橋次郎一起合謀用日本國在半島戰役戰敗后須賠償給大清的50萬兩的黃金,秘密賄賂大清權臣和中堂,以此謀奪大清江山,以及小野純三郎為桃園天皇尋找越王寶劍之事,皆隨當事人的離逝而石沉大海,無音無訊。

            乾隆帝退位后,本應住在“寧壽宮”,讓新皇帝住在“養心殿”,但他不愿遷出,而是讓嘉慶居住“毓慶宮”,賜名“繼德堂”。乾隆經常御殿,受百官朝賀,嘉慶則處于陪侍的地位。朝鮮使臣到北京,目擊記載說:嘉慶“侍坐太上皇,上喜則亦喜,笑則亦笑”。又記載:賜宴之時,嘉慶“侍坐上皇之側,只視上皇之動靜,而一不轉矚”!肚迨犯•仁宗本紀》也記道:“初逢訓政,恭謹無違!迸c他的父、祖相比,嘉慶皇帝是一位既沒有政治膽略又缺乏革新精神,既沒有理政才能又缺乏勇于作為品格的平庸天子!捌接埂眱蓚字,是嘉慶皇帝的主要性格特點。嘉慶朝是清朝由盛轉衰的時代:上承“勵精圖治、開拓疆宇、四征不庭、揆文奮武”的“康乾盛世”,下啟鴉片戰爭、南京簽約、聯軍入京、帝后出逃的“道咸衰世”。清朝社會的固有矛盾已經積累了180年,嘉慶皇帝扮演了大清帝國由極盛而轉為衰敗的歷史角色。

            嘉慶從乾隆手中接過了權力,同時也接過了盛世外衣下掩藏的一連串危機。

            嘉慶四年(1799年)正月初三日,乾隆崩于紫禁城“養心殿”。嘉慶帝颙琰在乾隆死日親政。嘉慶在辦理大行皇帝乾隆大喪期間,采取斷然措施,懲治權相和珅,舉朝上下,大為震驚。

            和珅是清朝乾隆年間政治家、商人、詩人,中國歷史上的權臣之一,清朝歷史上的豪商,因貪污過巨,被中國人視為巨貪。和珅所聚斂的財富,約值八億兩至十一億兩白銀,所擁有的黃金和白銀加上其他古玩、珍寶,超過了清朝政府十五年財政收入的總和。乾隆帝死后才十五天,嘉慶帝以一條白綾賜和珅自盡。

            根據乾隆遺詔,嘉慶并沒有株連和珅的兒子豐紳殷德,其管家劉全則被全家抄斬,劉全的堂弟劉東翻墻逃跑,后不知去向。

            游子民與林蘭萱組成了家庭,他撫養著李士松、吳士來、林士忠,之后不久,因避吳三桂后代之嫌,吳士來改為游士來。

            做了一任的江寧知府,游子民便與家人居住在柳溪的四合院,對游子民的做法,柳溪人頗有微詞,但游子民總是堂而皇之地對鄉民說道:“當初的子民是出于無奈、迫不得已,若不供出高士槐的欺君罔上,又怎能保住士來、士忠和士松?”

            轉眼過去了十年,士來、士忠、士松都已結婚生子,有了自己的家庭。四合院的西院、東院、南院都有人居住,惟獨豪華的北院鬧鬼無人問津,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四合院的主人高士槐早已被人忘記,太監陳進忠、吳書來、王進保也成為歷史。然而,宦門情緣究竟是良緣還是孽緣?這樣的問題卻始終無人敢于正視。

            當四合院的老人講完了故事后,已超過正午的十二點,記者們紛紛走向鎮食堂。

            而《濱海日報》記者高士槐、楊美馨,《江寧日報》主編林蘭萱,銀山縣委報道組組長游子民,卻無半點餓意,他(她)們仍然沉浸在院內老人講述的既精彩又傷感的故事中……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